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身质/物质四体•之二

人的身质四体是依照着:物质体(这也是我们一般所谓的身体/肉体)(古土星期:矿物界)→乙太体(古太阳期:植物界)→星芒体(古月亮期:动物界)→自我体(地球期:人界)这种顺序进入我们人类的存在的。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6年6月24日

人(Human beings)在“灵质–心质–身质”上是“一体/整体(unity)”的,天体(heavenly bodies)在“灵质–心质–身质”上却是“多重体(multiplicity)”的;人因此能成为“灵质”忠实的载具,当调整到“身质”、“心质”都处于与“灵质”和谐的状况,就有可能真正自由。

补充说明: 人的一体性,在于人的整体表现与作动是不可切分的;天体的多重性,拿地球来说,地球心魂会把自己的表现与作动分散、切割:南北极,质性相同,时序呈现不同,虽然性质相似,南北极却展现相反的表现;当北半球进入盛夏,地球的“灵–心质”会移往南半球,当北半球进入严冬,地球的“灵–心质”会挪回北半球。但更确切地说,“灵–心质”并不是以物质移动的方式,造成这种现象,而是以“和宇宙结合、脱离地球”或“和地球结合、脱离宇宙”的方式来形成这种仿佛移动的现象。所以,冬季对地球心魂而言,是一种对地球本身的清醒与觉察,如同人的白天一样,人在白天会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意识到。所以,无论对天体或人,当意识回到内在的时候,才能观察、洞悉外在,否则都只是轻浮的外在追逐而已。

人的身质四体是依照着:物质体(这也是我们一般所谓的身体/肉体)(古土星期:矿物界)→乙太体(古太阳期:植物界)→星芒体(古月亮期:动物界)→自我体(地球期:人界)这种顺序进入我们人类的存在的。所以物质体最为成熟,因为发展期最长;自我体最不成熟,因为是在最近一期才开始与其他三体结合,进入人身;自我体浸润着其他三体。自我体的进驻开始让人类碰触到心质的部分,所以我们人类现阶段还在发展着心质,真正灵质的发展离我们还相当遥远。

补充说明: 如果要看到宇宙的整体性,就要将所有的天体视为一种灵性的存在:古土星期的古土星,将自己“一”分为“多”,从“混沌”而“(微微)具体”;古太阳期,星体开始形成量感上的秩序;古月亮期,星体之间开始建立起自己选择性的亲疏关系与法则——同感与反感;地球期,白日意识(更清醒的意识与觉知)进入,人类开始有支配生死、凌驾业力的能力。

物质体是我们拥有的矿物界,乙太体是我们拥有的植物界,星芒体是我们拥有的动物界——外在的自然环境中,我们有矿物界、植物界、动物界;内在的身质上,我们有物质体、乙太体、星芒体——地球从各界延伸入我们内在(自行创造出)的宇宙。地球上所有的发生,也发生在宇宙环境中,不管微观(我们体内)还是巨观(全息宇宙)。所以不管宇宙如何浩瀚,最基础的本质在地球或我们身上都可以找到:宇宙就在地球里、就在我们自己里;我们不必费心在外寻找、向外寻找,因为那种汲汲营营真的都是多余。

我们的乙太体对应着宇宙中无所不在的宇宙性乙太,虽然形式与运动方式不同,但本质是相同的,都得服膺乙太的原则。物质体、星芒体莫不如此。我们的星芒体对应着宇宙环境中的星芒性,可以在“所有‘被叛’、‘逆反’物质存在∕物质现象的地方”发现,这就是星芒的原则。

人的进化/演化,完全臣属于“施/予(to give)”与“受/取(to take)”的形变与法则,我们自身所有的创造(先前从宇宙的拿
取)都是为了之后的能够再还给宇宙、回归于宇宙。再怎么无私与慷慨,人类的存在,仍被局限于只能给出先前我们曾接受到的。感知/感受/经验是“受/取”的法则,行动是“施/予”的法则;而因为有所行动,才能创造出“存在”。

在人体之内,自我体作用于辐射态/温暖的有机组织,形成温度乙太/火乙太;星芒体作用于气态的有机组织,形成(较为可视的)光乙太/风乙太;乙太体作用于液态的有机组织,形成水乙太;物质体作用于固态的有机组织,形成土乙太。

补充说明:尽管乙太并非我们肉眼视觉上的可视,但某程度我们仍可在肉眼上觉受到。当我们看到蓝天,天空本身并不是蓝色,但却在我们眼中显现为蓝色;我们看到了乙太的终端、残余作用,我们看到了乙太。我们以为我们看到了蓝天,我们看到的其实是我们四周的乙太、宇宙的乙太;乙太透过蓝天闪耀入我们的感官。乙太不容许被我们立即看见,但却允许我们在时间作用下看见乙太的展现。星芒体也能被我们看见。每颗闪烁的星星都是一道通往星芒界的闸门:星星向我们闪烁,星芒也对着我们闪烁,宇宙的星芒体透过轻戳着宇宙的乙太作用向我们闪烁(但一次轻戳的时间却可能超越我们一次的人生);星星的聚合与溃散,都是宇宙星芒体的故事(星芒体必须被组织、维系成较长久、持久的作用力,以便施力于宇宙乙太,所以星星基本上都带有一种“恒定”的特质)。星星本身并不发光或消失,星星是一种宇宙的爱,透过星芒宇宙作用于乙太宇宙,来表达绝对的真实。不论如何,宇宙中的超感官世界仍可被我们感知,只是我们需要更有意识。

自我体与星芒体,在清醒时会进入我们,因此我们清醒时一直被破坏、摧残与耗损着;在睡眠时离开我们,我们因此得以进入人体的修复与再生。人类意识,必须经由自我体、星芒体对物质体、乙太体的消耗与摧残,才得以存在——人才会因此如此容易疲倦——人需要从毁坏之中升起;而睡眠愈多,我们萌发、重生的乙太力量就会愈强。当我们愈接近清醒,自我体、星芒体对身体的入住就愈深,我们又开始凋零、衰败的过程。所以,我们入睡,对应着春季;我们甦醒,对应着秋季。

补充说明

1. 睡眠时,自我体与星芒体抽离出神经与血液系统,而开始在感知器官与腺体器官上工作与活动。如同太阳在此处下山,是为了在彼处升起——这些体为了进入不同区域活动,并不会真正休息。太阳的自我体与星芒体,会因为地球上另一半球的感知与腺体系统而升起(这也是为什么地球上需要出现“日出—日落”、“夜晚—白天”现象的主因)。为着我们身体内在的另一半球(感知器官与腺体器官),我们自我体与星芒体的太阳也必须为这一半球而在夜晚升起。

举例说明:当我们睡眠时,自我体和星芒体开始对眼睛工作,所以那时闭着的眼睛反而是清醒的;当我们睡醒,我们的眼睛反而进入了沉睡——如果不是眼睛沉睡着,眼睛会抗拒我们的使用与差遣,而让我们无法看见。

我们感知到的一切,并不全然出自我们自身的创造。如果我们想看见,光就必须存在;如果不是大天使(archangel)持续反击与克服着黑暗,我们无从看见一切——大天使一直持续在眼睛的构造上努力着,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眼睛,因“光”而雕凿,也因“光”而存在,眼睛自“光”中形成。

2. 如果想要灵性地观察任何现象,就要将事物内在性,而非外在性地类比。

一般而言,自我体与糖/淀粉的发酵作用相抗衡,星芒体与脂肪的质变相抗衡,乙太体与蛋白质的腐败相抗衡;自我体的排泄是粪便,星芒体的排泄是尿液,乙太体的排泄是汗水——所以对于自己物质体上对食物的偏好、取舍如何以及排泄物的情形与状况,也可以约略观察出自己各体运作状况的端倪。

在物质体中,“意志”是本能;如果这种本能被乙太体支配,就会成为“冲动”;当“冲动”被星芒体支配,就会形成内在很深的“欲望”。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