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五年級孩子的里程碑·奧林匹克運動會(Olympics Games)

落幕時,孩子坐回自己的城邦里,圍繞著中央的聖火,「最高的執政官」進行頒獎與表揚:沒有勝負/輸贏,只有參與的責任心與榮譽感,不論表現如何,孩子在當中曾努力發揮、展現著自己,所以每一個孩子在最後都會被戴上(月桂的)葉冠/花冠、頒予一面獎牌/金牌,獎勵孩子曾經參與過這樣的運動會/事件,以資紀念。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作者:陳琪瑩
撰文:2020年10月4日

可以奧林匹克,也可以不奧林匹克;但如果要奧林匹克,就好好奧林匹克。

奧林匹克運動會是華德福學校里五年級孩子的盛事:五年級的孩子,心魂狀態對應著古希臘,開始由感覺心走向初萌的智性心,存在上也經驗著童年期最完美的平衡與優雅。

補充說明:五年級的孩子物質體上已然「成熟」與「能夠」,卻不被地球重力負累,是孩子物質存在上最輕盈的時期。

奧林匹克運動會安排在五年級即將結束之前,讓孩子驗收著自己童年的熟成。

補充說明:當學制上採用「聖米迦勒」,學期/學季由秋天開始,共同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就可以選擇在來年的五、六月之際舉行,因為春、夏的心魂歸屬群體,那時的太陽力量也最充足、飽滿。

跨校際的華德福奧林匹克運動會中,不是真正的競技/競賽,沒有什麼被計量/度量(計分、計時或記錄),因為孩子無法在競較的壓力下自由,而運動會重要的是孩子身體能力/潛質的展現/寬展。

不同校的孩子由各地蜂擁而來,會紮營/露營、訓練、遊戲、生活在一起幾天,不以「(學)校」、卻以「城邦」的狀態自由分組(各組之間,孩子可以自由加入、自由離開,如蜂、蝶之於花朵);混校/混成的狀態讓孩子體驗到(古希臘)城邦里公民的組成方式可以異質(於背景),(來自)四面八方──真正的平等(對待)從開闊自己的襟懷與養成背景開始。

補充說明一:在進入正式運動會之前,會有先前的準備訓練,讓孩子熟悉即將比賽的項目。

補充說明二:古希臘期的城邦上百個,當中比較著名的是斯巴達(Sparta)、柯林斯(Corinth)、雅典(Athens)、底比斯(Thebes)等──斯巴達代表人類-孩子集體心魂的狀態,雅典代表人類-孩子從中蛻變、熟成出的個體性;斯巴達代表人類的從前,雅典代表人類的現在與未來(斯巴達人因剛強而膚質硬實、心態固化,像山脊般荒涼;雅典人因開放而膚質柔軟、心態流動,像海洋般煥爛)──允許同組的孩子討論之後,共同決定、選擇出自己所屬城邦的名稱。

補充說明三:這樣混成再(重新)組織的過程能讓孩子發展出校際的友誼,有不一樣的啟發與看見:孩子感受也選擇自己的所屬,卻非絕對與命定──真正的生命在自己的掌握與安排里,也開放給自己掌握與安排。

真正的運動會會在號角聲中隨著太陽的上升揭開序幕:號角聲代表權威的力量,穿越目前物質層界、直達天聽,是時空(狀態)的重啟;火炬前導,各城邦(運動員代表)依序列隊出場,卻在絕對的靜穆里,直到中心性的聖火被(代表各城邦的)火炬(共同)熊熊引燃!

補充說明:比賽當日所有參與的孩子都是古希臘的著裝/扮相,赤著雙腳。

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中,聖火(Olympic flame)持續燃燒,並不熄滅,象徵著意志上不曾間斷的力量!

補充說明一:聖火點燃(與傳遞)的原始目的是將要走的道路照亮,讓意願者追隨/跟隨──聖火是以神聖的思想將四肢即將行動的物質空間照亮,讓太陽的光得以地球性地「光」!

補充說明二:人間首度的聖火,被普羅米修斯(竊取)帶來,以思想的光亮點燃行動,暗示著人智性心的誕生──普羅米修斯的偷盜並不為己,卻是賦予所有人類的禮物:火開創也轉折了人類的文明。

當所有就位,會朗誦專為當次奧林匹克運動會寫下的頌詩;之後,城邦之內的孩子自行協調,參與自己拿手或想參加的項目,完全自願、沒有脅迫/強迫。

華德福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有著古代/斯巴達的五項全能(Pentathlon):跑步/長跑/迷你馬拉松(或接力賽)、跳躍、角力/摔角、鐵餅(或擲壺/投壺)以及標槍(射箭)──因為自我超越/超越自我,而能讓孩子經驗並挑戰著存在上的可能/全能。

補充說明:跑步/長跑/迷你馬拉松讓人學習克服自己體能的限制,不停歇地朝(確實的)目標奔赴,不中途放棄/離棄;接力賽是群體的合作與協心;跳躍(跳高與跳遠)讓人學習著切換、超越目前存在的狀態/觀點而能安抵;角力/摔角(技巧性地搏鬥)讓人看到善-惡、亮-暗、靈性-物質的搏鬥/纏鬥、心魂內在的掙扎與考驗;鐵餅丟擲讓人看到物質可以被人借力使力,讓自己的力量分身性地到達/命中目前身體到達不了的地方,意識出存在的份量/重量;投擲標槍讓人意識出自己的成長與物質生活的連結/關聯,自己之所以入口於生命,是為了精準地命中/擊斃該汰除於生命之外的,專心致志,沒有留戀與惋惜(標槍也是生命的兩面:非生即死、非死即生,因此必須善用/慎用)。

各項比賽並不同時/平行進行,因為要讓所有孩子都參與到或旁觀著正在進行的;讓孩子享受該有的從容,不是趕場式的催促/作秀──華德福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並不趕時間,因為要讓孩子經驗著運動的神聖與美麗:每個運動員都是主角/要角,沒有誰該被忽略。

補充說明:這種參與、沉浸於比賽的熱情也會讓人內在沉睡的古希臘人復活,歷史開始生命性地走進孩子之中。

落幕時,孩子坐回自己的城邦里,圍繞著中央的聖火,「最高的執政官」進行頒獎與表揚:沒有勝負/輸贏,只有參與的責任心與榮譽感,不論表現如何,孩子在當中曾努力發揮、展現著自己,所以每一個孩子在最後都會被戴上(月桂的)葉冠/花冠、頒予一面獎牌/金牌,獎勵孩子曾經參與過這樣的運動會/事件,以資紀念。

補充說明:各個項目中,孩子會以表現中「姿態上的優雅」接受到額外、特別的稱許/褒揚。

運動會在詩歌/歌唱聲中結束,當太陽也開始落下……

六年級孩子即將開始發展出初萌的思想,被前青春期召喚;而,五年級是孩子童年的盛放/巔峰,雖然也是童年的最後──而古希臘的美麗與輕盈,將是孩子童年裡難忘的註腳與縮影,在聖火熄滅之後……

補充說明:六年級,孩子即將誕生出自己的思想;要幫助孩子願意在真理之前勇敢,願為真理犧牲掉自己,不再本能性、衝動性,開始由自然力中自由。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