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明佑的华德福小学带班之旅(2015年5月23日)

为这一群孩子上课,我的理念是:教育是生命引领生命,所以我常常提到我的家人

编者注:关于明佑老师的专栏介绍,请见本文,本文为四年级带班笔记,本篇配图为编者所加。专题阅读请点击索引页

亲爱的伙伴您好:

这个礼拜突然接到我的爷爷生命垂危的消息,我得赶回家里。我觉得我得为孩子做一些说明,所以在星期五的早上,我请孩子在每天开始学校一天的晨读孝经一章直接跳到最后一章——丧亲章。孩子有点疑惑,但也很开心的念完了,特别是棺、椁、衣、衾而举之这一句,他们还念得特别开心,大部分的孩子似乎也充满喜悦。之后我跟他们说我得赶回家处理事情,我说十年前奶奶到天上去,现在九十六岁的爷爷等了很久,他们终于可以再见面了。我跟他们说爷爷来到地球上,很努力的做了许多的好事情,终于要回到天上了。
我看到有孩子马上红了眼眶,也有孩子马上欣喜的接着说爷爷要回去天上休息了,我朝正向去引导,是因为我想为孩子营造的气氛是充满感谢的。为这一群孩子上课,我的理念是:教育是生命引领生命,所以我常常提到我的家人,因此他们对我的爷爷是有一些熟悉的。我跟孩子说感谢他们为我念了丧亲章,带了一半的晨圈之后我就得去赶车,后面就交给代课老师与孩子。

带他们念孝经,我从来没有解释,只是进入音韵与节奏之中。我也在日复一日的朗诵中咀嚼领悟传统智慧美好的果实。而丧亲章始终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一章,即使在当天很认真听完孩子朗诵之后,我还是选择用愉快的气氛跟他们说明,这样的选择跟我的家庭教养是有关系的。

孩子面对死亡的议题,是生命的功课,我们每年清明节会用感谢的心为我们养过的宠物扫墓,这是班上的习俗。上礼拜帮一位男孩过生日,在精心准备的生日故事之后,他来跟我说,我在天堂的妹妹生日跟我的生日很靠近。我知道他在表达生命中重要的经验,我听到他的想念,我需要给他响应。可惜我当下只能同理,我响应的讯息似乎没有让我们的生命在这个时刻共鸣,所以一会儿之后,我再找来孩子,跟他说:我其实不是家中的老大,我有一个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回到天堂了,她一直在天堂守护我。当下我从眼神和气氛中享受我们生命的交会的奏鸣曲。

星期四的深夜,听着爸爸妈妈淡定的跟我说,身为备受疼爱的长孙的我是哽咽的,但情绪很快的平静,去为爷爷做祝福。回到家之后,平静的心让我去做我所有能带出正向力量的事,我看到亲人们真挚的情感收放,我突然懂了丧亲章的内涵,跟十年前不一样的是,我真真实实的与爷爷在安详与喜悦中共鸣。

我希望这些生命经验所累积的力量,可以让我温暖的陪伴孩子在生命成长的路上茁壮。

祝 喜乐平安

明佑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