專欄

明佑的華德福小學帶班之旅(2011年9月18日)

編者注:關於明佑老師的專欄介紹,請見本文,本文為一年級帶班筆記,配圖為課堂圖像。專題閱讀請點擊索引頁

親愛的家長您好:

這一個禮拜我們的課程進入了語文,用倉頡造字的故事開啟主題。我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引導孩子去發現符號可以由直線和曲線的變化所構成,而這些有象徵意涵的符號,是具有多種力量的,並能為生活帶來許多便利與樂趣。

在課程中,第一天老師講故事,第二天由孩子回述故事,孩子回述的時候,很難一個人記住整篇故事,所以一開始我就跟孩子說我們要玩故事的拼圖,所以就這樣藉由每個人回憶的片段,從頭到尾把故事拼湊出來。

我們也練習象形字的書寫”天雨粟,鬼哭”讓孩子體驗一下像圖又像字的甲骨文。之後將從最具圖像特徵的字開始,例如這個禮拜是”雲山水、日月星”,讓孩子體驗從圖像轉化為文字的過程。當孩子開始寫甲骨文時,他們最常說的是”我畫得不漂亮,或是問筆畫對不對”,當孩子在畫雲山水日月星,卻沒有這樣的反應,反而是說”我可不可以這樣畫山或雲……等”。其實甲骨文中很多同一個字卻有不同的方向,有不稍微不同的筆畫。所以我也希望一開始孩子不要擔心這些問題,能享受探究文字的樂趣。至於筆畫之後會在介紹楷體時,用顏色做為區分,用色彩的順序幫助孩子進入學習。

我發現孩子寫大字的時候,空間的分配能力都不錯,不會寫得太大或太擠,也許是形線畫課程為他們奠下了基礎。

而形線畫課程,也會在日後的課程中帶他們複習,並進入新的進度。

一年級的孩子在回述故事或描述事情時,會出現的特質就是”單一面向”。這是很實際的情形,因為這時候孩子的發展仍在”前運思期”,無法完全脫離”自我中心”,會出現”半邏輯式推理”,對於社會認知也會出現許多有趣的認定。例如:

如果有一個孩子不小心撞翻了洗筆罐的籃子,造成五個瓶子破掉。而另一個孩子為了偷拿瓶子里的餅乾,摔破了瓶子,

有些孩子仍會認為摔破五個瓶子的孩子是更應該受責備的。

孩子眼睛看到的世界,就是他世界的全部,但那其實只是整體世界的一部分。他們會因為這小世界中發生的事情而歡笑或悲傷。但這是一個歷程,距離孩子真正成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孩子的”團體我”跟”個體我”會在學校生活中不斷的發展並去尋找平衡,再進入下一個衝突,再找平衡……,這是要透過長期的人際互動去練習的。孩子不一定清楚的知道哪些事情是對或不對,他們需要大人的導引。

當孩子面對衝突時,我們希望他能培養出解決的能力,能夠有響應的力量。在低年級學生應該能找老師尋求協助,所以當孩子向家長陳述某些困難時,請記得問他”在學校有沒有找老師幫忙?”老師不一定會直接介入,因為直接介入事情不一定會有好的發展。這不是鼓勵孩子當告密者,而是低年級的孩子仍需要協助,老師的直接或間接介入,在團體中仍有一定的正向影響力。中高年級之後因為同學間的團體動力有不一樣的發展,產生的影響就可能就變複雜了。

我們的照片都放在Facebook的相簿中,孩子在學習的時間,是很投入而快樂的,那可是佔了在學校生活的絕大部分時間喔。

祝 喜樂平安

明佑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