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气质概论与土、水、风、火四相的判准•之一

教育的任务是接受孩子气质“原本所是”的样子,在气质上工作。气质绝非我们的弱点或致命伤,气质是我们的潜能与机会——接受主导气质、拥抱主导气质,我们就拥抱了天赋的礼物。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6年9月9日

地球的(内在)作用力在数字“七”(如:七音、七彩、七个脉轮、人的“七年性”等),但数字“四”却是地球物质性(外在)的本质(如:东西南北﹤方位﹥、春夏秋冬﹤季节﹥、土水火风﹤元素﹥、和怀孕的“四”十周等),所以“四”是进入物质世界的起点。

土、水、风、火分别代表着自然界的固态、液态、气态、离子态/辐射态/温暖态这四种状态,也分别对应着矿物界(物质体)、植物界(以太体)、动物界(星芒体)和人界(自我体)。

每个人都具有这身质四体,也因此内在都有固态、液态、气态、离子态/辐射态/温暖态这四种质性,质性之间会不断转换、协调,所以会在不同时间点、不同的身 体状况下表现出强弱,而这强弱的现象就是个人当时的质气,而当中最恒常、稳定、最具优势表现的,就是那个人的主导气质。

气质其实是人心魂上的色彩:对成人而言,自我体以血液来表现自己,当自我体强烈影响着人(血液活动主控了人),气质就成为火相/激动意志型;星芒体以神经 感知来表现自己,当星芒体强烈影响着人(神经活动主控了人),气质就成为风相/飘忽无常型;以太体以腺体来表现自己,当以太体强烈影响着人(腺体活动主控 了人),气质就成为水相/温吞迟缓型;物质体以身体/物质来表达自己,当物质体强烈影响着人(物质主控了人),气质就成为土相/忧郁深沉型。

qizhi

然而,在孩子九岁半(初萌的自我体出来)之前,孩子的火相并非由自我体所造成,孩子的自我体尚未完全入住,反而是星芒体的不稳定,造成火相的表现;孩子的 风相是因为以太体过于流动、无法稳定;当孩子过度“住”在物质体中、过度认同物质体,表现出来的就是水相;当自我意识过早主宰孩子,孩子会成为土相。

〔补充说明:孩子的以太体不像成人般那么固着于器官或身体上,加上感官上对印象的开放性,容易被环境影响;任何以太体的瓦解或分裂(如:责骂、情绪上的起伏、交通工具速度太快等),都会造成孩子失眠或丧失食欲等等;孩子的以太体是被星芒性地染着的,而物质体又被以太性地染着,所以星芒性是影响孩子气质的根本。而之前转世中如果充分享受并运用着生命(自我体的力量出来),那些生命经验会在这一世的星芒体上诞生出特殊印记或天赋——今世的自我体会成就下一世的星芒体,今世的星芒体会成就下一世的以太体,今世的以太体会成就下一世的物质体,今世的物质体会成就下一世遭遇的环境;“生”这个现象就透过我们的转世不 断地“由内而外”——所以若这一世一出生就拥有不健康的身体,就要往回去看上一世的以太状况,以此类推。〕

气质攸关人的整体存在状态,所以是相当内因性的。气质经过了每个人入胎前的精挑细选,因此气质帮助每个人的最本质能更切入降生后承继的环境。所以气质,某程度上,也是一种灵性上直接的作用力;气质因此成为灵界与俗世之间的中介、调和者,帮助人在两者之间平衡。

当乳齿掉光、被恒齿完整替代,孩子就因为阿里曼力量的作用,开始展现了自己个体性上的固体化/密实化——孩子的物质体已经全然脱离了母亲的物质体影响、乙太体也脱离了周围的以太环境,孩子完成了阶段性任务:将遗传的身体转化为真正自己的身体。恒齿意味着一个全新个体的诞生。十四岁代表着个体性由外在身体延 伸入内在身体,进入精神性、灵性的部分——孩子的转变内外在兼具,但内在尤甚,此时的气质也处在内在重新架构的转折点,可能会出现截然不同的变化。二十一岁,孩子成为自发性个体(开始“成‘人’”),愿意挑战、尝试各种生命(极端)的可能性。当一个人四度“七年”,自我体才能达到熟成与平衡,也因此气质才 算稳定。当四十二岁之后,任何人都不应再被视为是原生家庭中的一份子,应该已经有创造新生家庭的能力。

〔补充说明:恒齿是一种身体上由内而外的矿物化运动,当恒齿形成,就为“外在性的矿物化”画下了句点,此时力量会反折入内,开始进入性征上面的成熟;“恒齿出现”赋予了孩子可以准备繁衍自己的力量,不再是父母的从属。〕

气质在年龄上的作用,在截至青春期为止之前的所有孩子,比较风相;年轻人(青少年、成年人)比较火相,中年人比较土相,老年人比较水相——生命前半期,人走着外向型的气质,生命后半期,人走着内向型的气质。

每种气质都有正有反,而气质靠我们自己的力量调节与转变,不同气质都有各自的破坏性:火相气质的破坏性在于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甚至愚蠢、冥顽、狂热一 生;风相气质的破坏性在于轻浮、不负责、游戏人间,严重会到躁郁不安;水相气质的破坏性在于距离、冷淡、漠不关心,乃至于对一切呆滞、麻痹、迟钝,而弱 智、白痴;土相气质的破坏性在于只在乎自己的苦痛,严重的会陷入疯狂、精神失常/错乱的狂想与忧郁之中。

火相的人必须发展出对所有人格成就的敬重,对自己,更对他人;风相的人必须发展出对自己现世人格的爱与亲附,让自己在世间根植、锚定;水相的人要发展出对 他人的关心与兴趣,扩展太过熟悉中的自己;土相的人必须发展出对别人命运真挚、真实的“同‘情’”与“同‘感’”,以流出自己、流向世界来让自己摆脱对自 己自怜、自哀的重力。

当成人学习到如何“克制”、“教育”自己的主导气质时,这也表示着以“人为的平衡与节制”取代掉“原始的自发性”。

对于气质,我们可以如此自问、自省:

  • 我被赋予了这样的气质,还是我选择了这样的气质?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样被赋予?又为什么我要这样选择?
  • 气质帮助了我什么?又阻碍了我什么?在气质中我可以隐藏什么?规避什么?为什么我要如此“气质”着我自己?
  • (我让)气质决定了我的命运吗?
  • 我必须透过气质才能让我(活得)像自己吗?我到底是怎样的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主导气质来表现与挑战我自己?

不要去压抑任何人身上的主导气质,而是去正向地启发、开展它,让气质成为人的优势,而非劣势。

从我们拥有的地方出发,而不是从我们缺乏的地方出发——也是让教育真正能教育到的秘密。

教育的任务是接受孩子气质“原本所是”的样子,在气质上工作。气质绝非我们的弱点或致命伤,气质是我们的潜能与机会——接受主导气质、拥抱主导气质,我们就拥抱了天赋的礼物。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