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华德福学校的师资聘任(之五)

华德福教育里有一种温柔,这种温柔是愿意去包覆、去疼惜,所以孩子的环境会柔角化、色彩明度会降低,连对孩子的言语态度、时间感上都是缓和的;

编者注:本文为“师资聘任”系列第四篇,本系列共有五篇组成,请依序阅读,导读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7年10月27日

教师的自我修持/灵修也是华德福教育里很重要的部份;自我修持/灵修可以改变教师自身影响孩子的频率。华德福教育要求所有任课老师在每晚临睡前进行倒带式(flashback)回顾,为的是锻炼教师的星芒体强度(星芒层面作用于物质体是消解,它的时空也是逆旋的)──教师必须用他的星芒体去导引孩子的乙太体,用他的乙太体 去导引孩子的物质体;而七至十四岁间,正是孩子发展并健全乙太体的时期──至于对细节或琐事的回顾,重点不在于流程和逆序,而在于对事物发生当时的情绪与心境,这是要磨砺教师对事物的敏锐度:再怎样疲惫,每晚五分钟的简短回顾仍是必须的。如果自己的班级有特别需要照顾的孩子,老师必须以对应矫治的色层与色光,温柔地包裹着冥想中的那些孩子;这会柔化孩子对立与抗争的心结,以光的方式进入与孩子的连结,协助孩子心灵的内在工作──教师必须对“自己的带领将如何影响孩子身、心、灵不同的层面”有份专业且真实的敏感与觉知。

〔补充说明:师训中的泥塑、雕塑课程非常重要,因为关系到教师内在力量(乙太力)的状态。〕

〔举例说明:同样是刷牙的动作,早上和晚上有什么不一样?当时空气中有怎样的味道?口腔内的呢?环境中的温度、湿度、光线,牙膏份量与其中皂碱含量的不同对口腔的影响与感觉,甚至当时你对镜子中映射影像的觉受……这些元素就是铭印在星芒受体的部份。〕
进入华德福体系的老师,对应的,不只是自己的孩子,而是一群孩子;而且这群孩子是家长因为一些层次的看见才愿意进行托付和信任的,使命上当然比一般体制内的老师来得严肃而沉重,负荷与限度也远超过体制内。

那些慕着“华德福”光环而来,要抢正式职缺的老师,真的准备好了吗?不要只因为“实验学校”的名称而来接近这个实验教育,除非你真的认同“人智学(Anthroposophy)”的教育理念;否则很多看似无心的作为,其实只是将你与孩子带离教育的核心更远而已。

华德福教育会帮助孩子完成自己,但这种完成并不完全假“智育”之手──它不会在不适当的时候硬塞给孩子很多,因为这种的“给”肇因于大人本身的“匮乏”与“不安全感”:因为觉得孩子可能不足,所以拼命地给。但是物质世界的知识太繁琐冗赘,再怎么教都是教不完、也教不足的,因为世界的现象要的就是“变化”与“去变化”的经验──去穷究“变化”展现出来的形式,很容易耗竭;反而,去了解“变化”底下的意识与动机,才是最根本的。

华德福教育里有一种温柔,这种温柔是愿意去包覆、去疼惜,所以孩子的环境会柔角化、色彩明度会降低,连对孩子的言语态度、时间感上都是缓和的;这种温柔也包含一份对孩子不肯催促的等待:孩子一定会破茧而出,只是“茧”内的蜕化完不完整,是不是以孩子自己的方式与速度?……这种背后的用心,只用绩效考核的县府官员看得到吗?也愿意同理这些老师的辛苦与付出吗?这些虽只是代理代课老师的一瞥,但那种对孩子的启迪与深度已远非一般体制内正式老师“爱的教育”所能涵括;当过高比例的超额正式教师进驻华德福教育,也许能带给家长“教学品质稳定”的错觉,但这种稳定只停留在“一般智”或“世间智”上,并不能真正滋养到孩子。

综括而言,华德福教育中的师资育成人选必须具备下列的特质:

 能通透了解“人”的本质和发展历程,并能设计出适合孩子不同发展的阶段性华德福教育课程。

 真心真意对待孩子、爱孩子,有能力以性灵的方式倾听孩子内在的声音,解读孩子隐而未言的话语,并感知孩子相应性的身、心、灵状态。

 必须以受到人智学启发的洞见与了解,深入看待自己的教学领域。

 对于艺术,必须培养自发、新鲜而活泼的内在驱动性。
〔补充说明:包括课程上自己手绘的黑版画、季节桌的布置、手写稿的版面安排、自己的服装配色等都要求着教师对美的敏感度。〕

 必须有能力以“积极、主动的研究者”角色进入任教科目里,培养出与教材之间强韧而活泼的个人性连结,抓住科目的核心特质,转化成具个人生命色彩的叙述与呈现。

 以敞开和实验性的态度面对教学科目,并有全观式的了解;教学前要预留一定时间让个人化经验沉淀、酝酿、发酵。

 要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面对这群孩子并教导这门课程”的理由:“这门课对孩子的人生有什么重要/重大启迪、影响?”、“为什么是由我来教?而不是别人?”、“为什么我必须教这些素材?”“我能透过我的『教(学)』让自己与孩子爱上这门课吗?”……这种自我提问可以帮助老师以更贴近孩子的方式呈现教学内容。

 内在准备工作上要能够也愿意探索自己的生命史,并回溯自己的身、心、灵背景。

 常自我省思要“如何在『灵性层面』带领并影响自己的学生”及“如何看见孩子背后『更高的自我/高我(higher self)』及『全我(whole self/total being)』”。

对于一般正式教师,如果只为了糊口饭吃,请千万、千万不要选择来当华德福实验教育的老师,这里不是半退休的天堂!老师要看到的,真的不是只有自己的生计、前途与未来的保障而已。当老师自己没有这层意识时,教育又怎么神圣得起来?

对于关心教育的家长,请大家反思当初创校的初衷,与愿意义无反顾踏入这门教育的初心:您(当初/之前)的努力、辛苦与坚持,究竟为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更好的下一代与下一代的受教权?

对于执政的教育官员,请不要以自己的党派废立与意识形态,来宣判一所学校的命运;如果硬要透过标准作业程序来甄聘老师,可能会让真正适用的老师进不来,无法真正落实华德福实验教育:目前现阶段的一般性惯行教育不在“全人”,而在“废人”!我们的上上一代、上一代和我们自己已经这样走过,看到了体制内的教育只是在浪费、残害孩子的青春,难道我们也要因为自己的妥协、认份而赔上下一代、下下一代、甚至下下下一代吗?我们何时有勇气真正丢开这尾大不掉的包袱,还给孩子真正的教育?知识只是表浅的、技术性的,容易取得也容易遗忘,毕竟,知性与智识只是人的一个切面,并不等同于全部。然而我们却为了一个汰换率很高、寿命很短的知识切面,要孩子牺牲、偏废其他面向,扭曲孩子,让他们不再完整……须知很多事情磋跎过了关键点,就是不可逆的了,孩子人格上的健全与完整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我们“栽培”出了扭曲的下一代,他们建构的社会也会理所当然的扭曲,这是我们对我们家园的回馈、祝福,还是诅咒?我们之所以选择并投入华德福实验教育,为的就是冀望孩子能真正拥有对万事万物的识见与关怀,真正走入自己、了解自己。公办华德福实验教育让一般父母可以以更实惠、更平民的方式让孩子享有或接触另类的受教权;我们也希望(公立)华德福实验教育的出现与壮大,能为教育改革带来前进的力量;所以我们珍惜现有的实验华德福,却也忧心它的动向。

愈来愈多父母愿意为孩子选择这个教育(低年段已有迫切的增班需求),它是潮流所趋、势之所至!我们希望相关单位能看到这种需求,好好呵护这得之不易的一切;不要轻易以不适任、故步自封的超额正式教师来搪塞实验教育的师资。

教育中真正需要的是能完成它的人,而不是一堆要靠它吃饭、养老的人。请不要对现行法规与制度盲目妥协,真正捍卫实验教育需要的师资群,真正为台湾所有的孩子,留下名符其实、道地、公办公营的华德福实验学校。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