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平安度过两周——山田班简讯之三

IF

昨天我去广州去见瑞典的爱迪特老师,她犹如我精神上的妈妈,再有2个月她就到80岁了,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神采奕奕。她告诉我,有人说她下辈子会当一名画家,她说她不要当画家,她来世还要做一名幼儿园的老师。

撰文:2014年11月23日 博客:网址

10月27日我们恢复了在校园里的上课,自从得知可以回到学校后,我就开始给孩子们强调回到校园必须遵守的规则,比如隔壁是山花班的孩子,比你们年龄小,请大家友好相处,午餐后1点至2点是山花班的午休时间,我们班的孩子一定要小声。户外的玩耍边界也再次告知不能越过。我们班的孩子对于这些规则遵守得很好,我暗自得意。

回到校园,孩子的活动场地变大了,像个真正的学校。课间看守户外的老师也轻松了许多,家长不用来值日看守户外了。教室的布置在红梅老师的帮助下,比以前更温馨漂亮了,保留了孩子们喜欢的图书角。

上课才两天,周二的下午突然接到通知,周三必须放假一天,周四、周五由主班老师安排带孩子们外出。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们只能随机应变。和家长们讨论的结果是,原计划11月中旬去韶关附近的牛鼻村游学,提前到周四,即10月30日。

牛鼻村之旅

韶关学院的桂芳老师和浦华老师,几年前带着女儿丁丁在北京参加过2次“大地之子”夏令营。从2013年开始,他们在牛鼻村也办起了“自然精灵”夏令营,深受孩子们和家长的喜爱,今年夏天报名的孩子太多,他们办了2期。我们这次去牛鼻村的日程安排,就是沿用了他们夏令营的内容。不仅如此,桂芳和浦华带着女儿,全程陪同我们,同时和我们到达牛鼻村,直到最后一个晚上才离开。

从帽峰山到牛鼻村,路上行程四个多小时,我们一下车就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牛鼻村依山傍水,四周被锦江环绕,只有一座窄窄的桥可以进出。我们拖着行李和满身的疲惫,走过那座窄桥时,缓慢流淌的绿色江水和远处云雾缭绕的群山,顿时把我们洗礼了。

一进到住宿的院子,孩子们就被一条叫“叮当”的狗吸引了,虽然住宿条件比较简陋,但有狗作伴,就那么多的同学在一起,孩子们马上就融入了乡村环境。

全班24个孩子,有21位参加,其中16位孩子有家长陪同。由于家长比较多,我对孩子们的要求也就多了一项,每天在家长的督促下,自己洗衣服。牛鼻村的气温高达32度,我们的衣服虽然穿得单薄,但绝大部分孩子,还是第一次自己洗衣服。有一天孩子们站在水沟的烂泥中抓田螺,浑身沾满了乌黑烂泥,有几个男孩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一位妈妈感叹,原来以为这件衣服只能扔掉了,万万没有想到孩子还能把它洗得恢复原样。

孩子们不仅自己洗衣服,所有的人分成四组,每天一个组值日,他们要做饭前的准备,摆放碗筷,要做餐后的收拾、清洁。面对一大盆的碗筷,我们的孩子耐心、仔细地洗完所有的碗碟。

平时在班级午餐,我们做到了安静就餐。这次在牛鼻村和家长们一起午餐,我也提出同样的要求,安静就餐,实在需要讲话,请小声耳语。毕竟在外就餐和学校不同,那么多的人,那么多好玩的事情发生,那么多的菜,一桌有6菜一汤,孩子们比起在教室里,显得说话多了一些。在我就餐那组,每次总是那2、3个孩子忍不住小声说话。安静就餐对家长也是考验,偶尔也需要提醒一下。但我们毕竟原则上坚持住了。一位家长反映,虽然她的孩子在牛鼻村就餐时,不能很好遵守,但回到家里,他却提出吃饭时要保持安静。另一位妈妈说,回到家里,招待一位来访的朋友,在餐馆就餐,她和朋友聊天,遭到孩子的反对:“吃饭要保持安静!”安静就餐养成习惯后,对于吵闹的就餐环境就会非常的敏感,身体上会不舒服。

餐桌上,我观察到,个别家长,为自己的孩子夹菜,明明菜就在孩子眼前,孩子完全够得到,妈妈还是下意识的为孩子添菜。几年前,我组织的4至6岁孩子夏令营,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专门召开了6岁孩子的会议,他们一致同意和妈妈们分开就餐。这次我没有如法炮制,在此,想提醒班上的家长,照顾好自己的用餐即可,如果孩子提出需要你的帮助,才去伸手相助。

回到帽峰山的那天,已经下午1点多了,我和一些家长在餐馆用餐,一桌大约12个人,一盘排骨端上来,差不多每人一块的样子,我们在坐的家长基本上都没有吃,孩子们吃了2块,个别孩子吃了3块。我在想,为什么家长那么谦让孩子?谦让的后果是什么?生活条件艰苦时,家长的谦让是为了保证孩子的基本营养需求。现在的孩子不缺少营养,家长的谦让是在满足孩子的口腹之欲。

一位家长反映,他们组的餐桌上有位男孩,习惯把自己喜欢吃的菜端到跟前,如果菜不多了,他就直接端起盘子往自己碗里倒,妈妈在一旁没有任何表示。

每天早上6点20起床,6点40集合,然后在林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练习吹笛子,我再带他们读《千家诗》。第二天早上我们到那座桥上面对锦江和群山,朗读《千家诗》,真是诗情画意融为一体。读完诗,孩子们看到日出,YQ惊呼:“我们学过的字。”太阳下面正好有一条细细的白云犹如:“旦”字。第三天早上我们到窄桥上吹五音笛,吹完“竹舞”,LX喊我:“吴老师,快看,竹子在跳舞。”真的,竹子在微风里舞动。第四天早上,天气降温,下着濛濛细雨,我干脆带着孩子们沿江跑步。

我们住的院子后面是游轮码头,桂芳和浦华老师说,唯一不安全的因素就是这个码头,担心被孩子们发现,擅自去玩,锦江深不可测。午餐后的休息时间,我特别强调了自由玩耍的范围。到了临走的那天早上,我决定带孩子去看看这个码头,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近距离观赏江水。《千家诗》和笛子是否能够每天坚持,变得不重要了,这“良辰美景”、“风景如画”可不能错过。

第三天我们徒步锦江,沿着山中小路,步行三个多小时到达有700年历史的夏富村,我们穿越竹林,途径柚子树、西瓜地,还一路捡了垃圾。沿途我们安静步行了大约30多分钟,喋喋不休的说话,会忘记欣赏身旁的大自然的奇妙与祥和。

我们以为夏富村一定会有餐馆供我们午餐,到达后才发现整个村子没有餐馆。几位爸爸在距离夏富村半小时的路程外,找到一家餐馆。此时已经12点半了,还要步行半个小时,这时我走在最前面,开始“急行军”。我以最快的速度步行,7、8位男孩紧跟其后,女孩只有桂芳老师的女儿丁丁和五岁的睿睿跟在后面,睿睿几乎是一路小跑。有3、4个孩子坐了摩托车,遭到徒步孩子的强烈抗议,“等你们将来身体不好,生病了,我们才不管呢!”“睿睿五岁都能走,你们呢?”

午餐后,休息了一阵。我们沿着公路返程,路程短了许多,我要求所有的孩子步行回来。以往我在北京做夏令营,一天的路程远超过今天的,我相信班上的孩子可以走完全程。这次YY的爸爸走在最前面,我走在后面一些,可以照看到多一些的孩子。睿睿拉着我的手,紧跟着我们,几次我跟她说,如果觉得累,就去找爸爸,她不肯。一路上她蹦蹦跳跳,满面红光步行回到营地。

遗憾的是有2位男孩还是坐了汽车,他们不是因为身体不适而坐车的。队伍拉得很长,最快的十几个孩子,用了1个半小时走完,慢的孩子,将近用了2个半小时,但能够坚持到底就是完成了一次对自我的挑战。

这次牛鼻村游学,我发现我们过于尊重孩子的意见。“你愿意跟妈妈回老家,还是去游学?”“你愿意坚持走完全程,还是坐车?”“你愿意留下,明天和大家一起回去,还是今天晚上和妈妈回家?”在这样的大事情上,作为学生个体,应该尊重班级集体的要求,而不是纵容孩子个体的要求。如果顺应每个孩子的要求,为什么还要以班级的方式组织出来呢?所有的活动设计,都是为整个班级考虑的,如果容许孩子任意选择,任何有组织的活动将变得毫无意义。一个孩子提前离开,对于班级整体来说,就是裂开了一个口子。对于活动的组织者来说,某种意义上无关紧要,计划中的一切照常进行。某种意义上,有负于组织者的一片用心。每个活动都是精心考量的,前后相续的,所有的活动参加完,才是一次完整的体验。

回想起几年前的夏令营,一位五岁多的女孩,在父亲的陪伴下,一天步行30多里路。开始我想得很简单,反正有父亲在,孩子走不动,父亲总有办法。后来才得知这位父亲的腰受过伤,不能抱孩子,他一路上鼓励女儿,坚持走完了全程。这就是家长能够起到的最佳作用。坚持下去,孩子会从中获得战胜困难的力量,轻易放弃,孩子失去一次成长的机会。

到达牛鼻村的第一天是我讲故事,然后每天晚上分组表演故事,短短的时间里,能够排演出一个故事,对于家长和孩子都是有一定的难度。但因为是演给自己人看的,无论怎样的仓促,我们都给予热烈的掌声。差不多每个孩子都参与到角色扮演中,这是我们班第一次大规模的排演戏剧。

其中一组表演时,邀请桂芳老师担任主角,让大家有机会目睹戏剧表演的真谛。桂芳老师是大学里教英语的老师,自从热爱上戏剧后,有一年的时间,坚持每个周末到广州来学习戏剧表演。现在她又在坚持每个周末来广州学习舞蹈。她带我们孩子做的英语童谣,神形兼备,栩栩如生。这样用心的老师,一生中能够遇到一次也算幸运了。

我们体验了秋天的农活,割稻子、挖红薯,还去山坡上捡柴,把柴背回来,准备晚上的篝火晚会。篝火晚会由乐汐妈妈和林老师住持,把我们的游学推向了最为欢快的时刻,家长和孩子们载歌载舞,熊熊燃烧的火焰像是节日里的烟火,照亮了夜空又转瞬即逝,我们的欢乐即便也会消逝,但曾经照亮过人生的旅程。

孩子们画的夏富村古建筑:

gujian gujian3 gujian4

艰难的转折

结束游学,11月3日周一我们回到帽峰山,等待我们的是,学校决定恢复分散教学。我们搬回原来的小白楼最为省事和便捷,但小白楼的弊端也太突出了,教室后面敞开的卷帘门,户外场地的狭小,教室里面的潮湿,我们实在想换个更加理想的场所。在四处苦苦寻找,不见满意的场所时,YQ家主动提出,他们愿意把原定的已经租下的一套房间让出来,供我们作为教室。

由于教室需要时间准备好,推迟到11月10日周一上课。我担心孩子放假这么多天,会变得散漫,于是在YY爸爸和王老师的协助下,5日周三上午我们组织了一次绿道徒步,6日因为下雨就取消了徒步计划。DY和妈妈、LX和妈妈,YQ妈妈,参与新教室的打扫。新教室刚刚装修完,房间里到处是墙上掉落的涂料,他们三位妈妈和林老师从早上一直打扫到下午三点多,才把教室打扫得窗明几净。7日在万老师的组织下,冒着小雨,我们把课桌椅搬到新的教室,搬完后又是一阵收拾打扫。

9日周日下午召开了第二次家长会,来了18个家庭的19位家长。我强调了2个问题,一是安全。虽然这里的教室比较理想,但一楼在装修,楼下犹如施工工地,来教室的路上,有好多的岔路,万一孩子从某个岔路跑掉,很难找到。家长务必在家里强化孩子的安全意识。如果孩子违反我们的活动边界,我们将请孩子的家长来协助看守户外。严重的情况,会请孩子回家休息几天。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