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讀書

《自由的哲學》中文連載:譯者前言

配圖:魯道夫 ·施泰納

當施泰納被Walter Stein問及:「千年之後,您的哪部著作還會繼續流傳?」他的回答是:「只有《自由的哲學》。」然後,他補充了一句:「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已包含在裡面了。如果有人能夠意識到我在這裡所描繪的自由的行為,那麼他就找到了人智學的完整內容。」

編者注:很多朋友一直期待著能閱讀中文版的《自由的哲學》,一直以來也都有熱愛此書的朋友們嘗試著對它進行翻譯。在今天這個陽光明媚的冬日,我們將開始連載由子葉工作室譯自德文的《自由的哲學》(專題頁面),與諸友共同閱讀、探索。如果您願意,請協助傳播;如果您喜歡,可以點文後的讚賞鏈接,請譯者喝杯咖啡或清茶。

特別說明:《自由的哲學》中文連載所有內容均由譯者授權發布,文字及PDF僅供學習,嚴禁轉載。

專題《自由的哲學》中文版連載
撰文:ChildLeaf Studio(子葉工作室)
時間:2016年12月14日

《自由的哲學》是本怎樣的書?

《自由的哲學》初版誕生於1894年,當年魯道夫•施泰納33歲,這是他寫的第四本著作。這一著作被視作他之後所發展的精神科學的方法論基礎。他自己曾說過,這本書以一種哲學的形式,隱性地包含了之後他所發展的、作為顯性表達的人智學所有內容。1922年,在一次談話中,當施泰納被Walter Stein問及:「千年之後,您的哪部著作還會繼續流傳?」他的回答是:「只有《自由的哲學》。」然後,他補充了一句:「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已包含在裡面了。如果有人能夠意識到我在這裡所描繪的自由的行為,那麼他就找到了人智學的完整內容。」

(施泰納1892年肖像畫,Otto Fröhlich作於魏瑪)

(施泰納1892年肖像畫,Otto Fröhlich作於魏瑪)

我們翻譯的是哪個版本?

除1894年的初版外,施泰納在1918年親自對該書進行了重新修訂。本中譯稿是由譯者從1918年修訂稿翻譯過來,這一版本也是該書目前被廣泛閱讀和學習的權威版本。翻譯過程中,在尊重作者德語原文的基礎上,譯者和校對都參考了Stebbing、Wilson、Lipson等譯者的英譯本。同時,幾年前常湧先生分享的自英文翻譯過來的幾章譯稿,也時常給譯者的遣字用詞提供諸多靈感。在此向常湧先生致以衷心的感謝。

在書名的翻譯中,英譯稿曾用過《自由的哲學》、《精神活動的哲學》和《直覺思考作為精神之路徑》這些名稱。本中譯稿根據德文書名「Die Philosophie der Freiheit」直譯為《自由的哲學》。同時,這本書還有兩個副標題,一個是「Grundzüge einer modernen Weltanschauung」,直譯過來的意思是「一個現代世界觀的基本點」;另一個是「Beobachtungs-Resultate nach naturwissenschaftlicher Methode」,直譯過來的意思是「用自然科學的方法得出的觀察結果」。

2016-12-15_115235

我們翻譯的態度是什麼?

在漫長的翻譯過程中,譯者秉持的基本態度,是希望能呈現作者原汁原味的寫作思路。譯者在多年學習該書的過程中發現,除了原著文本內容之外,施泰納表達他思想的結構和方式也深深影響著譯者。也許讀者會和譯者有類似的體驗,在初遇這樣的結構和方式時遭遇些許不適,但漸漸的,我們也許會發現,恰是這些「不適」會幫助到思考活動的展開。譯者猜想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德語國家能出那麼多哲學家的原因吧。

當然,在充分尊重原作內容和表達方式的基礎上,譯者也會盡量照顧到中文讀者的閱讀習慣,掃清不必要的障礙。不過譯者也保留了一些必要的障礙,等待大家共同去跨越。

限於譯者德文、中文方面有限的能力,還望讀者在翻譯的不妥之處反饋寶貴意見。鑒於本書的翻譯難度,譯者尚未完成整本書的翻譯,因此目前只能以特定的節奏,逐步分享譯稿,還望讀者理解。

關於翻譯的幾點說明:

1. 在譯稿每段段首都標註了一個數字編號。比如[108],表示的是第一章的第八自然段。通過該編號,中譯稿的自然段就與德文1918修訂稿一一形成對應,方便有需要的讀者對比學習。

2. 在本中譯稿中,譯者用「{ }」註明了德文中所提及的名稱,如哲學家人名,書名等,方便讀者查閱。在學術界,對於部分德語術語的翻譯,不同的譯者都曾使用不同的中文辭彙對應。因此,譯者也用該符號對部分術語和提法進行了德語原文的註明,方便有需要的讀者對應查詢。

3. 為方便讀者閱讀和理解,譯者也增加了一些注釋,以右上角標註提示。這些注釋非施泰納所加,僅供參考。

4. 文中「()」所包含的內容,為施泰納原著內容,並非譯者添加。

讚賞譯者

發起/參與討論

讀完此文,意猶未盡或者有話想說?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館坐坐,分享觀點尋找資源答疑解惑

【眾籌】為華德福社群的下一個未來,支持HiWaldorf重新出發!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