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采访博伊斯:人智学与未来的人性

约瑟夫•博伊斯(1921-1986),20世纪最伟大的当代艺术家与精神导师之一。自学生时代起,博伊斯就熟知史代纳的著作,尤其是有关社会秩序与机能的著 述,他将结合了雕塑、表演和社会行动的艺术,来探索物质与精神世界的交流,并深深影响了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

1984年,德国《明镜》( Der Spiegel)周刊的彼得 ·布鲁日(Petter Brugge)采访了博伊斯,邀他畅谈人智学与其创作的关系,以及他对未来社会秩序的理想。

明镜:你在自己的创作中特别提到对鲁道夫·史代纳及人智学的参考,你是如何与之发生关联的?

博伊斯:二战后,我是个学生,住在某个充斥着神秘主义藏书的家庭中,这家的书架上塞满此类文字著述,东亚、瑜伽,还有史代纳的一些著作。我受到了耳濡目染。

明镜:你读过史代纳的《社会问题的基本课题》( Basic Issues of the Social Question)吗?

博伊斯:对,他提到了三重社会秩序(Threefold Social Order)。这和我那时候在脑中思考的东西很契合。他的观点从那以后就对我一直发生着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排斥其他人智学家。

明镜:在今天的情境下,你如何理解三重社会秩序?

博伊斯:这事关通过探寻社会的基本形式的方式来思考社会的必要性。这种方式还没有使假想成真。马克思主义和私有制资本主义没有考虑社会现象的基本形态。对我来说,史代纳最重要的发现,就是隐藏在社会现象背后的形式和它的基本力量。

明镜:精神生活的自由,法律之外的平等,经济领域的共济,史代纳所提出的这三重秩序,难道不是指一种抽象的社会分裂?

博伊斯:三重社会秩序不是说要将社会有机体分成三部分,而是要分别理解这三者,进而理解三者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内科医生要理解大脑和胆囊、脾脏这些器官之间的关系,他必须分别理解这些器官,从而理解这些器官之间的相互作用。现在这称之为“纠缠”(entanglement),彻底的混沌;没人知道社会正在发生着什么。

明镜:谁又能说蔓延式生长(rank growth)不是有机的呢?

博伊斯:不是的。这是破碎的,是非有机的。多元化其实就是”自身的分散”,是衰退。

明镜:为什么你如此肯定三重社会秩序这个理论,或者说三位一体的正确性呢?

博伊斯:这些概念在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而且成为热门词汇。只是那时候还不叫社会的三权分立。你可以在蒲鲁东(Proudhon)这样的无政府主义者和孟德斯鸠的理论中找到出处。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