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鲁道夫·施泰纳】童话的诗学(2)

我们今天的人类是以灵魂中完全清醒的状态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们从外在的刺激中获得感官的印象,然后用我们的智力,理性,情绪和意志力来对这些印象进行加工—–但这样的意识状态仅仅适合当今的时代。

编者注:先前我们刊发了郑岩翻译的施泰纳的讲座:《童话的解释(1)》《童话的解释(2)》,从今天开始我们继续来学习施泰纳关于童话的讲座,童话的诗学分三篇刊发,第一篇见此

本文由译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鲁道夫·施泰纳  译者:郑岩
时间:1913年2月,柏林

译者注:翻译的过程如此美妙,其中的体验远远超出阅读的过程。特此记录。

通过精神科学的研究可以发现,在灵魂的深处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发生。它就发生在人们进入睡眠的时刻。这时,人类的灵魂从感官世界,身体的四肢中退出,仅将物质身体留在这个物质—感官的世界。然后灵魂中会产生对其自身内在性的真正的觉知。在这个时刻,灵魂开始以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体验到在清醒状态时自身受到物质体的约束,因自身不得不和物质世界交织在一起而产生的内在的斗争。灵魂开始察觉自身在那个沉重的物质世界的变形,这样的状态压抑了灵魂的美德。在进入睡眠后,灵魂就仅和自己相处,在其周围无意识地弥漫着一种道德的氛围,这样的道德是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道德完全不同的。在我们的睡眠和醒来的过程中,当我们的灵魂离开物质体,就存在于一个完全的精神的世界。那个世界中除了其他的印象之外,正是弥漫着这样的道德的氛围。

我们不能说当我们醒来时灵魂中在睡眠时所发生的就会消失。精神科学可以展示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我们所有的时候都会做梦,而并不仅仅在我们认为会做梦的时候才做梦。实际上,我们的灵魂在任何时间都是充满了梦,但因为我们清醒的意识比我们梦境的意识要强烈的多,我们就无法注意到醒时灵魂的梦境。就像有强光存在的时候,一束微弱的光就像完全熄灭了一样,我们白天清醒的意识会熄灭那始终伴随它而存在的,我们灵魂深处的梦境。我们都处于梦境中,但我们几乎意识不到它。从那大量的,无意识的梦的经验中——这一类的经验远远多于我们醒时的知觉—-有时会有那么一些浮现出来,就像幽深的湖面泛起的一些水珠;这就是被我们所意识和察觉的梦境。但是这样无意识的梦境只有通过灵魂的精神性才能够被察觉。实际上,在灵魂的深处有很多的体验,正如我们无法觉知到,但在身体中确实发生的化学过程,在我们灵魂的无意识的范围中,也发生着多样的精神的体验。

就灵魂的深度我们可以谈得更多一些。我在演讲中经常强调,特别是在我的上一次讲座“拉斐尔的任务”中,我曾经提到,在地球进化的过程中,人类的精神生活已发生了完全的改变。当我们回溯人类历史的远古时期,我们发现古代人的灵魂生活和我们今日的完全不同。在过去的演讲中,我讲到了古代人类所具有的原始的洞察力——关于这一点我们以后还会讲更多。我们今天的人类是以灵魂中完全清醒的状态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们从外在的刺激中获得感官的印象,然后用我们的智力,理性,情绪和意志力来对这些印象进行加工—–但这样的意识状态仅仅适合当今的时代。这样的现代的意识是从古代早期的意识中发展而来,我们暂且用一个较为贴切的词“洞察”来称呼古代的意识。古代的人在清醒和睡眠的中间的意识状态下感受到精神世界的存在是非常平常的事。在古代,即使一个人对自己并不能够完全地察觉,也不会觉得我们所描述的在灵魂深处所发生的是全然得陌生或奇怪。

在古代,人们完全能够察觉到自身和外在的精神世界的联结。他可以看见自己的灵魂中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在那里发生的一切都和宇宙中存在的某种精神体(spiritual realities) 相关。他可以看见这些精神体在他灵魂中的活动,可以感觉到和这些精神灵魂和精神体( spirit-soul beings and realities ) 紧密相连。这就是人类原始的洞察力的一个特征。在古代,并非只有艺术家,而是很多的原始人都经常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我在下文就会进行描述,这种感觉在今天只有在非常特殊的状态下才能体会得到。

在我们的灵魂的深处,无比轻柔地存在着一种上文所说的灵魂的精神性体验,这样的体验还没有进入我们的意识。在我们白日的绝对清醒的意识中,也不可能察觉到它的存在。但它就存在于灵魂之中,就像物质器官经常能够感受到的饥饿,就像我们需要满足我们的饥饿感,我们也有一种需要去满足灵魂那微妙的渴望。

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才有一种冲动,要去接近我们所知道的童话或者神话。或者可能的话,如果一个人具有艺术家的天性,自己就会去创造类似的作品,尽管他会感觉到所有我们所使用的词藻在描述那样的经验时都会显得喧嚣而笨拙。就是在这样的时刻,童话的图景浮现出来。能够满足灵魂的渴望的正是这些童话的图景。在人类早期的进化中,人类的灵魂所具有的洞察力使他更能够接近其内在的精神体验;因此,经常地,生活在乡村的那些简单的人们能够比我们今天的人更清晰地感受到这种灵魂的渴望,这驱动着他们在富有创造力的灵魂生活中去寻找那可以滋养灵魂的图景。我们可以发现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童话都是作为民间传统而得以流传的。在古代,人类的灵魂还能感受到和精神存在的联结,多多少少能够体会到灵魂所经历的内在的斗争,即使他们并不理解这斗争的意义。灵魂将这一切编织成图景和意象,这些图景和意象和灵魂深处所发生的仅有不多的相似性。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童话中所发生的和灵魂中那深不可测的经验仍旧有着紧密的关联。

很明显——很多孩子也证明了这一点——孩子会经常地在自己的心中创造一个同盟或是朋友,他仅仅为这个孩子而存在,在来来去去间会始终陪伴在这孩子身边。可能每个人都会认识有这样看不见的精神朋友的孩子。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些看不见的伙伴,不管孩子在哪里都始终和他在一起,分享他的快乐和痛苦。然后,你就会看见有人过来,某个所谓的“聪明人”就会走来,他听到了孩子和他看不见的精神伙伴的交流,于是就想让孩子停止这样做,他会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对孩子的健康有益的事情——实际上这对孩子的感情生活来说有着极糟糕的影响。孩子会为他的精神朋友而难过,如果孩子就此怀疑自身的这样的精神性的体验,这样的难过就会变得非常沉重,会使孩子变得抑郁而苍白。这确实和人类灵魂深处的经验相关。

格林童话中有一个关于一个孩子和一个小青蛙的故事。一个小女孩让这只小青蛙从自己的碗中吃面包,喝牛奶。小青蛙只喝了牛奶。小女孩和这小青蛙谈话,就像和另一个人谈话一样。有一天,她说:“小东西,好好吃点面包渣吧”。孩子的妈妈听见了这对话,走到院子里,打死了那只小青蛙。从此孩子失去了她脸上的红晕,慢慢消瘦,最后死去。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我们灵魂深处所回响的某种氛围,它始终存在,而并不仅仅只是在我们生命的某些时刻才出现。不管我们是孩子还是成人,我们都可以辨识出这样的氛围,因为这就是我们人就具有的。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但并不理解它们。这种灵魂深处所带给我们的,但却进入不了我们的意识之中的体验,就像留连在我们舌尖上的味道。童话对于灵魂的作用就象有营养的食物对于全部感官的作用。去发现每个童话中所具有的深藏着的灵魂体验是非常诱人的事情。当然这会是长期而巨大的任务。因为世界各地每一个地方都有着大量的童话。然而,我们来讨论其中的几个童话就能够对所有童话的理解提供一些基本的思路。当然,这几个童话必须是真正的童话。

我们来看格林童话中的一则“古怪的姓” .一个磨坊主说他的女儿可以把稻草纺成金子,于是国王就把这女孩带到他的城堡中来看个究竟。女孩来到国王的城堡,被关在一个房间,身边是一捆的稻草。“她坐在那儿,整个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开始哭起来。突然一个小矮人出现了,这小人说:“如果我替你把稻草纺成金子,你会给我什么?”这女孩就把自己的项链给了他。第二天早晨,国王觉得非常惊讶,也非常高兴,但他却想要更多的金子。这回,女孩被锁在另一个房间,房间了堆了更多的稻草。小人又出现了,仍旧问:“如果我替你把稻草纺成金子,你会给我什么?”她就把戒指给了他。到了早晨,所有的稻草都被纺成了闪闪发亮的金子。可是国王仍不满足。小矮人又来了,这回女孩再没什么可以给他的了。“那么答应我,如果你成为了皇后,你就得把你的第一个孩子给我”这小矮人说。女孩答应了。一年以后,女孩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小矮人就来提醒王后当初的承诺。女孩请求小矮人再等等“我三天以后把孩子给你”。小矮人说:“三天以后,如果你能知道我的名字,你就可以留下这孩子”。磨坊主的女儿把这消息广为传播,她去寻找每一个存在的名字,和每一个可能是小矮子的名字。终于,在猜错了几次之后,她叫出了这小矮子的名字“Rumpelstiltskin ”

没有其他的艺术形式能够像童话这样,让我们洞悉到人类的深层的灵魂体验,但同样能够用它单纯的图景,给予我们最深的内在的愉悦。我们可以再做一次无趣但却精确的比较,我们在了解食物的化学结构外,仍旧能享受到食用食物时的愉悦。就像内在的深层的灵魂体验,能够被感受到,但却无法被理解,而正是这样的感受在童话中以图景的方式呈现出来。

我们的灵魂,即这个故事中磨坊主的女儿,始终是孤独的。不管是在醒来还是睡去的生命中,即使这灵魂已寄居于我们的体内,这灵魂始终感觉到(但是在无意识中)它对置身其中的世界的强烈的反感。她感受到(但并不能理解)她自身永不终止的任务,即她终究要前往那精神的神圣之境。

相比自然的力量,灵魂知道自身具有其它不太重要的能力。自然是具有力量的魔法师,可以在转瞬间将物体转化—–灵魂也想具有这样的能力,成为这样的魔法师。

在每天的意识中,人可以带着尊严地屈服于人类和万能的自然精神之间的差异。但在灵魂深处,情况就不那么简单了。如果不能够确认在她自身的意识存在中,还有更深层的另一种存在,一种她始终可以信赖的存在,灵魂就会感到不安。这存在可以这样来描述:

你,灵魂,还处于这样一种不完美的阶段。但在你其中还具有另一种实在(entity )。它远比你智慧,它可以帮助你完成最困难的任务,给你得以升腾的羽翼,赐予你广阔的视野,可以看向那无尽的未来。有一天,你终会完成那不可能的,因为在你之内有比你所能了解的自身要伟大得多的实在(entity ).如果你能和它达成同盟,它将是你一个忠实的协助者。但是你必须能够对你自身之内这样一种存在,一种比你智慧得多,聪明得多,有能力得多的存在形成一个概念。

当你尝试着想象这灵魂中的对话,这和更有能力的那部分灵魂的对话,想象一下磨坊主的女儿在不能把稻草纺成金子时和在发现了小矮人这个忠实的协助者时所体验到的,你就可以捕捉到这则童话的精妙之处。即便我们知道了这个故事源起于我们灵魂的深远之处,却仍旧不能够吹散这些图景所散发的芳香的气息。让我们再来看另一个故事。请原谅我如果这则故事带有某些个人色彩,这故事并不意在指涉个人。如果我增加一段小小的个人的说明就会更清楚些。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