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当我不再是一名华德福家长

编者注:我所坚持的,Hiwaldorf始终都是一个跟孩子站在一起的媒体,面对每一位追随华德福教育的读者,我们都最大可能的保持客观、呈现真实、展示鲜活——这篇文章,我听到的是一种真实的声音,真实而无关对错。

作者:五月
首发照见彼此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教师节。

就在昨天,我刚刚全部交出了一直在我看来无比荣耀的“头衔”——华德福老师。

我也早已不再是一名华德福家长,就在一年前。

前几天,看到三月老师写的一篇文章《从华德福到公立——第一次考试的逆袭》,讲了她的大女儿今年上公立中学的考试情况。里面提到:“我觉得公立学校的生活并没有可怕到让孩子无法生存的地步,只是家长如何平衡而已。”

对她文中提到的这些我感同身受。

非常感恩,孩子转到公立学校之后,先后遇到的老师都非常善良,有爱,而且有的还很开明,接纳度非常高。还记得孩子参加第一次考试,语文只考了40多分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却跟我说,这孩子没问题,上课认真听讲,专注力和理解力都很好,以后学习肯定差不了。还有现在的班主任,研究生刚刚毕业,年轻有活力,跟孩子们相处愉快。她文学功底深厚,却谦虚好学,跟家长积极沟通,都是为了孩子的学习和成长考虑。

当然,不管怎样,公立学校的“硬伤”还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作为一名公立学校的家长,尤其要懂得平衡。周末和放学时间,我们都尽量做到劳逸结合。多运动,多动手,多做些家务,让孩子更加全面的发展。我希望能做到“不忘初心”,不让孩子眼中的光消失,保有她心中至纯至真、至善至美的那份成长力量。

当我不再是一名华德福家长,我的视野更加开阔。这种变化让我看到圈子以外的天地,让我欣喜地了解到更多不同层面的社会。

当我不再是一名华德福家长,我的内心更加有力量。这种变化让我对自己和孩子有了重新的认识,我需要更加坚定内心的信念,更加清晰自己的思想。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支持孩子在这个空间建设自己的界限和自由。

当我不再是一名华德福家长,我依然追求自我成长。这个成长不能是空中楼阁,而必须是实实在在的帮助。我需要来自自己内心最有力的支持,我需要面对我曾经害怕面对的一切。这种冲突需要我自己来化解掉,谁也帮不了我。

当我不再是一名华德福家长,我变得更加自由。华德福教育在中国的现状,让曾经的我必须要去全力支持学校的生存和发展,为了孩子能够继续接受这种教育。我曾经焦虑和各种担忧,导致家庭教育不能给到孩子更好的支持。现在看来,这是得不偿失,这便是我同意家庭作出转学决定的最主要原因。

……

当我不再是一名华德福家长,也不再是一名华德福老师,才可以这样分享这几年接触华德福的心路历程。正像孩子即将转学到公立学校之际,在最后一次家长会上我说的:第一,我家孩子转学到公立,并不代表我们否定华德福理念。这只是个别家庭的选择。第二,如果没有父母的支持,把孩子送到再好的学校也没有用(送给所有选择华德福教育的父母)。

对于华德福教育理念,我仍深信不疑。“了解自己,了解世界”是每一个人都在穷其一生的追求。施泰纳开创的人智学与中国的周易等传统文化不谋而合,大道相通。我会继续通过内心的修炼和艺术的体验,不断了解自己;通过体验和丰富人生,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个世界。父母,无疑也是教育工作者。我会以一个师者的要求去不断追求自我的成长,“引领孩子踏上自由之旅”。

虽然现在不能亲临课堂带给孩子们手工,但我对手工的热爱不会停止。就像最后一节课,我对孩子们说的,芦老师还会继续做手工,我们一起努力,让手工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在文章的最后,要真心的对所有老师,说一句:

您辛苦了!

因为您的慈悲大爱,孩子们才能快乐、健康的成长!

我看到光环在您头上闪耀,心中有爱,身姿挺拔!

节日快乐,所有祝福送给可爱的您!

【害羞的广告】我正在「黑暗传研学团」和朋友们讨论有趣的话题,你⼀起来吧?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