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鲁道夫·施泰纳】童话的诗学(1)

童话所要表达的并非一个人生活中的某一特别的境遇,不是生命特定的某一部分,而是和人类共同的经验交织在一起的,和整个人类相关的普遍的真理。童话所描述的是深植于每个人的灵魂中,代表着无论男女的从童年到中年甚至老年的普遍经验。

编者注:先前我们刊发了郑岩翻译的施泰纳的讲座:《童话的解释(1)》《童话的解释(2)》,从今天开始我们继续来学习施泰纳关于童话的讲座,童话的诗学分三篇刊发。

本文由译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鲁道夫·施泰纳  译者:郑岩
时间:1913年2月,柏林

从精神科学的角度来谈论童话有些冒险,原因如下:

首先,这个主题确实困难,因为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童话的所具有的品质来源于人的灵魂深处。我经常谈论精神科学的方法,运用这样的方法,我们必须经过漫长的,迂回的道路才能够寻找到童话的源泉所在。但我们很少怀疑那源泉存在的深度,正是从那里,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那些真正的,具有魔力的童话才得以产生。

其次,正是因为童话具有某种神奇的魔力,人们才会对它们产生强烈的感受。研究这些童话,尝试着运用自己的某种观点来解释它们,这些无疑地会破坏童话所具有的鲜活的,原初的魅力,甚至是童话通篇的品质。我们经常说对诗的解释和评论会破坏诗本身所给予我们的直接的,生动的艺术印象,而我们所希望获得的正是诗本身带给我们的感受。这一点在尝试阐述童话的诗学时体现得更加明显。童话来自于某个民族或个体灵魂的深不可测的幽冥深处,它们更加具有无穷微妙的和令人困惑的品质。童话的力量充满原初性,它穿透我们坚固的判断,就像将一朵花撕扯成一瓣一瓣。

然而,精神研究发现人们有可能去了解那些童话得以产生的灵魂基础。探寻这个灵魂的基础就可以既获得对童话的理解,又能够避免破化童话自身的品质。仅仅是找出人类灵魂深处里童话产生的源泉,我们就可以完全确信,精神科学对于童话的解释会以无比轻柔的方式碰触这一领域,而不会对其造成伤害。与这样的考察方式相反的是,产生童话的人类灵魂的深处是如此具有创造力,如此鲜活和个性化,每个人都只能够采用童话自身的形式对其进行讨论,其他的形式都不能描述出那个深藏的源泉。

举例来说,歌德采用艺术家的方式来探寻生命的奥秘和源泉,他在试图揭示童话所呈现的人类灵魂最深层的视野时,就不会讨论童话的修辞,也不会破化童话鲜活的生机。一旦他捕捉到那个视野的图景,对他来说,就会自然而然地采用童话的形式来对其进行描述。在他所著的“绿蛇和美丽的莉莉”一文中,歌德尝试着以他自己的方式去表达那非凡的灵魂体验,那样的体验席勒在他的著作“人类的美学教育”中,则是通过一种更为抽象,更为哲学的形式表达出来。

童话所具有的魔力使我们相信对它的理解和解释可能永远都不会破化它自身的创造性;用精神研究的成果深入童话产生的源泉意味着去发现非同寻常的意义。如果任由我来谈论童话,我会进行很多次的演讲。今天,我只能简单概要地讲述这一研究的成果。

艺术产生于人类灵魂的深处。一个人如果试图去探索童话中的精神世界,就会发现在人类灵魂中产生童话的地方要远远深远于其他艺术产生的地方,例如,最激动人心的悲剧。在悲剧中,诗人向我们呈现人类灵魂所经历的巨大的命运的力量,这力量既成就人,又粉碎人。命运是悲剧中考验和震惊的因源。我们发现在悲剧中那些交织又松开的命运的锁链多多少少就是个体在面对外在世界时所不得不承受的。不管情况多么复杂,不管要花费多大的努力才能够进入个体灵魂的独特性,如果我们足够敏感,就总是有可能识别生活对于灵魂的影响。我们感觉到,悲剧,呈现了个体是如何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和生活的情境相交织在一起。

然而,童话的源泉远要比悲剧复杂和深远。仅从一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感觉到,悲剧,以及其他艺术创造,都涉及一个个体在生命中的某个时期,在某一时代,置身于某种困境。我们理所当然地体验着悲剧对我们的影响,因为人们会将自身的经验带入体验的过程;我们认识到我们所必须理解的是个体的人的独特的命运。在这里,和在其他艺术类别中一样,我们所遭遇的是一个特定的,被环境所限的生命范围。

但当我们涉及到童话时,情形就完全不同了。童话对于我们的灵魂的影响是自然而然的,最基础的,因此是无意识的。但我们试着对它产生某种感情时,我们发现童话所要表达的并非一个人生活中的某一特别的境遇,不是生命特定的某一部分,而是和人类共同的经验交织在一起的,和整个人类相关的普遍的真理。童话所描述的是深植于每个人的灵魂中,代表着无论男女的从童年到中年甚至老年的普遍经验。

童话描述了我们灵魂最深处的经验,即使那是以一种明快的,轻松的以及图景的方式来进行描绘。从童话中所获得的艺术享受,是和内在灵魂的经验相呼应的。可以用一个大胆的比较来描述这样的体验,舌尖会体会到食物美味,而身体其它部位却在进行着隐藏而复杂的过程来完成对身体器官的滋养。在味觉的愉悦之后发生的身体的活动是对我们的观察和理解来说并不明显的过程。这两者起初看起来彼此并不相关,没有人会在享受美食的时候,会说这些食物将怎样地用于身体的生命过程。这正如同我们在阅读童话时的经验,我们体验到阅读的快乐,但与此同时,在灵魂深处也在无意识地发生着什么。在那里童话以其本质倾泻而出,满足着灵魂对它的渴求。正如我们的身体需要营养物质来在各器官循环,灵魂也需要童话这一物质在其精神的血管中流淌。

运用我在自己的书中所描述的途径去获得高等世界的知识时,你可以发现,在有关精神方面的知识的某一个水平上,在灵魂深处精神过程在无意识地发生着。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只有当这样的精神过程以温柔的梦境浮现,被我们清醒时的意识所捕捉时,我们才能够察觉我们内在灵魂中的精神冲动。偶尔,我们在某一个醒来的时刻也会认识到:你是从某一个精神世界苏醒,在那里,存在着思想,意图;在那里,在你的存在无法企及的深处,有着某种和日常的经历相同的事件正在发生;在那里所发生的,是你的存在的紧密相连的一部分,但却完全地隐藏于你清醒的,日常生活之下。

这是在精神研究者身上经常会发生的情景,即使他在精神研究的过程中已经能够体验到精神体和精神事件的存在和发生,这样的情景仍旧会发生。不管他修炼到怎样高深的境界,他都会一遍遍地来到那个深深的,无意识的世界的边缘,从这个世界中涌现出和他自身相关的精神冲动。当他凝视这些冲动时,它们就像眼前的海市蜃楼,但并不会将其淹没。

当一个人审视人类灵魂中那深不可测的精神世界时,这样特别的体验就会发生。人们容易追踪和理解灵魂中某些私人的经验,例如,情感的冲突,以及在艺术中,在悲剧中得到呈现的个体的经验。但远比这困难的是人类普遍的灵魂中的冲突,这些冲突在我们的日常的生活中简直不能想象它们的存在,然而却是在我们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会经历和发生的。

有一种日常的意识无法察觉,只有通过精神研究才能发现的冲突:我们每天醒来,灵魂就离开了在睡眠时所置身的世界,进入人的物质身体。就像我说的,对这一点,我们一般毫无所知,然而,每一个清晨,我们的灵魂都在进行着一场战斗,对此精神研究者们也仅能稍稍窥见:这是单个的,孤独的人类灵魂和巨大的自然力量相遇时发生的战斗。当我们面对自然界的雷霆,闪电的巨大力量时,我们多多少少都会体验到人类的无助。在清晨醒来那一刻,我们灵魂发生着无意识的战斗,即它不得不和一个纯粹的物质身体相联结。自然界的巨大力量和这一刻相比简直不算什么。灵魂需要物质体的器官,它需要使用受自然法则支配的身体的感官,也需要使用具有自然的力量的四肢。在灵魂中有一种渴望,渴望深深地进入这个物质身体所处的全然的自然的状态。这样的渴望在每一次醒来时都能够获得满足,但也是在这一刻,灵魂产生一种退缩,是在面对这个和自然相关的物质体和自身的永久性的对立时所产生的一种全然的无助。这听起来很奇怪,这样的每日的战斗发生在我们灵魂的深处—但又完全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发生的。灵魂并不知道每一个清晨自己所要经历的,但灵魂却被这战争所困,这也决定了它的特性和每个个体的性格?


继续阅读:【鲁道夫·施泰纳】童话的诗学(2)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