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东、西方人类意识的异同】兼论人类意识进化如何结合华德福课程·之一

真正的社群/群体是所有的人类,不分种族、派别、地域;狭隘的社群关系,走不向高远的境地。知道自己就是所有人类的呼吸,自己也为所有的人类呼吸,用这样的呼吸与观照,拉大群体的定义。

编者注:关于东西方文化的讨论,一直存在,几个月前我已经在计划作一个专题,因为已经有一系列的讨论文章出来,各抒己见,怎奈忙于生活,工作都放慢下来,还未发布,又见陈琪莹老师一口气发出了多达十一篇的系列长文,来完整的分享她的看法,对社群而言,实在是良性讨论的开端,我们将开始连续刊载,欢迎不管何种观点,加入讨论。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7年12月16日

〔特此说明:东方文化不是只有中国、只能中国,东方文化包括着古埃及文化、古印度文化、古波斯文化、回教文化和中国文化。〕

♦(当代/第五期/后亚特兰提斯第一期/亚利安期)人类意识的进展♦

〔补充说明一:人类从波列里亚(the Polarean Epoch)(以温暖乙太分裂,重复、概括着地球的古土星期,发展着矿物界,当时太阳系所有的星辰一体)→海珀波里尔(the Hyperborean Epoch)(重复、概括着地球的古太阳期,发展着植物界,太阳分离出来)→列木里亚(the Lemurian Epoch)(重复、概括着地球的古月亮期,发展着爬虫类与低等动物界,月亮分离出来)→亚特兰提斯(the Atlantic Epoch)(发展着高等动物、哺乳类,确立起人的形状,所有星辰由星芒状态进入物质)→目前的亚利安(the Aryan Epoch),都是不同的人种根族(root race),每一根族在体质与心智表现上完全不一样,也会以七小期(七个亚种)熟成与凋零自己;地球期的人类总共有七个根族,每一根族都会出现七支亚种,第六个未来的根族预计将在西元第二十八世纪出现。在人智学中,人种出现的时期依据人类的文化、意识表现与成就来区分及定义,不必然依据着人种(如:肤色、轮廓、身体特征等)的外在表现来命名;如同不同的植物有不同的气味,不同的人种也有不同的味道/体味。每一个亚种都会尽其所能活到最长久的时间,提供人入胎上尽其广泛的选择。〕

〔补充说明二:海珀波里尔期的地球还不会规律地绕着太阳走,因为人的自我尚未诞生;地球轴心倾斜的角度与周遭星辰的关系会影响到地球的气候与地貌──人类的心魂状态影响着天体、星辰之间的运行与表现。〕

〔补充说明三:地球之始,太阳系所有的星辰一体(包含太阳与月亮):土星、木星、火星等行星在波列里亚时期脱离共同体;太阳在海珀波里尔后期脱离,金星与水星跟随,海珀波里尔因此覆灭;月亮在列木里亚中期离开,让地球物质有固化/凝结的能力,而遗留在地球的空缺,就是现在的太平洋。〕

〔补充说明四:后亚特兰提斯的亚利安期/第五期大约从西元前8000年到西元8000年之间。〕

人类必须为了(走向、走入)未来准备,否则我们不必在这里。

〔补充说明:宇宙开始时就必须完成,否则无法开始:一切万有以所有可能的方式经验着自己并存在,所以存在只能更丰富、只能一直存在下去,无法终结……也因此没有所谓的“开始”与“结束”。“开始”与“结束”只存在于线性的时空中──我们的宇宙并不唯一,宇宙预设了自己的多重、交叉/交会与平行。〕

后亚特兰提斯亚利安期的人类,被赋予了为自己决定/选择的自由。

人类意识为了达成真正的自由,正由直觉性的智慧走向理智性的自我意识──人类丧失了带着生命、感情的思想,走入了心灵、存在上的空洞与黑暗。

人类必须发展自己蛰眠的力量,让自己真正自由:以情感结合“意识上的『思想』”与“无意识下的『意志』”,让自己成为完全自由的受体与授体,让曾经外在的“内在化”,成为我们个人性的“可使”、“可控”,因而能将我们的内在“外在化”──宇宙因而完全成为我们,宇宙为着我们完全准备。

可惜,人曾经与宇宙的关系现在已贬谪、窄化为人与社会/社群的关系──人失去了曾经的宽广与开阔。

每一期的人类与文明都肩负着特殊的使命,让人类认识的真理一期一期地进化着──我们虽然没有握拥绝对的真理,但我们活在真理之中,真理在不同的时代里以不同的样貌出现。

〔补充说明:人类文明与意识在一种宇宙中螺旋性的上升里,整个太阳系的运动也是。〕

人类意识的每一进程、每一时期都有自己文化与灵性上的生命:后亚特兰提斯阶段亚利安期/第五期的人类意识起始于古印度文明→古波斯文明→古埃及-迦勒底-巴比伦文明→古希腊-罗马-拉丁文明→如今的盎格鲁撒克逊-日耳曼-亚利安(西方-欧洲)文明……每一期都必须发展出自己,也为后一期预备,每一时期都有“承先启后”的义务与责任。

子宫期的人属于古印度期(外在是虚、是空,对生命消极,不愿深入物质性的外界,却苦苦追循着更高层次的灵性生命,所以无法成就物质上的任何),为古波斯期(外在是对立二元之间的挣扎)的出生准备,而后是孩提时的古埃及期(发现内在与外在世界的真实关系)、青少年的古希腊-罗马期(使用已知、取用未知)到成人的现在(以“所知”改变与主导世界一切)……

〔补充说明:古希腊对应着孩子由梦幻而清醒的意识过程;古罗马对应着孩子对物质架构、(内在)秩序的亲附与渴求。〕

古印度期(心魂的主要工作是)培养着人的乙太体,古波斯期培养着人的星芒体,古埃及期培养着人的感觉心(the sentient soul),古希腊-罗马期培养着人的智性心(the intellectual soul),现代(第五期)培养着人的意识心(the consciousness soul)……我们必须为之后的时期准备着完全灵性的发展;也因此各个时期的人以完全不同的样貌与态度面对世界与宇宙。

古印度期的人为着古波斯期的人准备着的,就是让“尚未在我之内的『我』”能够进入我,让心魂有能力进入人的身质/身体;古印度期的人还非常天界、非常灵性,没那么下降到地球──古印度文化意识到:人必须进入身体里(入世)才能完成自己,但直到古波斯期,人的心魂仍在人体之上盘桓。

古波斯期的人类工作在星芒体,而星芒体是我们内在的预言与先知:古波斯人重新以形式塑造出(自己的)神/(扭曲而障蔽的)星芒,希望透过工作改造自然──我有转变世界的能力──但外在世界仍然有他的无法掌握与了解,他只看到了自然对他工作的抵抗。

〔补充说明:人的星芒体有足以应付一切生活的自动性,能让我们完全地趋吉避凶(特别是避免意外),却会全然改变我们既有的业力与生活,让我们无法寻求危险,并自生活中学习;所以星芒体必须对我们隐藏──人类的幸运是:我们被宇宙给予的,都是我们有能力承受的,不会大于我们的所能承受。〕

〔举例说明:如果透视、洞悉一切宇宙安排的星芒体不肯让我们受伤,我们就没有机会学到受伤给予的教训,而会将一切视为自然而然;受伤会让我们思想:为什么我必须受伤?怎样才能不再受伤、彻底避开伤害?……〕

古埃及、迦勒底、巴比伦人(后来的闪族人/现今的犹太人)开始掌握了物质定律,创造出科学,让“天”(星辰的位置)与“地”(地上的发生)建立起物质性的关系:古迦勒底与埃及的祭司保管着宇宙深奥的智慧:在他们眼中,自然律并不抽象,星辰也非物质实体;每一颗星辰都被灵性存在赋予了各自的心魂,每一个星座也都带着生命。

古希腊人利用“非物质”或“未成形/不成形的物质”创造出“物质”。

〔补充说明:古埃及人只会利用自然中现成、具体的东西,古希腊人却能利用物质从“不成形”之中以自己的风格“成形”(如:雕塑、创造出自己的神与神话):古埃及人研究星辰的轨道据以调校政治制度;古希腊人从自己的内在生命中汲取概念,形成社会;古罗马人则根据心智模塑出社会架构与生活。〕

古希腊人生活也经验地很内在,任何举手、投足都能引发古希腊人强烈的内在感受。古希腊人能感受到每一块肌肉的鼓胀,感受弯曲的角度带入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古希腊的雕刻可以那么撼动人心──古希腊人从内在感受去雕刻,现代人却从外在模仿去雕刻。但,现代人因为心魂力量更深入物质,所以可以看到比古希腊人更细腻、丰富的色彩与层次。

古希腊人努力找出物质体的潜能与极限,所以非常在意(多元)“形式”(的表现)。

〔补充说明一:如果我们让乙太体(乙太体是人之内的无所不知)展现到极致,我们会无比聪明,因为不必陷入与物质体的角力、挣扎之中──乙太体有着无尽的智慧,特别是几何上的。〕

〔补充说明二:真实的教育也是要将已知却隐藏的智慧向个体性的心魂揭橥。〕

古希腊-罗马文明非常强调集体行动、集体意识,当时的人类仍以集体心魂(动物性)的方式存在,非常认同自己的团体,也以自己隶属的团体为傲/为荣,完全没有个人性。

〔补充说明一:罗马(民)法虽是目前法系的本源,但罗马(民)法根本不是法律,只是私人意见的汇集(以为公用),因为当中矫揉造作、欺诈,玩弄著文字,没有对人性的尊重与看见,只把个人当成一个没有生命的单位,随时可以利用,也随时可以抛弃──罗马(民)法里没有基本的“爱”。〕

〔补充说明二:承袭罗马(民)法的传统让我们的社会把大部份的税收用在战争、疾病防治/维生保健、死亡与毁灭,却不是用在生命、健康与喜悦之上;这样的态度也把我们的社会走成了死亡。〕

〔举例说明:古罗马人最首要的事就是成为一个罗马的公民,别无其他。我们的民族/种族主义、爱国主义、仇外情结等也是这样观念的遗绪。〕

西方-欧洲文明(特别是中欧)的主要任务是发展出人的意识心:独立的文化、独立的意识,能促成个人性的独立。但可惜的是,现代人非常物质也笃信物质,利用物质律扭转原本的世界、甚至企图取代与抹灭灵性。

〔补充说明一:这样的任务并不被俄罗斯与东欧所参与,俄罗斯与东欧人尚未成熟到可以接受这样任务的赋予,他们必须等待第六期灵性我降入并渗透入人的心魂之中,才有能力起步。现今俄罗斯与东欧人的直觉仍属于返祖式的灵性力,是一种人类能力的后退。〕

〔补充说明二:世界上,只有俄罗斯人了解也实践了真正的社群、真正的博爱:俄罗斯人能从团体中得到深刻的满足与慰借,俄罗斯人与团体紧密结合、不曾分开──俄罗斯人不会放弃对种族的向心力/忠诚,也(自以为是地)坚持着保存人类中这样的品质。这种强烈被集体心魂作用的力量,来自路西法。事实上,所有东方文化都强烈被路西法力量染指。这是(人类)过去的路,不是未来,所以会造成人类努力上的偏斜与歧误。〕

〔举例说明:被阿里曼化的路西法力量,会让对神性的信仰僵化与高压,因此形成了俄罗斯独有的东正教(的仪轨与社群);被这样的宗教浸淫之下,人无法对信仰或思想有着真正自由的认识,会进入“『混同一体』、血缘式的(假)博爱”。〕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学习,也应该有容忍任何暂时性真理的雅量,因为人类唯有(和平)共存,真正的自由才有可能:“爱”的力量胜于雄辩的意见,“爱”能调停纷歧。

第六期之后的人类会带着道德的品质,不再像现今的人类那么不道德:人会经验到环境承受的痛苦,将他人的苦难承担为己;所有人类的痛苦都会是自己物质上的体验,而且深刻、激烈到同他人承受的限度──个人的福祉将建基于人类全体,不分彼此:人饥己饥、人溺己溺。

〔补充说明:正如我们身体上的任何部份都会造成我们的病苦一般,第六期时,任何人都会造成其他所有人类的苦痛,没有人能等闲视之、置身事外;人类将因此均富、均贫、均安、均病,真正世界大同〕。

第六期的信仰/信念会走向极端的个人,而不再群体/集体;群体/集体不再能制约着人、操控着人,所有组织将走向瓦解,个人(存在的)力量抬头。第六期的人类也将有着真正的灵性知识,知道人性就是灵性,两者不可切分。

〔补充说明一:届时科学将成为落伍、被淘汰的骨董与迷信,也被视为野蛮的文明,就如同我们回首历史一般。〕

〔补充说明二:人智学之所以出现,是为了整体人类预备意识上的下一个文明与时期。〕

〔举例说明:在医学上,我们将不会任意肢解、拆解下任何人的部份(为救命或为教育……,无论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因为这意味着(被割除局部的)这个人将无法以完整的人的形式,再度回到灵性界──“切除”与“手术”救不回人的完整(性)。这将是我们对人最基础的尊重。〕

而抵达这一切的关键字,就是(真正的)“自由”!

要走上人类真正的进化,必须在思想生命上自由、群性生命上博爱、灵性生命上的平等。如此不为/不由自己出发、而为/由所有人类出发的我们,将为我们真正的灵性生命准备。

〔补充说明一:真正的社群/群体是所有的人类,不分种族、派别、地域;狭隘的社群关系,走不向高远的境地。知道自己就是所有人类的呼吸,自己也为所有的人类呼吸,用这样的呼吸与观照,拉大群体的定义。〕

〔补充说明二:真正群性上的博爱,不在于血缘或认知关系,而在于灵性、隶属于心魂的群体。〕

所以,教育应该看向前方/未来,而不是频频回首后方/过去。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One comment

  1.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