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顏色的特性與本質 | 紅色

如果問紅色帶給人們什麼印象,它對你的影響是什麼?你可能會說:紅色通過它的沉靜與穩定影響著我。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譯文及配圖為譯者原創

撰文:Siewoon
首發:色彩有個性鏈接

譯文選自

  • 《色彩理論》約翰·沃爾夫岡·馮·歌德 / 英譯:Charles Lock Eastlake
  • 《色彩十二講》魯道夫·施泰納 / 英譯:John Salter and Pauline Wehrle

這裡,還有一個與黃色藍色相接的最重要的顏色。想像一個絕對純凈的紅色,就像精美的深紅色凝干在白色的瓷器上。為了區分,我們把這種顏色叫做「冷紅色」, 儘管我們很清楚,古時候的冷紅色會更藍一些。熟知稜鏡源紅色的人都知道,這個顏色在一定程度上很真實,一定程度上又很有力量,那是因為,它包含了所有其它顏色。

我們之前已經討論過,黃色和藍色都有著持續漸變的效果,也看到它們在不同情形下,帶給人們的不同印象;因此,也很自然能推斷出,在兩種顏色的飽和度達到峰值的相接處,人們必能體會到一種滿足感;因此,在物理現象中,這種所有顏色所呈現出的最高飽和度,也是因兩種對比色達到峰值並相接而產生。而在此之前,這兩種對比色,也在逐漸為其之後的結合而準備著。另一方面,作為顏色之一的紅色,在人們心中已有既定印象,它最完美的狀態,是胭脂蟲體內所提煉出來的色彩,這種紅色或可被視為最完美的紅色。

這種紅色的效果與其本質一樣,非常獨特。色濃時,給人一種莊嚴、高貴的印象;而同時,色淺時,又是優雅而迷人的。因此,年齡感所帶來的高貴和年輕所呈現的可愛,在這同一顏色的不同濃度中,得以充分體現。歷史中有很多案例,涉及紅色品質所帶給人的至高無上的感覺。而身邊出現這種顏色的場合,也總會帶給人莊重、宏偉的印象。透過紅色玻璃展出一副明亮的風景畫,會產生一種恐怖的色調,從而激發人們的敬畏之情。

人們還會發現,法國人更喜歡暖色調,這一點可以從法國紅這種顏色中得到證實,因為法國紅偏黃。而相反,義大利人更喜歡冷色調,因為義大利紅色里,有一絲淡淡的藍色。

通過一定的鹼性處理,繼而產生所謂的深紅色(scarlet),法國人尤其對這種顏色持有極大的偏見,他們用法語如此表達:「Sot en cramoise, méchant en cramoise,」意思是「緋紅色既愚蠢又邪惡」,以此來標記他們對此顏色的印象:愚蠢至極、應受譴責至極。

現在回到繪畫,讓我們來畫三個色圈,並為其填充顏色。當然,這三個色圈形態有所不同。比如說,我們先從黃色開始,黃色色圈先開始很小,然後逐漸向外擴展,向光一樣從中心向四周照射出去。黃色永遠都是向四面八方發光。而藍色卻永遠都是有所把控,以便它能如其所願地收住並回歸自己。

然而,紅色可以說是黃色和藍色之間的平衡。我們可以毫無困難地接受,紅色以均勻色面的方式出現。也非常容易理解,冷紅色(carmine)在其色度飽和時,和在其極淺狀態下所呈現的、如光源般的桃紅色,有著極為不同的效果與品質。將兩種不同狀態的紅色(桃紅色和冷紅色)毗鄰而置。(譯註:這裡提及的冷紅色和桃紅色,在實際的水彩繪畫過程中,其實是同一種紅色(carmine)的不同濃度狀態。濃度深時,呈現飽滿的冷色調紅色,濃度極淺時,是桃紅色。見圖1。)如果問紅色帶給人們什麼印象,它對你的影響是什麼?你可能會說:

紅色通過它的沉靜與穩定影響著我。

桃紅色與紅色不同。它總是呈現漸漸隱去、延伸的狀態。紅色和桃紅色很好區分。桃紅色總是漸漸消散,變得越來越淡,直到消失殆盡。而紅色卻是持久的,它總是以色面的方式帶來影響,既不向外輻射發光,也不結殼成團,而是永遠以沉靜穩定的色面存在於畫面上。它不會逐漸蒸發、消失不見,而是會維護自己的存在。淡紫色、桃紅色或者肉粉色都不會維護自己的存在,它們總是不斷地在假想新的形態,因為它們想要消失不見。這就是紅色和桃紅色之間的本質區別。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