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我看台湾华德福运动的生命发展(2017年7月16日于问心台湾的讲稿修改版)

我们的华德福教师,若不能成为自我教育、活性思考(living thinking)、自由开放的个体,所谓意识心(consciousness soul)的发展将无从实现。

作者:成虹飞(FB
撰文:2017年7月16日

亲爱的朋友,今天我想从学习歌德观察得到的启示,与大家分享我对台湾华德福教育运动发展的一些看法。

歌德对植物生命发展的观察,指出有三次收缩与伸展的节奏。第一次是种子发芽长出枝叶,第二次是收缩的力量让枝叶形变成花萼,又再伸展为花冠,第三次是收缩的力量让雄蕊与雌蕊经由受粉形成果实与种子。当种子再次发芽,开枝散叶,就是新一轮生命周期的开始。

机体生命的发展内在有一种收缩与伸展的需要。生命需要向外伸展才能长大,到某个阶段又需要向内收缩,蓄积下一阶段新的成长所需要的潜能。因此,在某个生命发展阶段,会需要向内收缩、凝聚,与外界相对隔离;但接着又会需要重新展开自己,与外界交融。

如果只停留在收缩状态,而不进行下一阶段的伸展,好比有了花苞却不开花,有了种子却不发芽;或是如果只知道一昧向外伸展,却不知内敛凝聚,终究找不到核心,一样无法演化成熟,创造不出新的生命。

就像圣经的名言:”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一二:24)”

每一次的收缩与伸展,都经历一次死亡与重生,生命就在这一次次的伸缩节奏中发展演化。

透过这样对生命发展的理解,我思考着,如果华德福运动作为一个生命体,它如何透过伸展与收缩的节奏来发展演化呢?

以台湾来说,过去20年来,已经在各地形成了大约30所公办民办学校或共学团体,今年二月更成立了台湾华德福教育运动联盟。这里映照出一个多元的发展光谱。一方面,台湾有若干华德福学校,已经走过草创、挣扎求生的阶段,终于能够茁壮存活,锻炼出强韧的生命力,开始结出美好的果实;另一方发面,有许多学校或团体,仍在稚嫩的成长阶段,内外在的办学条件与资源相当匮乏,可能连长出一片新叶都很不易,相当辛苦。

这些学校或团体,都是台湾华德福社群的一分子,如何让整个社群生命,持续的成长,找到健康的收缩与伸展的节奏,是可以共同来思考的。

我有几个初步的想法,提出来与大家分享。首先,我相信华德福运动的发展会需要典范,需要比较成熟而健全的学校,作为其他学校学习与效法的对象,这是一种向内收缩的力量;另一方面,华德福运动需要向外开放,包容吸纳新的养份与新的经验,同时把珍贵的果实分享给其他需要的人,让越来越多的孩子、大人与学校受到滋养。这是一种伸展的力量。

要做到这一点,除了成立华德福教育联盟,或是长年举办问心台湾的聚会,我提议华德福学校及团体间,可以有更多自发性的合作与资源共享,形成绵密而活络的支持系统。例如已经行之有年的跨校联合备课,就是一种健康的发展机制;或者不同的学校、团体,一起共邀国内外的师资,分摊成本,相互依存,也是利己利人的发展。

另一方面,华德福教育常被归类为另类教育或体制外教育,它究竟应该与主流教育接壤,还是划界,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我们应该努力让两者的距离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我们应该尽量向内缩小圈子,还是可以向外伸展,让圈子更大?

我主张这个圈子要螺旋式的逐渐增大。有些较成熟的华德福学校,定期对外开放,欢迎客人来校参访,甚至让学者进校园做学术研究,虽然造成不小的工作负担,却发挥更深远的公共影响,令人感动。这会让华德福运动更健全地发展,也让台湾整体的教育环境更进步,造福更多的孩子,而不仅是“华德福”的孩子。

此外,这些年来,我发现越来越多体制内教师有心学习华德福,将所学融入自己的课程与教学之中,纵使他们的学校不是实验学校。这些教师是我们志同道合的伙伴,是我们的朋友,需要相互扶持。我们应该尽量规划办理适合他们需求的研习课程,让每个主流学校里,都有教师成为“华德福之友”,成为转化的种子。

刚才提到学术硏究,值得补充的是,与学界发展协同合作互为主体的研究关系,对外不但有助于增进社会对华德福的认识,同时让我们对内获得自我省思的机会,这将有助于教育整体的发展,甚至能影响学术界主流知识观点的改变。

最后,我希望能让在现场工作的华德福教师,在繁重忙碌的工作之余,能够得到合适的自我进修与独立探究的空间。台湾的华德福教师普遍承受极大的工作负担与压力,我们相关资源与经验不足,只能以加倍努力的方式来弥补。何时才能让台湾华德福教师享有健康的生活品质与工作环境,从而展现创造的想像力,开启自由的心灵,而不是被无止尽的工作淹没,是一个需要我们共同反省的改革课题。

我们的华德福教师,若不能成为自我教育、活性思考(living thinking)、自由开放的个体,所谓意识心(consciousness soul)的发展将无从实现。目前清华大学华德福中心正和德国汉堡与斯图加特师训机构合作筹划,要在台湾为在职华德福教师设立一个寒暑假上课的华德福国际硕士班,希望透过跨国的合作与社群对话的学习历程,开展全球视野与独立探究的能力,相互切磋砥砺,成为引领华德福教育走向未来的文化工作者。

歌德观察到形变(metamorphosis)是生命发展必经的历程,华德福运动也不例外。它不可能是同一种典范的不断复制,而是需要不断的自我更新,让旧的我死去,让新的我诞生;让生命从一次次的收缩与伸展的转化中,变得更成熟、更健全。谢谢大家。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