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被忽略的教育面向•守護感官

教育是一種生命(藝術)上的生動!因為感官變化著、起伏著,沒有片刻相同。因為感官,教師前一刻面對的孩子已經不同於下一刻面對的孩子;教師本身也是。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作者:陳琪瑩
撰文:2020年12月2日

人不是(無限裝載)知識/資訊的容器,人是個別、獨特的人!但我們的教育,很遺憾地,都在把我們變成盛裝知識的容器/罐頭,把「無限」拘泥成「有限」。

當教育只注重著「學過了什麼」,而不是「可以學什麼」、「正在學什麼」、「學到了什麼」,教育就是對孩子的戕害!

〔補充說明:當我們受到的(制式)教育愈多,我們的天份就愈被埋沒──天才無法被教導,只能被啟發(出來);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埋藏的天才!〕

教育是一種生命(藝術)上的生動!因為感官變化著、起伏著,沒有片刻相同。因為感官,教師前一刻面對的孩子已經不同於下一刻面對的孩子;教師本身也是。

也因為感官的覺受與需要,教育必須「真實」,無法以「虛擬/模擬/仿充」取代。當世界-環境被植入太多人造(性)、無法自然(性),我們的感官就開始扭曲、失序!

〔舉例說明:擴音器、數位錄音、手機等讓我們的聽覺不再習於柔聲與寧靜;人造的香精/香味/調味劑讓我們的嗅覺、味覺不知所措;充斥坊間的垃圾文學/語言也讓我們的語言覺失去了精準、慎重的力量。〕

感官需要外在世界「真實」的本質/特質。

〔補充說明:我們可以輕易在任何之中上癮/成癮,是因為我們與外在-世界失去了連結上應有的親密(情感也是一種觸碰,一種我們被外在-世界向內的觸碰)。〕

〔舉例說明:孩子的觸覺──觸覺其實引介著其他的神秘、未知,鼓勵著我們跨出自己探索──毀坏於一切講求「便利」、「省時省事」的環境,環境因此充斥著大量塑膠材質/製品,方便清潔與消毒,然而,塑膠製品被大量製造著,無法給出生命性的溫度/溫暖,更無法給出神秘性的邀請,物件只是物件而已;孩子的生命覺──生命覺以身心上的苦痛校正我們(的偏頗)、轉折我們(的生命)──毀坏於操控、獨斷、凌壓生命的醫療/醫藥系統(如:退燒、施打疫苗與濫用藥物/抗生素……),因為醫療/醫藥系統讓苦痛鈍化、弱化在我們的存在之外,讓我們無感、習慣與妥協在醫學暴力里。〕

感官作用在土、水、風、火的元素里,也讓外在世界以土、水、風、火的方式在我們內在(重新)創造/發生──當感官鈍化,人對世界-宇宙的創造也同時被阻礙了。

當外在感官刺激以排山倒海、天崩地裂之姿向孩子襲卷而來,孩子如何對付/因應?

繪畫是很好的(感官)統合治療:繪畫不只在視覺上,繪畫讓情感成為一體;色彩是心魂的味覺、溫感,顏料是心魂的嗅覺。

〔補充說明:繪畫中,年幼的孩子用清透的水彩,成人可以應用濃重的油畫或顏料。〕

感官有著兩極性,身質的感官呼應著靈質的感官:觸覺呼應著自我覺,生命覺呼應著思想覺,(自我)動覺呼應著語言覺,平衡覺呼應著聽覺;也因此,發展靈質感官,就能治療並平衡身質感官,反之亦然。

〔舉例說明:當我們真正傾聽著他人,我們的平衡覺也會開始微調起自己:傾聽的同時,我們也會模仿對方聲帶的動作,無聲地與對方一起說著,我們以內在的姿態應和著對方,我們的聆聽也包括了正確無誤地複述/說出對方講出的話,讓自己與對方(流動)在同一個水平;若非如此,語言會陷我們於深刻的不解與孤獨──語言可以契合,卻無法真正溝通/交流(要真正溝通/交流,就必須忘記語言本身);語言並不那麼傳遞著個人,語言只傳達著個人想藉由溝通說出來的(思想),因此片段而不精確/適切/完整。〕

當成人介入了孩子的教育/養育,就要讓自己的感官(恢復)平衡而敏銳:真的音樂、真的交談、真的言說、真的傾聽/諦聽……而不是權宜一時的敷衍與虛擬。

〔補充說明一:自我覺需要面對、挑戰自己(在存在上)最深的恐懼:對方(與自己)存在上未知的部份(恐懼其實很正常而健康,因為能促進自己在靈性上為自己勇敢)。]

〔補充說明二:當孩子被教導說出或背誦成人/過去的人「思想過的『思想』(言語)」,而不是學習如何自己去思想、去以語言組織出自己的思想,思想覺就會貧弱。思想需要(透過抑制自己的情感-生命)犧牲思想者自己,來形成全新的概念。〕

〔舉例說明一:思想覺失常,一是思想覺完全未被發展,資訊被(誤)當成了思想,人(被資訊掌控)因此幼稚到老;另一是即使發展了,也發展得非常自負/自我本位主義,追求著自我的成就,不惜踐踏、犧牲他人──生命中,最好的老師並不嘗試教導、灌輸我們什麼,反而允許我們空間為自己思索/思考;最好的老師開放、實驗著全部。〕

〔舉例說明二:現代的文化-社會鼓勵著假象的平等/齊平,認為每一個人都必須相像另一個人,無法自己;教育也以此為前提規劃、設計,我們必須讓自己成為社會的一員/成員/一分子,不(去)造次、逾越、叛逆,才是對社會的報答;但,文化-社會中重要的人並不是因為他們真的重要,而是因為他們勇於掌權與出頭,因此樣板成(重要人物的)典範,他們也不是真的自己……凡此種種,都讓人類的自我覺快速崩壞──我們的文化讓人縱容著自己,卻少了對其他真心的同理。〕

轉變社會,從教育開始,因為教育是社會(觀念形成)的根本:我們要走向人性的黎明,還是倒退回人性深不可測的晦暗-黑暗時代,端賴我們如何教育、如何計劃著教育。

感官的問題也是社會的問題,因為攸關著人類的進化/演進,不能再漠視、姑息!

真正的教育,知道所有的人都必須(被)教育,而且被正確而靈性地教育,沒有人能豁免;人要朝向自己的人性,而非機械性前進,而前進到人性的關鍵,就在(能)守護十二感官的教育里。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