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當我不再是一名華德福家長

編者注:我所堅持的,Hiwaldorf始終都是一個跟孩子站在一起的媒體,面對每一位追隨華德福教育的讀者,我們都最大可能的保持客觀、呈現真實、展示鮮活——這篇文章,我聽到的是一種真實的聲音,真實而無關對錯。

作者:五月
首發照見彼此

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教師節。

就在昨天,我剛剛全部交出了一直在我看來無比榮耀的「頭銜」——華德福老師。

我也早已不再是一名華德福家長,就在一年前。

前幾天,看到三月老師寫的一篇文章《從華德福到公立——第一次考試的逆襲》,講了她的大女兒今年上公立中學的考試情況。裡面提到:「我覺得公立學校的生活並沒有可怕到讓孩子無法生存的地步,只是家長如何平衡而已。」

對她文中提到的這些我感同身受。

非常感恩,孩子轉到公立學校之後,先後遇到的老師都非常善良,有愛,而且有的還很開明,接納度非常高。還記得孩子參加第一次考試,語文只考了40多分的時候,班主任老師卻跟我說,這孩子沒問題,上課認真聽講,專註力和理解力都很好,以後學習肯定差不了。還有現在的班主任,研究生剛剛畢業,年輕有活力,跟孩子們相處愉快。她文學功底深厚,卻謙虛好學,跟家長積極溝通,都是為了孩子的學習和成長考慮。

當然,不管怎樣,公立學校的「硬傷」還是顯而易見的。所以,作為一名公立學校的家長,尤其要懂得平衡。周末和放學時間,我們都盡量做到勞逸結合。多運動,多動手,多做些家務,讓孩子更加全面的發展。我希望能做到「不忘初心」,不讓孩子眼中的光消失,保有她心中至純至真、至善至美的那份成長力量。

當我不再是一名華德福家長,我的視野更加開闊。這種變化讓我看到圈子以外的天地,讓我欣喜地了解到更多不同層面的社會。

當我不再是一名華德福家長,我的內心更加有力量。這種變化讓我對自己和孩子有了重新的認識,我需要更加堅定內心的信念,更加清晰自己的思想。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支持孩子在這個空間建設自己的界限和自由。

當我不再是一名華德福家長,我依然追求自我成長。這個成長不能是空中樓閣,而必須是實實在在的幫助。我需要來自自己內心最有力的支持,我需要面對我曾經害怕面對的一切。這種衝突需要我自己來化解掉,誰也幫不了我。

當我不再是一名華德福家長,我變得更加自由。華德福教育在中國的現狀,讓曾經的我必須要去全力支持學校的生存和發展,為了孩子能夠繼續接受這種教育。我曾經焦慮和各種擔憂,導致家庭教育不能給到孩子更好的支持。現在看來,這是得不償失,這便是我同意家庭作出轉學決定的最主要原因。

……

當我不再是一名華德福家長,也不再是一名華德福老師,才可以這樣分享這幾年接觸華德福的心路歷程。正像孩子即將轉學到公立學校之際,在最後一次家長會上我說的:第一,我家孩子轉學到公立,並不代表我們否定華德福理念。這只是個別家庭的選擇。第二,如果沒有父母的支持,把孩子送到再好的學校也沒有用(送給所有選擇華德福教育的父母)。

對於華德福教育理念,我仍深信不疑。「了解自己,了解世界」是每一個人都在窮其一生的追求。施泰納開創的人智學與中國的周易等傳統文化不謀而合,大道相通。我會繼續通過內心的修鍊和藝術的體驗,不斷了解自己;通過體驗和豐富人生,更加深入的了解這個世界。父母,無疑也是教育工作者。我會以一個師者的要求去不斷追求自我的成長,「引領孩子踏上自由之旅」。

雖然現在不能親臨課堂帶給孩子們手工,但我對手工的熱愛不會停止。就像最後一節課,我對孩子們說的,蘆老師還會繼續做手工,我們一起努力,讓手工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在文章的最後,要真心的對所有老師,說一句:

您辛苦了!

因為您的慈悲大愛,孩子們才能快樂、健康的成長!

我看到光環在您頭上閃耀,心中有愛,身姿挺拔!

節日快樂,所有祝福送給可愛的您!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