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面向创造性和人性的教育(2)

作者 Joan Almon | 译自 《面向创造性和人性的教育》 泰国人智学启蒙小组 | 配图:Panyotai学校

1995年8月至1996年9月期间,Joan Almon在泰国曼谷举办四场演讲。由Janpen Panosot把演讲内容编辑成书,泰国人智学启蒙小组出版。

越早 越 好吗?

就像植物王国一样,人有一个内在的成长时间表。每颗植物有自己的时间表,何时生长、何时结果、何时留下种子。我们人也有生长的时间表。如果你照管一颗树,给它施大量化肥,它会长得非常快,但木头的里面会变得脆弱。这是我们如今幼儿教育所面临的两难处境。我们可以早早地给他们上文化课,让他们学电脑,他们会迅速地掌握某些知识,但这种快速的掌握会削弱深层的知识。

幼儿应该做些什么?当一个小孩早上醒过来,通常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玩耍(play 也可翻译为游戏)。一般情况很难让他停止玩耍去穿衣服,或去吃饭。在美国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是孩子进了幼儿园不知道怎么玩。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为玩是幼儿最自然的活动。华德福幼儿园的老师告诉我,他们不得不花数周,有时是数月的时间来教孩子怎么玩。如果你有一位健康的孩子,某天不玩耍,通常是生病的前兆。孩子身体康复后,他会再次玩耍。因而我们要问自己:“我们的孩子不会玩耍,是否是得病的征兆?”

的确,在美国和欧洲有大量的征兆显示孩子有病了。这是一种新的疾病综合症。我们称为技术世界的儿童疾病。它们不是伴随发烧的传染病,而是日益增加的过敏症,如哮喘、皮肤不适、睡眠失调、饮食紊乱。普遍来说,如今的孩子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下,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身体上看到这种压力,他们远比过去消瘦、紧张。

过去20年的儿童研究表明,患多动症和学习障碍的孩子明显增加了。我们的孩子变得如此好动,以至医生给许多孩子服用利它林(Ritalin),以便使他们安静下来。目前估计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儿童服用了利它林。在一些州立学校,50%-60%的孩子服用过利它林。因为老师和家长说,他们无法应付孩子,除非孩子吃药。还有一种治疗忧郁症的药百忧解(Prozac),广泛用于成人和青少年,现在也越来越多的用于孩子。

25年前的统计数据表明,1.5%的美国孩子由于残疾不能完全参与生活和周围的世界,现在由于这些新的情况,比例达到6.5%。我们还看到,随着教育部门给予孩子日益增长的压力,这些年,青少年的自杀人数也在急剧增加。

从华德福的观点看,孩子中出现的日益严重的健康问题有三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过去的25年里,家庭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一半的孩子生活在离异家庭。几乎所有的父母都要整天外出上班。对于现代家庭,让孩子有规律的生活越来越难。比如有规律的用餐时间、就寝时间。缺乏生活的节奏,会对孩子的身心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健康下降的另一个因素是媒体和电脑对孩子的影响。美国儿童每天花3-5个小时观看电视、电影或使用电脑,他们只是安静地坐着。4-5个小时的静坐后,孩子不是变得麻木、懒得动,就是过度活跃,不能以创造性的方式来控制他们的意志。

第三个因素是强调早期智力开发。尽可能早、尽可能多的唤醒他们的神经系统,这对孩子的神经系统造成了明显的不良后果。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些新的问题与我们施加在孩子身上的压力有关。我们要求7岁以下的孩子以智力的方式学习许多不同的事物。

在教育界有两种早期教育方式。一种是相信尽可能早的教孩子。另一种相信创造性的活动和游戏能使孩子学到许多东西。第一种观点,我们称为早期智力开发型教育,强调孩子开始学习的时间越早越好,并且尽可能地多学。

当我第一次看到早期智力开发进入我们州立幼儿园,我以为一定有过某项研究,证明这么做是好的。我询问了一位又一位教育学者,请他们告诉我指导这项工作的研究项目。我非常吃惊的发现,在美国还没有人研究过早期智力开发是教育孩子的有效方式。然而,1975年在德国完成了一项非常有意思的研究。七十年代初期,德国的教育工作者也非常热衷于早期智力开发。他们把绝大多数德国幼儿园转变为智力开发型幼儿园,用读、写、算取代游戏。有两位大学教授说:“我们应该做项研究,目前还有可能比较游戏为主的幼儿园和智力开发为主的幼儿园。”他们在两种不同类型的幼儿园里各选了50个班级,各有1000名孩子。他们跟踪研究这2000名孩子,直到小学四年级,约10岁左右。他们发现游戏为主的幼儿园的孩子,普遍优胜于智力为主的幼儿园的孩子。他们研究了孩子成长的各个领域,如身体发育、社交和情感的发展,还有心智的发展。对于德国教育工作者来说,这项研究成果如此令人信服,以至他们又把所有的幼儿园转变为以游戏为主的幼儿园。

相比之下,在美国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一项类似的研究。我们只是在州立和私立的幼儿园里一步步地推进早期智力开发。因为最近25年,在美国,我们有一项正式的教育计划,向越来越小的孩子传教文化课,从4-5岁开始教,甚至从婴儿教起。如今的老师觉得有必要教孩子认知能力。教育界有一种正在增长的迫切感,即我们的年轻人必须掌握大量的知识,才能适应现代社会。我们再也不能等待他们长到6-7岁才开始学习文化课。要我说,这就像一场全球流行的传染病。每个人都以为,要让孩子在现代社会成功,为了孩子的幸福生活,他们必须在4、5岁开始学习文化课。几年前,我去参加一个电脑与幼儿的会议,这方面表现的尤其明显。一位妈妈站起来说:“如果我的孩子3岁不学习电脑,到了18岁,他绝对找不到工作。”

早期智力开发25年后,如果这种教育方式的确是健康的,人们就能看到良好的结果,但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对孩子而言,实施的结果是灾难性的。甚至从智力上来说,也没有什么长进。首先,人们想当然以为孩子先使用大脑,学习就会加快。可是,到了9-10岁,孩子失去了学习的兴趣。你去任何地方,老师都在谈论孩子的压力和透支(burn-out)。标准化考试的分数不是上升,而是持续下降。而且,高中老师们说学生不会思考了。他们只会回答对错判断题,或选择题。如果你问一个需要动脑筋的真实问题,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寻找答案。他们不能完整地阐述自己的观点。

如今在美国,几乎每个人都同意,教育体系内我们面临一场危机,人们正在寻找各种形式的另类途径,为孩子们创造一种活生生的教育。州立学校体制的人,常常找到华德福学校问道:“你们能帮助我们的学校吗?你们能帮我们把游戏重新带回幼儿园吗?把艺术和想象重新带回小学吗?这样我们的高中生才会具备思考能力。”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或中期,我在大学学习心理学。斯金纳的心理学非常新颖。他坚信你教孩子的方法应和你教动物的方法一样。当你训练一个动物去做什么时,你用奖惩的办法达到目的。这就是斯金纳的观点。可能他的观点还没有传到泰国。如果没有的话,你们是幸运的。它已经在美国销声匿迹,但在行为主义的名义下,它流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斯金纳方法的结果是,人们的确教会了孩子许多技能技巧,但往往也摧毁了创造力。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问自己:我们努力教孩子技能技巧呢?还是努力帮助孩子成长,让他们成为富有创造力的人?

当你观察幼小的孩子,你会发现他们热爱自然界。他们热爱一切被造之物:水、空气、风。他们热爱树木、花草、石头。他们觉得和创造万物的神奇力量有一种密切的联系。出生时,父母赋予身体,但这个身体还要生长。身体里所有器官要发育,变得比出生时更加完善。幼小的孩子忙于建造自己的身体,在整个创造物的世界里,他们感到无拘无束。幼儿们如此忙于生长,以至他对周围的一切事物感到亲近,植物、动物、人都在生长。

举一个小例子。婴儿出生时体重7磅,约3公斤多。到了7岁时,他的体重达到50磅,约23公斤。在生命的头7年里体重增加了七倍,如果在第二个七年里,继续以这样的速度增长,14岁时,体重就会达到350磅,大约150公斤。这是巨人的体重。因此生命的第一个七年,孩子一直忙于建造自己的身体,奠定他一生的基础。有助于身体生长的活动是孩子最能发挥创造力的活动。

观察孩子就会发现,有些活动让孩子充满活力,有些活动使孩子疲惫不堪、脸色苍白。以前的孩子胖墩墩的、精力旺盛。现在美国的孩子,到了4、5岁,他们显得消瘦、苍白、神经紧张。我们生活中的一切都对准他们的神经系统。他们整天暴露在媒体面前,从3、4岁开始,就要学习文化课。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唤醒他们的神经系统,夺走了他们建构健康身体的能量。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