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赤脚情缘爱自然

“寻得生命的意义,并且将他活出来,这就是一切传奇的由来!——名下语”

编者注:有幸去到泰国,在曼谷和乌汶的阿索村参访学习,记忆深刻。尤其是乌汶阿索村居住的二十日时光,居住在林间小屋上——夜晚里各种虫鸣鸟叫。这是Mairom和Roong——一对神仙眷侣的家。寻得生命的意义,并且将他活出来,这就是一切传奇的由来。至今依然通过网络彼此交流问候,每次都充盈温暖。但是一直未能开始写点什么(写给他们的一首诗),关于他们的故事,泰语和英文的报道很多,今天得以看到中文的报道,转载于此,推荐给各位朋友。

原载:马来西亚《东方网
时间:2016年09月04日

来自泰国的朴门老者(Mairom Thamaehati-Asoka)不追求富裕生活,30年前毅然褪下华衣美服,放弃一切物质享受,换上一身襤褸,甚至赤脚而行,与自己相差45岁的年轻妻子蓉(RoongRuengtham)居住在曼谷南部的“乌汶阿索”净土村,过著简朴、安寧的生活。

“她嫁给我的时候,我72岁,她才27岁。”朴门与妻子的“爷孙恋”虽然不太被世俗接受,但他俩相识相爱的爱情故事让人动容。“我在大学看电视时,看到他(朴门)被电视台採访,就认定他就是我要找的另一半。”朴门是蓉的初恋,当时年仅22岁的她爱上朴门尊崇自然哲学的生活方式,不惜花了近5年的时间,透过各种管道寻找朴门的下落。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重重波折,蓉写的情信终于交到朴门的手上,她也亲自去到森林与他相见。“她当时只要求我送她一片叶子作定情之物。”朴门曾娶过4任妻子,蓉是第五任,但他认为,她是最与眾不同的。这个名字有彩虹(Roong)之意的妻子,是上天赐给他的伴侣。“她嫁我的时候,我身上只有300泰銖(约35令吉),穷光蛋一名!”但蓉並不介意,她甚至不理会家人的极力反对,一个人拿著包袱,走进森林,准备和朴门长相廝守。

朴门与妻子应《绿善林》之邀从泰国飞到马来西亚与大家分享建造土屋的知识,並且接受本报採访。

朴门与妻子应《绿善林》之邀从泰国飞到马来西亚与大家分享建造土屋的知识,並且接受本报採访。

如今他俩已经携手走过4个年头;朴门虽然年届76岁,但身体依然十分强壮,不时还会和31岁的蓉玩起小游戏。“我希望他(朴门)可以活到144岁,让他可以多陪伴我一些,以及帮助更多人。”这份得来不易的感情最后也得到家人的祝福,並获得一直不鼓励男女结婚的泰国“善地阿索”净土村法师菩提乐尊者的认可,完成结婚仪式。

“我们每个月的开销只需要700泰銖(约83令吉)。”朴门与妻子蓉的生活相当朴素,他们身穿自己缝製的衣服、住在自己亲手建造的土屋里,与大自然为邻,生活无忧,乐得逍遥!

朴门笑说,他和妻子口袋里加起来的钱只有大约500令吉,但他一点也不担心。“我们不像城市人一样,需要还车贷、屋贷,也无需山珍海味、金银珠宝,生活依然愉快。”他认为,衣服本来是为了保暖、遮羞而穿的,不是用来显示身份、地位的,更不是为了追逐时尚而穿。

他与妻子身上的衣服,是用別人不要的衣服改制的,无男女之分,只求穿得舒適。“而且我妈妈送了一对这世上最好‘鞋子’(脚板)给我,为什么我还要购买其他鞋子?”朴门指著自己的脚板说道,“这对‘鞋子’让我可以感受这大自然的奥秘,包括踏在绿油油草地上的感觉。”

“曾经走在街上,有人想要给我钱买吃的,但我都一一婉拒。”朴门说,口袋虽然没钱,但並不代表贫穷,因为他们內心富有,懂得利用大自然物质,让自己生存,以及寻找快乐。抬头一看,发现蓉的头上別著一个利用叶子、红毛丹外壳和绳子製造的精致髮夹。“是他(朴门)为我亲手製作的。”蓉甜滋滋地说。虽然这髮夹並不值钱,但从蓉的笑容仿彿找到知足就是快乐。

朴门与妻子的生活非常简朴,两人在用餐时不用筷子、汤匙或叉子,而是用双手去品嚐食物最真实的味道。

朴门与妻子的生活非常简朴,两人在用餐时不用筷子、汤匙或叉子,而是用双手去品嚐食物最真实的味道。

牛粪充当肥皂、防晒霜

夫妻俩居住在曼谷南部“乌汶阿索”净土村,屋子对面是尸体火葬场,但他们並不害怕,他更打趣说道:“我死后,她(妻子)把我丟去对面就可以了。”房屋是他们花了一个月时间建造的土屋,朴门认为,利用大自然材质建造的土屋才应该是人住的地方。“虽然这土屋的构造很简单、材料也很便宜,但没有隱藏毒素,而且冬暖夏凉。”即便屋外的温度高达摄氏40度,但屋內仍然会维持在摄氏26至28度,十分凉爽。

朴门透露,建造土屋的材料包括树枝、绳子、黄泥、稻草、水和牛粪。他补充:“牛粪含有丰富的良菌成分,可以让屋子更凉爽,同时让居住在屋內的人更健康。”他更表示,妻子蓉都会把牛粪当成肥皂或防晒霜使用。他建造土屋的技巧是远赴印度学习,“我曾到访印度10次,我喜欢他们的文化和习俗。”他毫不吝嗇与大家分享,访问当天,他与妻子更是应《绿善林》(Green Projects)之邀从泰国飞来马来西亚与大家分享建造土屋的学问。“我喜欢与大家分享,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一起为建造土屋而努力。”

老师走进深山变野人

朴门操得一口流利英语,原来他曾在曼谷艺术国际学校执教长达23年,也曾绘出上千张画作,还为泰国净土吋的寺庙做设计和雕刻。“我从小就很爱艺术。”他的作品更被集结成书,摆放在曼谷艺术中心供大家参考,即便他现在已隱身在净土村里,但许多媒体仍给他“大自然艺术家”的称號。

朴门坦言,自己年轻时,爱赌、爱喝酒、爱抽烟。“当年的我爱慕虚荣,铺张浪费,经常呼朋唤友,炫耀自己。”直到有一天,他受到身边朋友的影响,到泰国净土村一看,他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自己的生活是多么不堪。泰国净土村的生活严格按照佛教戒律,他们不杀生、不化妆、不戴首饰、不穿鞋子,生活十分朴实。

“当时我就决定要放弃一切,让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始。”朴门毅然卸下当老师的身份、脱下华丽的衣服,甚至换了一个名字,进净土村开启全新的人生。不过基於“善地阿索”净土村严厉禁止男女感情,当时朴门却爱上了村里的一名女生,最后被逐赶出村。出村后,朴门曾尝试回家,但由於家人不认同他的想法,为避免不要的家庭纠纷,他独自一人到森林生活。“自己一个人生活更自在!”

建造土屋的材料包括树枝、绳子、黄泥、稻草、水和牛粪,1至2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我与妻子在泰国居住的土屋花了一个月建立。”朴门说道。

建造土屋的材料包括树枝、绳子、黄泥、稻草、水和牛粪,1至2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我与妻子在泰国居住的土屋花了一个月建立。”朴门说道。

活在森林 找到自己的灵魂

朴门前后在森林里独自生活了大约16年,当时的他与天地为邻,与蛇犬为友,以作画为乐。“我的狗还会教我唱歌呢。”他说,大自然的生物,不管动物或植物都十分有灵性,若我们不去伤害它,它们並不会攻击我们。“我每天都会向身边的花花草草问好。”

在森林生活的期间,除了让他学会如何细心观察这大自然,同时找到了自己的灵魂。“我在溪边冲凉,黄泥是香皂;树枝就是牙刷;叶子则是面巾等等。”他更调侃说道,大家常使用的牙刷设计就像是刷马桶的刷子,为什么要放进嘴巴里?“双手就是我的汤匙、叉子、筷子,让我可以品嚐到最原汁原味的食物。”

多年后,他被净土村法师菩提乐尊者召回村里。“因为当时法师给了我一个任务,希望我能为净土村建造一个与中国云台山瀑布相似的大瀑布。”不过当时的他蓬头垢面,长髮披肩,脸上满是鬍鬚,成了“天然人”,他笑说:“当时走在街上搭车,没有司机愿意载我,他们都觉得我是野人。”

后来,这名“野人”的事跡被泰国媒体大肆报导。“现在我走在街上已经有很多人可以认出我!”他更笑说,我从曼谷搭飞机来吉隆坡的时候,还有许多人要求要和我合影。“我就假装自己是受万人景仰的皇上吧!”

朴门是一名艺术家,他常以社会面貌作为他画作的灵感。图为两人被大蛇捆绑著四肢,形容著人生来是自由的,却生存在层层枷锁之中。

朴门是一名艺术家,他常以社会面貌作为他画作的灵感。图为两人被大蛇捆绑著四肢,形容著人生来是自由的,却生存在层层枷锁之中。

未来就是现在

在朴门的人生里,没有“之前”和“未来”,只有“现在”。“你有未来吗?”朴门问,“有啊!”我很自然地回答。“那请问你的未来是什么?”这时,我竟答不上话。朴门续说,大家一直以来都被现实社会捆绑,认为一定要为人生做好准备,但人生的规划並不交由你来规划。“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男人,我享受我当下的每一分钟,聆听心中最真实的自己。”

他续说,“如果你问我,我现在最想做什么事?那我会答你,我现在最想把手中的橙皮丟掉。”对於人生的哲学,朴门有著一套属於自己的想法,他说:“贫穷並不代表失败;富有也不代表成功,我们要打破社会对富有才是成功的观念。”朴门大方与大家分享自己多年以来所见所闻,“就好像这次我免费为《绿善林》开班教课,我並不为钱,旨在分享。”

他认为,人应该过得简单快乐,无需太多要求。“我和妻子的生活只需要4样东西:食物、衣服、药物、房子。”对於衣服、房子,他俩的要求十分简单,屋子只需要有屋顶;衣服可以捡別人不要的,甚至以树叶裹著身体也可以。但对於食物,他们反倒是十分讲究,“我们不在乎味道,但在意食物的营养成分,我们希望身体健康。”至於药物,曾在森林生活的朴门懂得少许的中药医理,他会利用山上的植物,製成中药为自己和妻子医治或调理身体。

朴门年轻时十分叛逆,他爱喝酒、爱抽烟、爱赌钱,直到透过朋友接触泰国净土村,他才洗心革面为自己展开全新的人生。

朴门年轻时十分叛逆,他爱喝酒、爱抽烟、爱赌钱,直到透过朋友接触泰国净土村,他才洗心革面为自己展开全新的人生。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