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如何呵护幼小生命的成长

编者注:本文是刊发在《中国教育报》(2009年1月15日版)上的一篇系列文章,共由四篇构成。四位作者从不同的视角去分享自己对华德福教育的感受,真实而鲜活。虽然已过去多年,华德福教育在中国的发展也已经今非其比,但是对于刚刚接触华德福的家长来说,仍然值得一读。

作者:胥茜、滕瑾、岳涓、吴蓓
原载:《中国教育报》(2009年1月15日版)

编者按:

1919 年,鲁道夫·斯坦纳在德国创办了第一所华德福学校,2004 年中国第一所华德福学校在四川成都诞生,短短几年的时光相对于华德福教育已经走过的近90 年旅程,着实显得年轻稚嫩。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会听到这样的讨论:早读书、早识字符合孩子的成长规律吗?需要用什么样的教育来装点孩子的童年?给孩子的生活强加一些节律是否必要?

一直以来,华德福教育试图对诸如此类的问题作出圆满的回答,实际的问题是,关心这些问题的人士是否从华德福在中国的表现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我与华德福不得不说的故事

本报记者 胥茜

第一次听说华德福是在 2005 年。朋友从北京打来电话:“我要到成都采访一所学校,叫华德福。”几天后,怀孕3 个月的我随她去采访,第一次见识了传说中的成都华德福学校,也是中国第一家华德福学校。

第一次接触,留下好感

很偏远的地段、很简陋的校舍、很稀少的学生,但有几件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小学数学课,让孩子跟着厨房工作人员去买菜,在一分一厘的讨价还价中进行真实的计算。语文课上,创办者黄晓星从国外回来的大女儿几乎没有安静过,中英文夹杂地吵闹于课堂,当堂授课教师李泽武一直轻松应对,笑容可掬。劳动课上,孩子们跑到学校后院的菜园子,边劳动边玩耍,当时正值春寒料峭,孩子们个个儿玩得小脸儿红扑扑的。

【广而告之】我们在做一件很小的大事——建一份华德福社群的活动清单

还有一件事,我亲眼看见一位母亲送小孩到门口,母子俩缠绵告别,耗时约半小时。孩子轻轻啜泣,母亲和颜相劝。这位母亲来自沿海一座城市,她研究了成都华德福学校的所有资料后,当即辞去公职,离开家乡,一个人带着儿子到了成都,寄居在华德福学校内,全心全意陪护孩子的成长。

关于华德福教育,我是这样理解的:一种提倡自然成长、自由学习的教育。他们认为:“幼儿期不应是一个匆匆而过的人生步骤,而是一个需要按照其自身规律被充分体验的重要阶段。”

他们要让孩子在自然的环境中真实地度过、自由地成长。

转眼间,我的孩子要读幼儿园了。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选择就是华德福学校。跟老公商讨,还想邀他同去参观学校,他的态度是:“不看也知道肯定是个好地方,但那是一个小众的乐园。

如果孩子今后要走大众道路的话,不去也罢,只要拥有一些教育理念就好了。”

第二次见面,加深好感

我怎能死心,2007 年底又一次去了华德福学校。一进去,发现地盘扩大了,还修了新房子。巧的是走到门口便遇上了上次语文课见过的李泽武。他带我看了幼儿园,孩子们正午睡起来,趴在窗台上直叫“妈妈”,一个女人一个劲儿地答应着,一面又把刚烤好的蛋糕往盘里装。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整齐的小雨靴和小雨披,不用说,这是让孩子们在雨天行走所需的装备。那天,小学高年级的孩子们还在修砌一间屋子,几个男孩女孩身上、脸上都沾满了泥,干得热火朝天。看见这些,我想到一个在华德福学校当志愿者的女孩写的文章:“秋天,与孩子们一起外出郊游,捡树叶点起火来烤东西吃。在自然的韵味中,孩子们认识了落叶,认识了秋天。”

告别了李泽武,随后我又见了创办者之一的张俐,和她交谈后,我得到了以下信息:经过两年多的经营,华德福学校变俏了,不是想读就能读,得排队。华德福对孩子不挑剔,但挑剔家长,要跟家长面谈,看是否有同样的教育思路与理念。还有一个最实际的问题:学校只有一辆校车,早上不接,只负责下午送,但线路范围很窄,张俐建议不是万不得已,不要让孩子坐校车。如果我要让孩子来,早晨难免要负责送到学校,对于我们目前的情况,这无疑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