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姥百合的赌咒——山田班简讯之九

IF

目前我深感困惑的是,在中国实践华德福教育,开设的课程需要同时兼顾中西文化,比如按照华德福的课程,我们有优律司美、湿水彩、手工,按照中国文化的传承,我们有武术、书法,另外,我觉得园艺很重要,我们每周有一节。此外还有音乐课、英语课,还有不定期的泥塑、散步、食育。每门课都能说出一大堆的重要性。

撰文:2015年5月6日 博客:网址

学校从5月1日至17日放春假,我也回到了父母的家里。

这三周是数学版块。4月下旬,由于学校部分老师去日本参加亚洲华德福教育大会,每周的课程有些变动。

户外活动

每周三下午我们带孩子们外出,有一次去了莲塘村。一年级时,我们常去那片农田玩耍,秋天能看到农民收获稻谷、红薯等,春天能看到插秧和青青的水田。学校附近的农田,主要种植经济作物,比如草莓,根本看不到稻谷的种植。我们快有一年没有去莲塘了,那片农田可有变化?

当我们再次来到莲塘村,孩子们迫不及待地要分组活动,我让5位女孩一组,她们自己决定去哪,其他男孩分为3组,每组一个大人。孩子们跑来跑去,最后4组孩子又汇合在一处。男孩们脱了鞋,在水沟里玩水。我感觉他们超乎寻常的高兴,也许好久没有集体外出?也许是旧地重游,唤起一种久违的亲切感?也许是满眼秧苗青青,赏心悦目?

莲塘村离学校开车大约15分钟的路程。平时家长也可以带孩子来玩,可是家长说,周末几个孩子相约,不如班级外出好玩。多一些的孩子,更能玩起来。

daotian第二次周三下午外出,选择去爬山。以往爬山,走一会休息一会,边玩边走,孩子们比较悠闲。这次我在前面带路,想让孩子多些运动量。每当看到后面的人离得太远,我就停下休息,等最后一位老师出现了,继续出发。这天下午比较闷热,孩子们满头是汗,背后的衣服都湿了,水杯里的水很快就喝完了,我带的水也很快就分完。有孩子说太累了,但没有一个孩子停下来不走,即便是女孩子也毫不示弱。

下山后,路旁有山上流下的溪水,我和孩子们脱了鞋,在凉凉的溪水里玩耍。4月底的山泉水仍有些些寒凉,孩子们玩了大约15分钟。回家后,我嘱咐家长要给孩子喝生姜红糖水、用热水泡脚。我担心孩子因为玩水而生病。还好,第二天所有孩子都来上学了。

周一下午的优律诗美课暂停2周,改为食育课。我请了木欢的妈妈带孩子们做了二次艾叶糍粑。学校附近的田野就能采集到艾叶,由于需要提前一天准备,孩子没有参与艾叶的采集。不过,蒸糍粑时垫在下面的芭蕉叶,是孩子们自己采集、裁剪的。

做糍粑时,我提前讲好规则,不能对着面团说话,实在需要说话,把头侧向一边,而且只能讲和食物有关的内容。全班分成2组,一组食育,一组园艺。结果每组孩子都能做到安静地专注于手上的工作。第二组还没有做完,第一组园艺课结束,走进餐厅的个别孩子大声说话,第二组一位平时爱说话的男孩子说:“好吵啊!”安静专注于工作,孩子的内心得到满足。很多时候,不是孩子不愿意安静,而是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自控能力,因此需要老师的帮助。

有的孩子做的糍粑是圆团形状,有的孩子捏出各种造型,有“盘古开天地”、“宝塔”、“青蛙”等。

体验水墨画

我们班是一年级下学期开设书法课的,至今有一年多的时间。一位国外的华德福老师看到我们班的书法课,使用黑色墨汁在白色的纸上书写,他觉得最好要到七年级才开始。当然他也承认不懂中国文化,只是一种感觉。

几年前,我在北京,听见有家长问一位书法家,孩子多大开始学习毛笔字,书法家认为,小孩子4岁就可以拿起毛笔在报纸上涂抹。生活在中国的人,对于孩子学习书法,没有明确的年龄限制。而在西方的华德福教育的观念里,却认为黑色不适合小学阶段的孩子。

在中国实践华德福教育,就会遇到能否用铅笔和毛笔写字的问题。不少中国实践华德福的老师们认为,至少要到三年级才开始写毛笔字,我还是坚持一年级下半学期就请老师开设书法课。我觉得我们不能完全照搬西方华德福对黑色的观点。

有的老师认为既然黑色对孩子不好,就用红色的颜料代替黑色的墨汁,来让孩子写毛笔字。看到红色的毛笔字,我有种怪怪的感觉。这种做法,毁了黑白对比才能产生出来的美感和独特的文化体验。色彩有色彩的魅力,赏心悦目。可是黑色却能带来沉静和单纯之美。

周二的下午,请一位家长上了二次中国的水墨画。孩子们非常享受画水墨画的整个过程,他们充满兴趣用黑色的墨创作出一幅生动的画。有的家长告诉我,孩子回家还和妈妈分享,觉得很高兴。

第一次尝试画了荷花,第二次尝试画了枝头小鸟。

shuimo

水墨画是先画线条,再泼墨。我想中国的水墨画,还是按照传统的教学方式。就好象武术课,没有所谓的用华德福方式教中国传统的武术,也没有华德福方式教书法。如果有的话,就不是纯粹的传统武术和书法了。如何教书法、武术,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参考华德福对儿童的认识,老师们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我还是坚持这样的想法,华德福教育的创始人斯坦纳是针对西方文化过于抽象逻辑而提出的一套理论,而我们中国的文化恰恰是整体的、诗意的、朦胧的,缺少清晰的逻辑思维。黑色的墨汁和画线条不会过早唤醒孩子的智性。

面对现代社会的色彩缤纷,眼耳鼻舌被过度诱惑和刺激,适度的回归传统的简单朴素,对孩子的成长,我相信是有益的。

我在网上看了台湾道禾书院的创办人曾国俊的演讲和采访,他有20多年办学的经历,目的就是寻找到属于这片土地的教育。目前我深感困惑的是,在中国实践华德福教育,开设的课程需要同时兼顾中西文化,比如按照华德福的课程,我们有优律司美、湿水彩、手工,按照中国文化的传承,我们有武术、书法,另外,我觉得园艺很重要,我们每周有一节。此外还有音乐课、英语课,还有不定期的泥塑、散步、食育。每门课都能说出一大堆的重要性。

姥百合的诅咒

从三月下旬开始,几乎每天读完《三字经》后,我都会结合所读的内容,讲讲其中的故事。讲到“昔仲尼,师项橐”时,有关孔子,我只讲过学琴的故事,需要先铺垫一下孔子的圣人形象,这样才有助于孩子们理解为什么孔子向7岁的项橐学习很了不起。

从“昔仲尼,师项橐,古圣贤,尚勤学。”到“唐刘晏,方七岁,举神童,作正字。”涉及到的人物故事讲了将近20个,一个没少。主要的用意是鼓励孩子珍惜时间、发愤学习。我没有讲历史故事。

4月30日我们把《三字经》读完了。起先我准备接着读《千字文》,但里面的用字比较生僻。最近,我把《弟子规》拿出来重读,觉得这正是孩子目前需要的内容。

读过《为孩子立界限》和《用于管教》,再回头读《弟子规》,我感觉中外的传统在教育孩子方面,有相同之处,先学会做人,也就是学习做人的规矩,这是在为孩子的一生培养良好的品德基础。

放学前讲的故事有:日本民间故事《桃太郎》、《姥百合的诅咒》、英国民间故事《金秋》,老舍先生写的《小白鼠》、蒙古民间故事《勇士》 。我读了2遍《小白鼠》,然后作为阅读课本发给孩子们,我们又一起读了三遍,最后让孩子们带回家保管好。

其中《姥百合的诅咒》和《金球》是一年级讲过的故事。

姥百合的诅咒

我和丈夫曾经过着非常贫穷的生活。

丈夫去打猎但常常是空手而回,我种地经常是颗粒无收。我们两人的衣服改装自同一件和服,丈夫穿的是膝盖以上的部分,膝盖稍微靠下的部分归我所有。有一天,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我怀着“抓把野草也会啃几口”的心情从家里出来,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正在这时,从山上和海上各飞来一只乌鸦,落在了头顶的树枝上。因为懂一点鸟语,我听到了他们这样的一番对话。山上的乌鸦先开口问道,

“海上来的伙计,海边阿依努族的人们生活得还不错吧?”

海上来的乌鸦回答道:“是的,大家都挺好的。山上阿依努族的人们怎么样呀?”

“哎呀,别提了。村长是多么了不起一个人呀,却不幸染上了重病。说不定明天就会离开人世呢,村里人急得团团转,但谁也没有救命好的办法。”山上的乌鸦说道。

“这是因为冒犯了野原的神灵”,海上来的乌鸦打开了话匣子。“其实,因为听到了神仙们的谈话,所以我才知道生病的原因。村长夫人虽说是个勤快的人,但就是有点儿贪心,采摘姥百合时总是连根拔起,连最小的也不放过。这样一来,野原神也就没了采食的地方。因此,发怒的神灵才让村长患病。如果像这样下去,村长夫人也会被杀死。而人类还不知道这些事情。”海上乌鸦露出了非常遗憾的表情,山上来的乌鸦也不住地点头。(译者注:姥百合是一种生长于北海道等地的植物。因为开花时叶子会脱落,而在日语中,“叶”和“牙”的发音相同,故而这种花被比拟为牙齿脱落的老奶奶,因此得名。当地人取其球茎碾碎,放于水中沉淀,取其淀粉干燥后保存或者做成圆盘状的团子。)

“明白了,阿依努人如果知道这件事,制作阿依乌(译者注:阿依努族人用柳木等制成的敬神器具)并拜一拜,向神灵谢罪,村长的病应该能够好起来。”

我连忙跑回家里,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丈夫。他听了以后对我说,“那就赶紧去村长家告诉他们这件事吧!因为是你亲耳听到的,还是由你来说吧。再说你的衣服也比我的好。我在外边等着你。”

于是,我们两人来到村长家,从里边出来的人打量了我们一眼,轻蔑地说,“这儿可不是你们这些穷鬼来的地方。”没有让我们进去。但是,我还是解释道,“我们有重要的事要向村长报告,没准儿能治他的病呢。”总算被允许进去了。我把从乌鸦那里听到的话说了一篇,并恳求说,“请按照它们的话做吧,也好平息一下野原神的怒气。”

很快,村长家里做好了阿依乌。大家一边拜神,一边祷告:“尊敬的野原神呀,我们再也不敢滥采滥摘了,求您消消气吧。”没过一会儿,村长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又恢复了健康。村长夫人还有其他的人,都从内心感谢神灵,大家高兴得不得了。

我们也从村长家里领到了很多热腾腾的衣服和食物。从此,我经常给别人说:“在山上和野外采摘食物的时候,一定不要赶尽杀绝,要多少留一点。因为神仙和人一样,也要靠吃东西活着。”这些话我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讲着,到老也从未中断。

这就是一个阿依努人讲的故事。

说明:众所周知,近代以前,阿依努族人一直靠野外采集和渔猎为生。他们对大自然非常敬畏,希望能与山野以及海里的生物和谐共处。因此,过度的采集和捕杀会被认为是罪过。在自然界生长的姥百合,不仅作为生命更作为“野原的神”而备受尊崇,过度采集他们的人,就是对神的冒犯,会遭到神的惩罚而病疴缠身。所以,如果得了这种病,是可以通过对原野之神虔诚的膜拜而获得痊愈的。

(译自日文版稻田浩二、稻田和子《日本民间故事百篇》(2003年版),第25-27页 翻译:李东坡)

由于这个故事是用第一人称讲述的,讲完后,有孩子以为故事中的“我”是我。我没有明确告诉孩子不是我的经历。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可以一讲再讲。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