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给华德福学校家长的演讲1919.8.31(四之三)

就像我们应该让自己熟悉对人类天性的理解,我们也应该渐渐把这间学校带到一个境地——孩子们都开心地来上学,孩子们喜欢来学校。我们不想追求任何不自然的事物。

本文由“三元生活实践社”授权本站刊发,严谨转载

出自:鲁道夫‧施泰纳1919.8.31于斯图加特
中译:陈脩平
原载三元生活实践社

(三)真正的教育是使身、心、灵获得根本的自由与独立

我们不能只是肤浅地说:“我们想要教育人类。”更健全的方式是我们首先谦卑而诚实地问自己:“人类是怎样的存在?而这存在如何呈现在成长中的人身上?”;我们不是去问政治或产业的领导者:“我们应如何教育人们,以使他们在社会上取得地位?”;我们也不是问:“政府机关要求我们教什么,以使人们可以符合国家对公民的要求?”不,我们的问题朝向人性的普遍、一致性本质及其需求。是的,各位看到,在这方面,旧有的社会情况与朝向未来、更加人性、更符合社会性的要求之间是冲突的。

今日,国家在特定年纪时接管了成长中的人——孩童。国家想在更早的年纪接手管教,但是年幼的孩子需要把屎把尿等,这些脏污的工作和身体照顾是国家处理不来的。国家把一段时间内的养育和照顾工作交给父母。等到孩子长到够大、不再需要清理那些脏污时,国家就接手并独断地决定要灌输给孩子什么。当然,国家灌输给孩子只是那些职场需要的养成教育,国家在人民身上遂行自己的意志。人们甚至到成年之后还相当满意自己一路以来所受的培养和教育。国家告诉人民:“各位会有终生职的工作,当你们不再能工作时,也会得到退休俸的保证。”退休这个概念是某些领导阶层的人视为理所当然的。由国家主掌教育的角度来看,他们预期人们要届龄退休。这些人也预期国家要透过宗教课程的老师来照料人民的心灵,人们的心魂不需要做什么,因为教堂会帮大家做完需要的工作。他们预期教会能提供死后所谓的“心灵退隐、幽居”之地。今日,每个人就是如此期待别人会帮自己做完所有的事。这是完全走偏了的、完全错误的教育所致之结果。

真正的教育照料的是使人们的身、心、灵获得根本的自由与独立。真正的教育照料的是让人们走入生命。各位以为若去问人们:他觉得自己应该得到怎样的教养?若我们去探询人类的本质和人类的存有,我们会得到不切实际的答案吗?不,刚好相反!事实上,我们那样做是在教育人们强有力地活着、挺进生命中。在文法学校里,我们教育的人们在未来会通晓更多外在世界、实际生活所需要的事情。这些人会学习思考,这些人会学习正确地感受,这些人会学习恰当地运用自身的意志。我们想引入所有这些,让真理和力量来主宰,而不是让这句话——“我们应该正确地养育孩子”——空泛地飘在教育现场里。我们应该让孩子成为真正的人!

要创造更好的社会条件,外在环境需要许多配合。华德福学校要为这栋美丽的建筑奠下基石,也需要许多因缘的聚合。若各位在内心之中找到意义并且真切地说:“我们想要为未来的教育系统开疆辟土,成为先锋。我们是第一批把孩子送来这儿接受教育的父母,在这样的意义下,我们成为先锋,我们把孩子交托在这未来的教育系统里,为着新的社会生活而努力。我们不相信一些外在的改变就能带来更好的社会,而是改变必须发生在科学、艺术、教育的核心里,才能实现人们所期盼的人性化条件,我们秉持此信念而成为这条道路上的先锋。”这会是一幅多么美的图像啊。

现在的人们如何想像事情是怎么形成的?社会化是应该的,但是大多数人即使是很诚恳地谈到社会化时,他们想着:“我们已经有大学了,大学里在谈的事情都是对的。或许我们需要稍微调整一下大学教授在外面社会里的地位,但科学本身是不容置疑的。”中学、高中、贸易学校等——人们并不认为外在生活是从这些学校里造就出来的。但是这些学校教育出来的人创造了外在生活。人们至多想着,我们应该把现在初等教育的做法调整一下。人们若说“必须提供免费的教育”,那是自我欺骗。我想知道事实上要怎么能做到这件事。这只是自我欺骗,因为教育一定是有成本的,我们需要支付那成本。它不可能是不费代价的,只有透过租税或其他做法的欺骗才有可能做到。人们创造出这样的说法,在实际上是毫无根据的。

人们认为要在组织的这边或那边做些改变。我们必须由上到下推动基本的变革。我们需要不同的师资培训、在学校里注入另一股精神、甚至另一种爱,不同于现代复杂的教育体制和教职员所带进学校的。不幸的是,太少人做如是想。若各位在这件事情上成为先锋,若各位认同为了更好的人类未来,我们必须革新教育系统,若各位带着爱心、关怀、理解参与这样的变革,就是对全人类的重大奉献。各位越想参与、越关心华德福学校里发生的事,教职员团队就能越好地与各位一同工作,各位的孩子就会得到越好的发展与祝福,而这也是未来全体人类的发展与祝福——至少在我们可以预见的范围内。

人们可以独自一人发展出一些理念,也可以写下这些高见。这些想法可能美丽深刻,令人喜悦。是的,人们可以单独发想抽象的理念。但是,要付诸实行的理念,像我们这个新的教育系统,我们需要来自世界的理解。特别是想要送孩子来华德福学校的家长必须认识我们的理念。

莫特先生谈到他的责任,他说的没错。我们肩上的这份责任其实还要超过更多。我们在筹备这间学校时,都意识到了这份责任,我们也会一直记着这份责任。建立华德福学校的理想是激进的,当我们朝着理想工作时,这份责任感一直在心上。扛起这个理想,我们就必须去打破最广层面上的各种偏见。现在,要知道如何适当地教育孩子,特别是在文法学校里,真的是很不容易。空洞化的口号造成了大混乱。

“我们应该透过玩耍来教育。”中产阶级的母亲特别抱持这样的信念,她们出于某种特定种类的爱——或可称之为宠溺的爱——而格外关注她们的孩子。从一个角度上看,我们或许可以秉持着某种权利而强调教育不应该变成孩子的苦差事。基于这样的立场,人们说教育应该“好玩、有趣”。我们都很清楚,在教育中应该把玩乐和工作放在一起,两者之间要有适当的关系,才能为孩子预备好面对未来的生活。然而,我们也意识到让孩子玩耍到像在训练动物那样,已经不是玩乐了。这样的玩耍常见于当今的学校里,用像训练动物的方式一样在玩,就如我们之前谈到的以迂腐、拘泥的方式反覆操练、填鸭。真正的玩耍只能诞生在自由之中。然而,玩耍必须和另一种活动交替进行,孩子才能学会严肃的工作,他们才能面对生命中繁重的工作。我们不是用空洞的口号在工作。我们需要有玩乐的时间,也有工作的时间。我们判断每件事都以成长中的人——孩子——外显出来的天性为依据。

就像我们应该让自己熟悉对人类天性的理解,我们也应该渐渐把这间学校带到一个境地——孩子们都开心地来上学,孩子们喜欢来学校。我们不想追求任何不自然的事物。孩子应该要有假期,认为孩子在假期间还要去学校上学而不是玩耍,这是不自然的。我们也不会愚昧地相信在经过数个礼拜的假期玩耍后,回到学校的第一天,孩子就会正襟危坐地乖乖上课。我们会认识来到这间学校的这些孩子。然而,一段时间之后,透过我们与孩子建立关系的方式,他们会在学校里做学习的事,就像他们兴高采烈地在假期中玩耍一样。华德福学校的理想是孩子出于内在的力量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我的目标不只是对孩子下指令。我们的目标是与孩子建立关系,以使孩子从我们的态度中感受到“我很开心做这件事,我很喜欢和我的老师一起做这些。”

当各位的孩子从学校回家,我们希望家长们也享受地听着孩子分享学校里的事。我们希望家长喜欢看到孩子放学回家愉悦满足的脸。我们如此期待不是因为想把生活变得像某种娱乐,而是因为我们知道当今社会里有多少可怕的事情源自学校,而我们可以把教育做得不一样。我们知道,若不本着良心开始新的教育,以朝向新的社会环境迈进,人类就会面临更严重的挑战。我们用所有可能的方法去实践我所描述的教育和教养,不是为了讨孩子开心,而是我们知道喜乐之心可以赋予孩子力量。

继续阅读:

给华德福学校家长的演讲1919.8.31(四之四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