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我們的孩子:經我們指導使其成長為真正的人

魯道夫•施泰納在《如何認識更高層次的世界》一書中提醒我們「你在追求更高知識的路上邁進一步,那麼,你在完美性格塑造上就可以邁進三步。」這意味著,我們必須跟別人待在一起,引用歌德的一句話「才能在平靜的地方增長,品格在人生的激流中形成。」

編者注:我相信,這是一篇非常值得華德福教師閱讀的文章。

本文由HiWaldorf翻譯、首發,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作者:露易絲•德弗萊斯特  翻譯:一坨媽
原載:《Gateways》2012秋季號

我是在一家日間托兒服務中心開始我的教師生涯的,當時的工作是照管三歲小孩。在那裡,我遇到了娜塔莎。她來自一個貧困、未受過教育的家庭,是家裡的獨生女。她膚色蒼白——一看就知道是明顯的營養不良——胖嘟嘟的,還有點朝天鼻。她有一雙藍色的小眼睛,一頭凌亂的長髮。每天,當她那胖胖的身影站在門口的時候,隨之而來的是帶著鼻音的煩躁聲音,「我來了」。表面看來,我就像對待其他孩子一樣,公平地對待娜塔莎;無論何時,她想坐在我的腿上,我都讓她坐上來,她也隨時可以參加我們所有的活動。她是小組的一位成員,但是從內心來說,很明顯,我不喜歡她。當她宣布她來了,我的心會一沉並且會在內心發出一聲嘆息。我很高興娜塔莎升到了四歲班。

但是,我從未忘記娜塔莎;多年以後,她仍然留在我的記憶中。我辜負了娜塔莎。娜塔莎邀請我和她一起去旅行,我拒絕了。她為我提供機會,讓我學習我從未學過的東西。我認為娜塔莎為我的教師成長之路做出了犧牲。現在,我總是感覺她就站在我身後。

每個孩子來到這個世上都有一個目的,他們會選擇國家,語言,文化和家庭。引導這些選擇需要有大智慧。每個孩子來到我們的課堂也有一個目的。他們會從我們這裡收穫禮物,或許,我們自己都不知道自身居然具備能對孩子未來生活產生幫助的禮物。同樣的,孩子們會幫助我們強化我們還未曾開發或者本來屬於弱勢的地方,幫助我們戰勝我們自身未意識到的事情。每年,這些小傢伙給我們帶來的都是一份巨大的禮物,只是,這份禮物常常會被偽裝成不守規矩的行為,或者是不符合我們期望的一種神秘的方式。

在過去幾年我教過的孩子中,有幾組孩子被歸類為困難組群,他們會製造衝突,引發躁動不安的局面。有時候,這會表現為幾個孩子故意互相打擾,他們之間不能融洽相處,接下來好幾天,你都會看到痛苦的眼淚,聽到氣憤的聲音。有時候,整個群體都不能和諧相處。當然,也會有幾組孩子能和諧相處,他們彼此友愛互助,關心體貼。但是,更經常的是,我們看到這個小組是一個挑戰,過渡時期陷入混亂,或許,孩子們無法保持安寧的狀態,他們的很多關係也會變得緊張。這些年來,我認為這些孩子們就是在互相磨合,互相適應社會契約。我們經常看到第一年一個小組裡會有很多衝突,第二年這些孩子成為了最好的朋友。我也開始看到,在我最開始的教師職業生涯中,他們也在與我互相磨合,使我更加適應社會,更加有能力,更加像老師,更像一個人。

由於娜塔莎的犧牲和我對她的辜負,我成為了更好的老師;其他時間,我則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在成長——努力去理解費解的事情,結識我不能理解的學生,對孩子想成為怎樣的人而不是我想讓他們成為怎樣的人感興趣。孩子們要求我們對他們感興趣,努力接受他們的神秘性。通過我真誠的期望和努力,我感覺自己作為老師和人又邁進了一小步。魯道夫•施泰納在《如何認識更高層次的世界》一書中提醒我們「你在追求更高知識的路上邁進一步,那麼,你在完美性格塑造上就可以邁進三步。」這意味著,我們必須跟別人待在一起,引用歌德的一句話「才能在平靜的地方增長,品格在人生的激流中形成。」

不管前天發生了什麼,每天你都需要帶著勇氣走進教室,跟每個孩子打招呼,如同父母般給他們溫暖。每天都要像創世紀第一天那樣。每件事都是有可能的,每件事都在變化。這有點像我們努力建立的禪意的生活方式。我們不能有很多目標。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到達那一點,即:就是那,做成了。每天,每個人都會重新開始。我們不會遇到預示著任何變化的外在前兆,沒有確定的目標,沒有擔保,不會遇到像去年,上周,昨天一樣的挑戰。深思熟慮之後,我們也不會感到有任何的變化。但是日復一日,我們一再嘗試。每次我們有了想法,正如老師一樣,「現在我知道怎樣做一個老師。我想明白了,」這是一個擔保,下節課還會很困難,我們又一次什麼都不知道了。你會發現你過去積累的經驗的對另一小組的同學來說是沒有作用的。

我有一個朋友曾經對我說過,「當你看到困難正走向你時,要跪下並感謝,因為你要學習重要的東西了。」我認為我也還沒有到達那一點,但是我確實認識到被挑戰、一無所知和重新開始有著超乎想像的價值。當我們不知所措時,我們就會對靈感和直覺敞開大門。正如一位老年痴呆症病人曾經在清醒的時刻對我說過,「我們不必知道我們在哪會找到我們自己。」當我們一無所知時,我們已經做好準備來學習,當我們感到無助時,我們會被指引來為其他人服務。

一個朋友的課堂總是日復一日的亂糟糟的。有一天,課堂上實在是太糟糕了,她站在課堂中間,不知道是要哭還是離開。突然,她來了靈感,看了看她的口袋然後說,「親愛的。」孩子們聚集過來了。然後她說,「這不是個好消息。我親愛的孩子們,很抱歉只剩下一點點(拇指與食指表示只剩一點點)耐心了。」從此,課堂改變了。

另一位同事對一組好爭論的學生產生了靈感。每天都充斥著眼淚和衝突。他走向正在哭泣的憤怒的學生,然後說,「看起來老人的煩惱又來了。」老人的煩惱開始在課堂上使用起來了,該短語的意思是誘惑孩子養成不守規矩的行為。當孩子們開始爭論時,其他人就會制止並且說老人的煩惱又不遠了。

我們必須迫使自己參加活動。我們必須以精神動力為支持,有意識地開展工作,以極大的決心來促進我們內心的發展。當我是新老師時,我的良師益友說,作為幼兒園教師,必須願意並能夠犧牲成年人的需求。在我們成年人的生活里,我們渴望刺激,自發性,改變,創新,我們通過交談來增加閱歷;但是,這在我們幼兒的課堂上並不是好的內容。我們教室的主旋律是合拍與常規。這是每天不變的基石。學校生活良好的一天應該是這樣的:學生們忘記了時間,但是神奇的是,孩子們在合理的時間吃零食,做遊戲,講故事,然後,父母來接孩子時,他們準備回家。在教室里,我們安靜地授課,我們希望我們的每句話,每個動作都會激發孩子們。

但是我們要做的不僅僅如此。我們需要忘記成人的特點,例如有批判精神,將物體下定義和分類,進行修理。孩子不需要培養以上能力。如果我們想適應未來的需求,我們必須解放我們的思想。通過我們的思考,我們能進入思想和理想的王國,並且我們有能力找到王國里的精華。思考是動態式靜心,會使我們蛻變。如果我們將思考與感情致力於我們自身以外的事情,這樣就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活力。我們越是不同情不反感自己,移情就更容易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應該培養亨寧•科勒(Henning Kohler)主張的積極寬容的心態。

每個孩子都有理由來展現自己。要是有障礙物的話,我們會提供幫助和支持。但是孩子們可能會也可能不會改變初衷。積極寬容意味著我們讓他人自由地做自己。也意味著我們以一種文雅的,不帶偏見的態度來觀察和思考孩子們。我們努力地理解他們,因此我們會尊重他們的存在方式與行為,而不會以我們的標準來判斷他們或者強迫他們滿足我們的期望。

我們常常對生活作出反應,包括我們小組的孩子對一個孩子,或者一個局勢,說「天吶」。即使我們認為我們有一個理想的課堂,我們也是在下定義。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想我們的孩子;孩子們尤其需要我們的關心。孩子的社會發展是受他們周圍成年人精神生活影響的。我們能夠建立起與孩子的聯繫。我們就是孩子的啟蒙老師。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