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触动自我教育的基本要素(下)

当我们查觉到自己和孩子间彼此的心意无法相通时,该如何让自己的心意传达到孩子心里?如何做才能得到共鸣?和先生之间渐渐地不再彼此心心相印、意气相通,相通的管道阻塞时,我们该如何做才能将那条心与心之间的通路打通呢?

编者注:从去年开始一直把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到了照顾孩子上面,上网的时间减少了很多,前几天忙里偷闲,才发现远在日本的语谦老师去年底大爆发呀,写了好几篇重量级的文章,这就是其一。这篇文章有一万五千多字,分为九个部分,考虑到阅读便利,我们分为、中、下三篇发布,欢迎品尝。

作者:萧语谦
撰文2019年2月

前篇回顾:

七、相通的反思

上面我提到自我教育是无法靠一个人单独完成,一定要在人间相依相存的关系中才能成立,但是自我教育在人际关系中实践时,也一定会有无法相通的时候,所谓的无法相通指的就是——心意无法相通——,当彼此的心意无法相通时,人际关系中的自我教育也就随之而停,因此如何让无法相通的心意能够开通,是一件非常大的挑战。

当我们查觉到自己和孩子间彼此的心意无法相通时,该如何让自己的心意传达到孩子心里?如何做才能得到共鸣?和先生之间渐渐地不再彼此心心相印、意气相通,相通的管道阻塞时,我们该如何做才能将那条心与心之间的通路打通呢?

心意相通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实际上却是个很难达到的境界,但是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抱持着要让心意能够相通的决心来进行的话,这过程中我们将可发现许多从未察觉的景象,当我们查觉到对方是只黑羊时,很简单地,我们可以立即因为讨厌而选择远离对方,但是,如果我们可以超越对方黑羊的影像,努力尝试看见对方心中闪着光芒的部分的话,这种让心意能够相通的作业,将使得我们的自我教育得以展开。

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语言在这种情况之下是完全无用武之地的工具,想要利用言语来达到心意相通的效果,很遗憾地这个时候通常会一点效果也没有,因为语言为我们和对方建立起了一座城墙,因此只要多说一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会越来越陷入泥淖,以说道理的方式让对方接受的话,通常在说道理的人的无意识中会产生“太好了!解决了!总算赢了!”般很愉快的感受,但是被说服的一方绝对无法产生这种愉悦的心情,在语言的世界中,就算是最后终于使得想法得以接近接受,但是也一定会留存着胜负的微妙情愫,因此当我们很努力地试着透过沟通来使得对方和自己心意相通时,实际上并不是真正开通了彼此间的“心路”,而是使得对方输,以至于必须得接受,很多时候,表面上是互相都沟通的很完美,被说服的一方可能从此对会将自己的心门给紧紧地关闭。

因此当我们努力想和某人心意相通的话,首先语言就是一个没有用处的工具,当太太的努力地说理说服了先生同意自己的见解,表面上先生像是同意了般,实际上先生和被迫同意是一样的气氛,说理的太太可能一整天都会有好心情,但被说服的“败将”怎么可能会有同样的好心情呢!所以如果想要真正地达到心心相印,我们该想的是“除了使用语言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对待孩子时也是一样的情况,尤其是小学高年级到中学左右的孩子,这个时期的孩子可说是处在一种和父母亲一决胜负的世界中,当妈妈的理所当然地问道:“…对不对呀?”当孩子的除了“嗯!”之外绝对不会被容许有其他的答案出现,然而就算孩子回答了类似同意的“嗯!”在他们心里也不会出现愉悦的心情,但是当妈妈的却只是想,只要是说到孩子们无法回应的话就一切好办了!即使会被孩子怨恨也无所谓,带着这样的决心,妈妈在面对孩子的问题时,益发地显得是辩论高手、雄辩冠军,然后不知不觉就说出来更多连自己都打从心底佩服的华丽语言、嘘枯吹生,听得孩子连大气都不敢呼一声,在心底默默举双手投降,望着大气都不敢出满脸降伏状的孩子,妈妈好心情地认为自己和孩子间的心路相通了,实际上,通往孩子的心的道路却是越塞越紧,对孩子来说这种无法沟通的情况他们只能用“不同世代”来安慰自己不得不降伏的快感,而妈妈虽然说了好多无法反驳的大道理,面对孩子关闭的心灵,也只能安慰自己这就是两代之间该有的“代沟”来带过,但这一切实际上和“不同世代”或是“代沟”完全没有关系,而是语言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

“除了语言之外,为了能使自己和对方完全心意相通,身为大人(父母亲)的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当我们能够这么想的时候,自我教育又更迈前了一大步。

八、外在世界与内在世界的不一致

现代的生活环境中,不容易被注意到的一件事项,但对于自我教育的人来说却是最大的课题之一,那就是外在世界与内在世界的关系,外在世界和自己内在世界是否能一致或是偏离,我想当今社会几乎是内外偏离的居多数,提到“场面话和真心话”意味的就是,场面话和真心话如果能够合而为一的话,那就是最令人清爽透明的生存之道,反之两者若是偏离的话,那将会是混浊不清的生存方式。

施泰纳对于这样的状态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学习人智学的人,绝对不能说谎!”这一来一定会有很多人提出反驳,即使是这么说,但是现代社会不说谎几乎是不可能生存下去!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说过一些谎言,未必是故意但也都会有一些无心的谎言,然而,施泰纳又说,绝对不能说谎!因为当人们在说谎时,星芒体就会开始产生爆炸使得我们的心出现坑洞,这样听来施泰纳好像开始在威胁我们了,况且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人没说过谎,因此在每个人的内部,星芒体的部分随时都有可能在发生爆炸,既然这样为什么施泰纳要一直不断地重复“不能说谎!不能说谎!”呢?那是因为接受到的外部状况如果和我们内心偏离的话,这种偏离感无法令得我们产生厌恶之情的话,那么我们就遑论“自我教育”了。

我们渐渐习惯并且从头部开始肯定谎言后,真实和虚伪就会搅混在一起,当我们体验真实时 将不会感受到欢乐,体验虚伪时就会认为那些都是无关紧要不伤大雅的,偏偏现代人从孩童的幼儿期开始就让孩子们接受“说谎”的教育,父母亲或是老师们都只注重场面话的教导,对于内在的真实性连碰触都不愿意,很多父母亲(老师们)都认为孩子只要会说“对不起”就万事可以解决,但实际上,孩子们因为可以轻松地说出“对不起”而轻易地被原谅,因此孩子们就越来越放心地“说谎”,因为孩子们知道大人们允许他们说“对不起”时,内心可以继续地反抗都无所谓,即使不是真的想认错也无关紧要,“对不起”就是现代教育中一直在教导的场面话之一;越是能轻易说谎的孩子,越是能在道歉时表现出一副诚实的表情,完全认错的姿态。

另一方面,将真实看的比什么都来的重要的孩子,在这种时候绝对不会轻易开口说“对不起”,并且一定会反抗到底,父母亲甚至还会认为这样的孩子不可受教,然后使出各种方式才能使得这样的孩子开口真心道歉,这种才是内外一致,最让人可以放心原谅的状态,现代人几乎都成为了在父母亲的教导下,习惯说谎及谎言的人,这样的人可以很无所谓地将场面话和真心话轻易地分开来使用,同时,外在状况和内心世界完全不一致,也可以不在乎地继续生活着,因此真实和虚伪就渐渐地变得无法区别,最后,对方是带着真心的人还是带着虚伪之心的人,也就根本无法判别,连自己是带着真心还是虚伪之心也分不清楚,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完一生。

施泰纳几乎是唠叨般地对我们说着“说谎是不可取的!”最近脑袋越是聪明的人越是轻易地就能编造出谎言,人格的崩裂已经到达这种程度,例如;和朋友约好却又爽约,不得不边编造个理由出来时,随口就能说出如:“真对不起!昨天我家孩子感冒,所以临时无法赴约。”这样的话来,而事实上孩子根本就没有感冒,这时候就会如施泰纳所言,那个人一边说着他的借口,星芒体则一边产生爆炸,这当然是比喻般的形容,但是,产生爆炸的人如果无法察觉到这样的变化,那么找借口(说谎)就会让他感觉到越来越轻松,日常的空间中,他将记忆住这种将对方骗倒的快感,只要会令得自己难堪,无论怎么说都无所谓,一辈子就这么样得过下去,如此一来,将和自我教育背道而驰,而变得再也无法看清自己,自己的真实和虚伪也完全无法辨别。

九、自己判断以及自我的责任

这个项目则是要提到关于自己对自己做判断并负责的课题,当然找人讨论商量也是必要,但商量是听听对方的意见和看法,最终做决定的还是自己,而不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因此基本法则还是在于自己必须判断下决定,并且要能够自觉到自己的行为必须要自己负责。

我一直认为“人智学就是站在一条没有道路的路上”,前方如果有一条道路,那一定是某位前辈为了后继者所留下的,因此如果我朝着这条路走下去,一定会很轻松,但是如果这条路在途中忽然断掉的话,我一定会忍不住抱怨别人:“为什么不把整条路开出来呢!”然而,如果我本来就是站在一条没有道路的路上,自己该选择哪个方向前进、自己不得不做些什么的时候,因为一开始就完全没有路,所以所有的一切就必须仰赖自己选择、自己决定,往前踏出之后的每一步,理所当然地就交给自己揹负所有的责任,人生基本上全都是类似这样的连续剧,歌德借由浮士德的口说出了“人因为努力所以困惑”这样的名言。越是拚了命,将所有的一切担起责任的人,会感到困惑也是必然,因为困惑所以我们努力,因为努力所以我们困惑。

从人生是否算是成功的观点来看,能够走上没有任何困惑的最短距离,朝着目标前进,是最有利的方式。但是对于自我教育来说,没有困惑的话就没有自我教育的契机了,所以为了困惑,越是要承担起所有自己的所作所为,大部分的人和人商量事情,最后都会朝着对方给出的建议而为,然后失败时再将责任归咎于别人身上,想要自我教育的人,就必须要试着自己努力闯闯,然后背负起所有的后果,当然我们不必要连别人的行为也一起揽在自己身上,但最起码自己的行动自己要负起全责,然后有一天,当我们要迎接死亡时,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人生全都是自己担起责任的精采大作,那我们就可以贞的称之为“死而无憾”了,相反的,如果死的时候,想起自己的一生,全都是被别人指使着走完的,那么这个人就可以说,是个自我教育完全失败的人。

结论:自我教育和经营社会生活完全不同

以上所述各项自我教育的要素,和所谓社会生活的经营是完全不同的课题,社会生活的经营上,我们会碰到许多敌人或是意见价值观相左之人,在层出不穷的状况下,社会生活该如何忍耐、和谐、平稳及对决,这些都是和自我教育非常不一样的地方,例如:社会生活中我们碰到有如希特勒或是史达林般的人物时,我们该如何和对方的心意有所相通,这又是另一个重大的课题了。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