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史代纳博士1923年5月3日演讲稿

史代纳博士一直对我们这些家长老师们遵遵叮咛【你不只是对你眼前的孩子说话,还要记得你说话的对象,是隐藏在孩子内在的那个(未来的大人)】孩子懂不懂,不是我们可以轻易决定的,甚至,孩子根本就不需要懂,他们只要隐隐约约记得,好久好久以前,我爸爸妈妈也曾说过这样的话就足够了。

编者注:非常感谢这位身居日本的华德福妈妈,如此用心的去爱自己的孩子,并且乐于将如此优秀的文章翻译分享给更多的人。也希望更多人参与,以期“不久的将来,中文版【史代纳老师说给孩子们听的话】能被集结成册”。如果你有意转发本篇文章,请务必阅读作者最后的提示,切忌仅仅将演讲内容摘走,而抛开这内容背后的语境和故事。

作者:萧语谦(博客撰文:2015年1月13日

ㄚ美将非常喜欢的一篇【史代纳老师的演讲记录文】,我们将其中孩子常常重复要求我们念的文章,印成了一本册子送给她,很多人跟我说,这些内容那么深奥三年级的小孩怎么可能懂!但是,别忘了,史代纳博士在对第一所华德福小学的孩子做演讲时,所使用的文字遣词都是如记录文中的一般,史代纳博士并没有因为对象是低年级的孩子,或是小学的孩子,而故意用很简单的语言来演讲。史代纳博士一直对我们这些家长老师们遵遵叮咛【你不只是对你眼前的孩子说话,还要记得你说话的对象,是隐藏在孩子内在的那个(未来的大人)】孩子懂不懂,不是我们可以轻易决定的,甚至,孩子根本就不需要懂,他们只要隐隐约约记得,好久好久以前,我爸爸妈妈也曾说过这样的话就足够了。

以前我和佐藤先生就只是念给孩子们听而已,如今,ㄚ美将已能自己阅读,但我们还是喜欢有空就念给她听,听完我们念,她常常还不过瘾,又自己去翻这些演讲稿读,今天我一边翻译,她也在身边捧着厚厚的日文版演讲稿读着,突然,她冒出了好大的声音说着:“我们好爱我们的老师!”语毕,对着虚空微笑。

史代纳博士说的,教育不只是我们看得到摸得到的部分而已,还有更重要的一样,就是我们灵魂的教导,所以我们是怎么样的人,我们就已经在教导孩子成为怎么样的人,我将这样的教导方式称之为“地下管道”,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说,但我们的灵魂其实已经在影响着孩子了。

语谦经由ㄚ美将这几天在学校和老师的对话,惊讶地发现【史代纳老师说给孩子们听的话】竟然是如此地有影响力,心里真的是非常的感概,应该有更多的孩子也在等着听【史代纳老师的话】才是。语谦不才,只懂的日文,因此斗胆试着将ㄚ美将最喜欢的一篇演讲文翻译出来,和朋友们的孩子分享,期望这个动作能够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不久的将来,中文版【史代纳老师说给孩子们听的话】能被集结成册。翻译原稿均为日文版,如有重大的缺失,请前辈们指证,语谦当即改正。

【Rudolf Steiner 1923年5月3日 in Stuttgart】

我最爱的孩子们,学生们:

每次来到这所学校得以见到你们大家,我总是感到欢欣无比。今天,我在来学校的途中,脑海里浮现了不可思议的故事。

从前从前,有两个小孩子,每到了星期日两个人都会相约一起去散步,然后在回家之前,两个孩子手中都会抱着一大把的花束。这天,其中一个孩子开口说道:“我的花束好美呀!”另一个孩子也立即开口说:“最美的应该是我手中的花束才是。”两个孩子都只喜欢自己手中的花束,而对于对方手中的花束看都不看一眼。其中一个孩子的花束里放满了一大丛散发着甘甜芳香的美丽花朵,但是在这一大丛的花朵里,还掺杂着一些普通的杂草、麦穗或是蓟等等不知名的花草植物,而另一个孩子的花束,则只放满了满满的散发出甘甜芳香的花朵而已,这个拿着只有甘甜芳香的花朵组合而成的花束的孩子说:“你听好了!我对你那种不管是什么杂草都可以塞成一把的花束,根本不屑一顾。”然而,另一个孩子,也对只有芳香花朵做成的花束,同样地无法忍受。

亲爱的孩子们,接下来的故事会变得怎么样呢?

仔细听好了,我最爱的孩子们。抱着麦穗、蓟及不知名的花草做成花束的孩子,对另一位孩子说了一段话,让我们一起来侧耳倾听,这孩子说了什么。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那天,就跟今天一样,是个星期日散步的日子。我一个人躺在野外草原上,做了一个梦,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吗?别急,请仔细地听我说;那时,我躺在草原上,突然,有一只很大的动物和一只很小的动物出现在我眼前,并且开始了对话,那实在是很奇妙的景像,小小的那只是蜜蜂,而大大的动物则是头小牛,也就是小牛和蜜蜂在我身前开口说起了话来。

蜜蜂说:“喂!小牛,你对于植物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嘛!但是,我对于所有的植物可说是了解得非常透彻喔!那些植物是甘甜芬芳的,我都可以立刻知道,然后我就会立即去吸那花朵的蜜汁,这样我就可以为人类带来丰盛的蜂蜜,人类可喜欢蜂蜜了,如果不是我飞到那甘甜芬芳的花朵里吸蜜的话,那么人类就再也吃不到蜂蜜了。”

小牛回答:“你知道吗?散发着甘甜芳香的花朵对你来说可能很好吃,但是,我可没办法只靠那种花朵活下去的啊!有一些花草你可能连望都不望一眼,也可能它们根本就不会散发出甘甜芬芳的香味,但是我还是得要吃这些花草才行,如果,我都不吃这些不芬芳、不会散发甘甜香味的花草的话,那么世界上所有的牛乳就都会消失了,世上的牛乳都没了的话,那根本也不会需要蜂蜜了,因为,到那时候,吃蜂蜜的人类也不会存在了。”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