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它是真正关于孩子的——采访Silviah Njagi

内罗毕华德福学校幼儿园的孩子们

Silviah Njagi是肯尼亚内罗毕华德福学校的幼儿园老师。她在过去15年里一直从事4-6岁孩子的工作,目前正参与东非华德福教师的培训。

本文由HiWaldorf翻译、首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译者:文静
原载:waldorf resources

肯尼亚华德福教育开始于1989年,内罗毕姆巴加地的鲁道夫•施泰纳学校。1992年,一群父母创立了离市中心较近的科莱勒舍瓦幼儿园。随着孩子的成长,他们与孩子搬到了凯伦创办的一所小学,后来成为内罗毕华德福学校(编者注:延伸阅读)。学校现在也有一个幼儿园。

姆巴加地最初的鲁道夫•施泰纳学校,有一个幼儿园和直到八年级的主班,而额外的第9年是为全国考试做准备的,该校本身就是一个认证的考试中心。所有肯尼亚学校由父母建立。

Silviah,请您介绍下自己

我当幼儿园老师有15年了,在这之前我是一个旅馆老板,但很快我意识到这不是我要走的路。当我22岁的时候,我的小妹妹出生,我需要照顾她。这之后我想成为一名老师,但不想上州内的课程,因为它没有办法表达我的想法,没有创造力,所以在2000年我做了英国课程培训。我第一份课程的设置是关于一个自闭症男孩,当这个英国男孩不得不搬回英国时,我和他及他的家人一起旅行到了那里,在那儿我遇到了华德福教育。

您为什么是一个华德福老师?

我最喜欢华德福教育是因为它遵循孩子发展的可能性。它不是关于字母和数字,而是注重孩子作为一个人的发展。他们作为一个整体,也需要作为一个个体。这个孩子是谁?对于这些,我真的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是我们可以一起找到它。遇到一个小孩,虽然我是他的老师,但我要向他们学习。我必须不断的反思他们的发展,挑战自己,成长,然后让孩子跟随。另外,我也珍惜作为社群一部分与父母相互交流的机会,因为我们想一起前进。

文化里的特殊优势是什么?

我们有很多优势,讲故事就是其中一种。我们仍然有寓言故事,在其他地方几乎是消失了,同样在我们的文化空间里也在渐渐消失。但是真实的故事对于孩子是很强烈的,大多数的老师能够很容易的拿起来,因为它是文化的一部分。

我们也是非常坚韧的人,我的意思是世界上大多听到的是暴力,疾病和非洲的饥饿,人们不得不应对这些情况。对于我来说我们的力量是通过几乎所有的努力来工作。我们确实是有创造力的人,而且有很少的玩具,但是你会发现孩子用棍子或者泥土玩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创造方式。

学校有什么特别的吗?

内罗毕华德福学校是多元化的,我们为每一个人找到属于自己最佳的品质,一个强有力的方式激励着我们。由于世界变得越来越全球化,这也是未来的方向。

肯尼亚是一个以保姆为基础的社区,所以在内罗毕我们做保姆研讨会,我们围绕着孩子与父母一起组成了一个家庭。

学校会庆祝什么样的“宗教”教育?

举个例子,季节形成一个特定的特质,他们有特定的节奏。这些背后的变化是什么?他们向我们展示节奏感,但是这之外也有一些节奏感。所以,在我们的幼儿园里有一张天然的桌子代表外部的变化,但是我们也能意识到内在的变化。比如在一月,二月,三月,通常很热比较干燥,也是我们观察自己内心的时候。由于某种原因这个时期的经济会比较弱。所以,这个季节的桌子有光秃秃的分枝,石头或者蚂蚁在这段时间寻找食物。在三月中旬大雨来到,两天内一切都是绿的。我们得到滋养,是时候在这个过渡时期庆祝彩虹颜色的节日。这是对于干燥和湿润比较有节奏的主题。

学校的挑战是什么?

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学校,由于人们在不断的移动,导致某些情况的不稳定,但是现在我们有更多肯尼亚家庭来平衡这些。主要挑战之一是自1992年,科莱勒舍瓦幼儿园开始,我们还没找到属于自己永久的建筑或土地,这是我们现在的主要焦点。

另一个是越来越多的教师培训,这些学校的诞生需要高质量的华德福教师。17年来有两个南非培训者,Peter van Alphen 和 Ann Sharfman来幼儿园,每三个月在东非培训老师。现在我们也在转变,逐渐多的东非人参与教师的培训,加强教师培训。

非常感谢您的采访!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