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教育中的傳記文學

人類心中有一種深深的渴望去了解並愛他的同胞,儘管他以及他的同伴都有缺點。這就是我們需要傳記文學的真正的根源。我們可以瞥見人類之間關係的一兩個瞬間。我們可以測量並再次確認我們人性的本質——我們和其他所有人都屬於人類。

本文由HiWaldorf翻譯、首發,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作者:威廉姆•布萊恩特
譯者:韓萌萌

備註:英文原載《作為藝術的教育》,由北美華德福學校出版第29期,第一號——秋冬季 1970/1971年

我們都是個體。有時我們激烈地捍衛我們作為一個獨特實體的個人權力和自由——我們稱為「我」的中心存在。通常我們感到被困在了我們稱之為身體的一個物質通道中——有時用一種它們自己的意志和獨立性力圖從其他身體中保護它自己。我們可以容易地感知到史懷哲的「崇敬生命」的含義。

「我是生命中的一個,我將生活在其他願意活著的生命之中,這是我的意志。」然而當我們非常重視我們的獨立性時,所有擁有一種深刻渴望超越個人生命並渴望與我們周圍其他人連結的人也是這樣。我們承擔獨立和社交需求及渴望的兩極。我們陷入或暫停於我們的自我與和我們有關的同胞之間的一種動態張力。個體和自我的至高無上是我們被我們人性的本質懸掛起來的一個架子。人類心中有一種深深的渴望去了解並愛他的同胞,儘管他以及他的同伴都有缺點。這就是我們需要傳記文學的真正的根源。我們可以瞥見人類之間關係的一兩個瞬間。我們可以測量並再次確認我們人性的本質——我們和其他所有人都屬於人類。

從希伯來聖約的話語中透露出來了豐富性,「我將抬眼望向山丘,我的幫助從那裡而來……我的幫助從超越我的力量中來」,並且這些話幫我指明一條看待傳記文學的道路——我們通常抬眼望的山丘本可以很容易地在我們想像力的迷霧中消失,變成在意識進化的過程中為地球增色的偉大男人和女人。有很多這樣的我們可以抬眼望的山丘。

我們可以從這些如山的成功、辛勞和痛苦中以及目的的力量中獲得巨大的力量。像我們一樣,他們艱苦地適應著他們的命運並達到他們的目標。他們看起來也許像奧林匹亞眾生,然而我們探尋著揭露他們的人性、他們的失敗和美德。他們也是人,他們是我們的兄弟。他們以前去過,因此可以幫助我們找到越過曲折地形的路,我們所有人都要協商。通過他們,我們也再次確認人類的高貴。我們可以重視痛苦的目的並且從那些把受苦變成更高品質和豐富存在的人身上學習。

傳記文學是教育的一個重要維度。第一個學年不用學傳記文學。童話的智慧是所有人類和所有自然王國和天堂的超個人圖景。童話中會顯露一種原型的傳記文學——一幅生前、生命、死亡和重生,還有宇宙中的創造性力量和指引的圖景。對方向和目的的掙扎隱藏在這些故事背後。老的雲遊說書人的任務不是為了娛樂,而是從過去的智慧中給出指導。

在二年級,我們將要發現聖人和動物傳說。聖弗朗西斯,聖傑羅姆,聖帕特里克,聖瓦倫蒂諾的故事把最高的人慣於服務地球及其同伴的充滿了感情的圖景帶到孩子們面前。很容易在這裡認出一個未來生態學的根源,但精華是人類作為一個近乎完美的與自然、自我、人類和來世和諧存在的圖景。

隨著喚醒自我意識的時代在靠近,孩子們感到他們自己是分開的存在或實體——他們失去了童話和寓言的世界,但是感情獲得了豐富的擴張。然而,當他們越來越縮到他們自己的自我意識的中心存在時,分離的道路還在繼續並深化。因此,傳記文學把他們和他們的人性連結在一起的角色變得越來越重要。傳記文學不是模糊和任意的,不是在幾個世紀中從這裡跳到那裡,但是,它們盡量與特定年級的歷史時期有關。比如說,三年級學生參加進了舊約族長的生活中,以及為自我身份和善惡知識而進行的奮鬥中。

四年級學生遇到了挪威神話,僅僅是充滿了成比例的傳記文學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代表著一種新興的人類和宇宙中所有力量的人格化。

在五年級,我們來到了歷史意識的開端,從古印度、古波斯、古埃及一直到古希臘傳說和歷史。偉大的存在說出了這些時代,這有助於孩子們正在等待的開放的靈魂,有助於強化內在生命並且在沉睡的意識門檻深處給出方向和指引。在五年級,希臘靈魂將又一次出現,在她的詩歌、戲劇以及她孩子的美感和勇氣的不可企及的韻律中說出來。

隨著六年級學生遇到羅馬世界,傳記文學將給他們一種進入羅馬人生活方式的深刻見解。這不是對歷史日期和事實的一次簡短遊覽,而是對羅馬市民和傑出人物的心靈及羅馬世界的一次洞察。歷史不是「一件該死的事之後的另一件該死的事」或者「一個我試圖醒來的噩夢」(詹姆斯•喬伊斯《尤利西斯》),而是通過與抵抗和痛苦相遇——一面個人之路的鏡子——有意識人類的興起。

隨著年級增長,學生面臨青春期,傳記文學的價值也增強了。記得華德福學校把青春期看作比單純的性成熟還要廣闊得多。當然,身體上的變化是一個重要的考量,但它們是一個更偉大的過程的結果,以很多方式下降到地球上。青少年深深地意識到他自己是一個分離的實體——他對自己內部出現的許多新感覺以及他身體上的變化感到困惑也很敏感。他關心的是他是誰,他應該去哪裡。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感到作為人——一個個體——是什麼。在快到青春期時面臨的喪失感、後撤和敏感性是自我意識的另一步。當塵世的身體發展達到一個特定點,理想主義和英雄崇拜的年紀也到了。年輕人深深地關心生命和人類價值的本質。這就是傳記文學帶來的禮物。值得他們尊敬的男人和女人可以從過去對他們說話。

生活和成長的掙扎將在自我發展的持續奮鬥中,在人類的失敗和偽善及其美德中以一千種方式展現出來。當命運的光線穿透生命的稜鏡,它就會以一個色彩斑斕的光譜顯現出來,這將吸收並激發年輕的靈魂。所有這些是他們這個時候需要的食物。有勇氣的人、無畏的探險家以及具有熱情和理想主義的男人和女人們將表現出他們自己,無數的品質將通過傳記文學展現他們自己。居里夫人、伽利略、史懷哲、布萊葉、林肯、愛因斯坦、諾貝爾、海倫•凱勒、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和列奧納多、貝多芬將對他們說話。那會有一個善惡的平衡,被啟發的和被誤導的平衡,暴君和聖人的平衡,為了人類自由而犧牲自己生命的人,那些尋求療愈的人,那些努力去理解的人。歷史的所有果實都可以帶給我們的學生。

他們會認出每個人中的人性,這在他們的心靈中蘇醒。他們感到人類精神的高尚——人們如何尋求,如何迷失路途,如何爬上高地。年輕的靈魂會在人類的壽命中尊重這個洞見。他將被愛默生的溫柔、聖弗朗西斯的人性、列奧納多偉大的失敗、哥倫布專一的目的、居里夫人的堅韌、貝多芬支離破碎的負擔、佛陀的平和、摩西的無敵、伊麗莎白•巴雷特•勃朗寧的精緻的愛情、馬丁•路德•金的理想主義和犧牲、奧古斯丁或托爾斯泰的心靈探尋、希特勒的恨意、羅茲的無情和甘地的無私所感動。

所有這些危險、奧秘和品質都潛藏在我們的學生心中。那些人穿越的暴風雪和荒野將要來到不得不來的人們面前。然而,我們要鼓勵他們越過朦朧的霧霾和阻止腳步的沼澤來到清澈的陽光籠罩下的山峰,那是人類成就的最美高地。

傳記文學也擁有療愈性的品質,因為我們可以帶來與一個孩子的特定問題有關的一個偉大生命。這可以與氣質類型有關並被它所指引。膽汁質人可以領會人類的領導者,他們高尚的目的或者感知使他們走上自我毀滅的狹隘貪婪。抑鬱質人會痛飲奉獻於克服磨難的生命之水,或者那些淹沒在生命沉重負擔之下的人。多血質人對快速改變的 生命,對很多面向目的的急迫、活力和生氣,或者沿路上被誘惑的放蕩而欣喜。粘液質人將被那些有決心的堅決的人所鼓舞,儘管洪水和暴風雨要淹沒他們也要繼續他們的任務,或者認出那些當時機成熟時沒有行動的人——失去機會的紀念碑。

有直覺的老師可以在傳記文學中發現一種無止盡的治癒和平衡的創造性源泉來指引他的學生們的需求。他可以發現從宏觀上反應了一個特定學生基本問題的傳記文學。直觀地說,他可以感到一個特定的學生和一部特定的傳記都解釋了同一個基本問題,因此,傳記文學可以以一個故事、一部戲劇,或者以詩歌或音樂的藝術形式呈現出來。在中學和低年級中,一定不能解釋傳記文學,因為在心靈新陳代謝的深處它會被認可。在青春期或大學時期,傳記文學可以由顧問用來作為另一種更加有意識的媒介。

傳記文學對人類的惡習和美德來說是一個容忍和熱情的不斷源泉。傳記文學可以刺激一種處於信條,顏色和國籍,處於成功和失敗的珠被之下的感情,所有人都是兄弟,因為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在生死之間旅行。它們是開明人性的偉大根源之一,是男子氣概的基礎……而且隨著一個更高的意識之光降臨到年輕人心中,他將感知到編織進所有人的複雜掛毯里的常見線索——還有在他自己及其同伴旅人之中的創造性的和有方向的靈魂。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