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法国人三岁就上哲学课?我在巴黎的教育经历

法国儿童哲学工作坊。图片由 Chiara Pastorini/Les Petites Lumière提供

在巴黎,儿童哲学工作坊越来越流行,一个原因是近年恐袭增多,孩子会向父母提出生死,生命,战争,和平,恐怖主义⋯⋯的问题。

本站编者注:多年前就关注到法国的儿童哲学教育,当时知道有一家机构是“哲学咖啡馆”。几年过去了,儿童哲学教育也开始受到关注,但是有体系的实践还罕有,感谢本文作者的生动分享、感谢端传媒的欣然授权,如对本文提到的小光芒感兴趣,可以浏览其机构网站(法语)。

本文转载已获端传媒正式授权,侵权必究。

文章出处:端传媒(原文链接
本文作者:黄怀琰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日

最近回到巴黎居住近半年,迎来一次奇特的经验:一家举办“儿童哲学工作坊”的机构想邀请我做导师,去幼儿园主持一个哲学工作坊!

什么?法国人三岁就开始上哲学课?“儿童哲学工作坊”?我真是闻所未闻!香港的中小学没哲学课,直至大学,还要选修才有。而我自己从没念过哲学,亦未教过幼儿!

机构老板娘给了我一个地址,说服我去看看。在这世界,没有什么地点是网上找不到的。再也没有“不识路”,“不想去”的借口。

La REcyclerie

地址是在巴黎北面,门口的招牌写着 “La REcyclerie”。这店利用荒废的环市铁路 “la Petite Ceinture” 的北段火车站 “La Gare Ornano” 建成,该铁路从1990年代停用之后,就成了流浪人和涂鸦艺术家的天堂,我几年前也曾跟朋友爬进去画Graffitti,以及,被警察追捕。

La REcyclerie 门口。图片由 Presentinart/黄怀琰提供。

La REcyclerie 门口。图片由 Presentinart/黄怀琰提供。

其中的台凳及其他物件都是回收所得,它是一个以环保、回收再造、素食、农舍等等为题的饭堂和活动中心,内有咖啡厅、酒吧、餐厅、工作室、菜园、鸡鸭棚舍(鸡鸭吃素食厨余,而他们只取鸡鸭的蛋)。沿着铁路两旁,设有很多休闲位置,连法式滚球 La pétanque 的场地也有。就算你没有消费,亦无人理会,进去以后简直可以躲一整天不出来!但亦不要以为这儿看似艺术流浪人风格,就会消费便宜,相反比一般餐厅更贵!巴黎一直是一个很 “Bobo” 的地方。(Bobo : Bourgeois-bohème,中产阶级式的波希米亚人的缩写)

“儿童哲学工作坊”在大厅右侧的一个小室举行,工作坊下午三点开始,举办机构 Les Petites Lumières (小光芒),由 Chiara Pastorini 女士创办,她原籍义大利,2004年来到巴黎。

“什么是人类?”

导师的工作像个清谈节目的主持人,她留意孩子的举手次序,让孩子顺序发言,确保每次发言都得到尊重,孩子们不可取笑其他人。其中有个女孩子不想发言,导师问她:“妳决定不说话吗?”女孩子说:“是的。”导师就尊重她不发言的权利。

下午三时,父母陆陆续续带孩子到来,然后自己就去中心其他地方蹓跶。这次大概有七八个孩子,工作坊由一位年青导师主持,所有人连同导师围成一圈,而我需要离开圈子大约六七米,在外围旁观,因为导师不想小孩以为我也是参与者。

Les Petites Lumières (小光芒)的创办人Chiara Pastorini利用布偶与孩子对话。图片由 Chiara Pastorini/Les Petites Lumière提供

Les Petites Lumières (小光芒)的创办人Chiara Pastorini利用布偶与孩子对话。图片由 Chiara Pastorini/Les Petites Lumière提供

首先由导师说明这个工作坊的主题和发言方法,并向孩子讲解为什么要学哲学,参加这个工作坊是做什么的。孩子们和导师一同订立工作坊规矩,导师鼓励他们发表意见,当中没有对与错。

他们有很特别的发言方法:孩子发言前先举手,导师会给那个小孩一条木棒子,他拿着木棒就可以发言,说完之后,导师示意孩子交棒给下一个举手的小孩。导师的工作像个清谈节目的主持人,她留意孩子的举手次序,让孩子顺序发言,确保每次发言都得到尊重,孩子们不可取笑其他人。其中有个女孩子不想发言,导师问她:“妳决定不说话吗?”女孩子说:“是的。”导师就尊重她不发言的权利。导师说:“我们的脑袋时刻都在思想,妳不想说话,就看着我们,和我们一同思考吧。”

导师提出了这次的题目:“什么是人类?”“人类和动物有分别吗?”所有孩子都抢着举手发言,导师把棒交到第一个孩子手上,他们几乎就自发的轮流交棒了。有个男孩说:“人类是两腿站着走路的,动物是四脚爬爬的。”马上就有一个女孩举手并接棒:“我不同意,鸡也两腿走路!”另一个孩子说:“动物会吃我们!”然后一个声音很小的女孩说:“但人类吃动物更多。”孩子们马上就投入热烈的讨论。有时孩子会抢捧发言,这时导师就要主持规则。

导师见所有孩子都发表了一轮意见,然后她又提出问题:“人类会做什么?或者不会做什么?”“动物又会做什么?”每次都是那个声音很大的男孩子抢着举手发言:“人类不会随处大小便!”另外一个男孩子说:“我上星期才见到一个男人在地铁尿尿!”其他的意见有:“动物在笼子里睡觉,人类在床上睡觉。”也有孩子持相反意见:“如果没有人类,动物就不会在笼子里。”有孩子提出:“人类有同学、朋友、家人。”这时导师归纳孩子的思路,导师说:“你是不是想说人类有社会?人类会不会依赖社会生存?动物有没有社会?”有孩子又提出:“动物也有父母和社会的。”突然那个声音很大的男孩提出一个观点:“人类的身体大小都差不多,但动物的形体有很大也有很小的,例如 Seismosaurus 就很大!”没有人知道 Seismosaurus 是什么,导师叫他说明,他很得戚(得意)地说:“Seismosaurus 是世上最大的恐龙!”

导师再把问题推进:“人类与动物,有没有等级之分?”“人类会发明,动物会不会?”“人类比动物高级?”“还是动物比人类高级?”

孩子又纷纷举手发表他们的见解:“人类比动物高级!”“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的狗好像我的家人,我们没有分别。”“人类帮助动物。”“动物帮助人类才对。”

我在一旁静静观察,惊讶于这几个七八岁的孩子,他们都各有自己的观点,思路清晰,踊跃参予讨论,自信地发言,同时亦尊重其他孩子,他们新奇的想法让我大开眼界!

“人类的身体大小都差不多,但动物的形体有很大也有很小的,例如 Seismosaurus 就很大!”没有人知道 Seismosaurus 是什么,导师叫他说明,他很得戚(得意)地说:“Seismosaurus 是世上最大的恐龙!”

他们大约讨论了一小时,结尾时,导师提出一个游戏:“你们各自想像一种动物,试试做一个动作引牠发笑?”

开头孩子们不知道怎么做,导师问一个男孩子:“你想引那个动物发笑?”他说:“牛!”导师说:“我们想像一下牛是怎么笑的?”于是所有小孩都各自发出自认为牛的笑声,然后他们就开始各自做动作来引那只牛发笑。之后到下一个孩子的动物,如此类推。到最后所有人都笑作一团。

导师最后给他们画画,问他们:“你的动物是什么样子的?”或是:“你想和你的动物做什么?”于是孩子画画的画画,爱干嘛就干嘛,有孩子不爱画画,他折飞机。工作坊大概两个小时,到了时间,父母也在酒吧喝完了酒,回来领孩子。他们刚刚讨论完人类和动物,孩子们纷纷跑去看这儿养的鸡鸭,有很多想法要告诉父母。

La REcyclerie位于火车路轨旁。图片由 Presentinart/黄怀琰提供

La REcyclerie位于火车路轨旁。图片由 Presentinart/黄怀琰提供

我的第一次

到了星期五,我终于要面对三四岁的小孩了。我只教过大专生,这也真是我人生第一次带这么小的孩子。是次的地点是巴黎市郊的一所幼儿园,每个星期五下午,是幼儿园的课外活动时间。

之前某位住在北欧的朋友和我讨论过这些工作坊,她认为不应该安排年纪那么小的孩子上哲学课,这样做已经规范了他们的思考。她说北欧只会让三四岁的孩子自由玩耍,什么都不教,她认为小孩子从玩耍之中自己会发现和学习。

我抱着未知的心情去到那个幼儿园,心想这是第一次,就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吧。从下午一点到四点,三个小时,分别有三班10-15名三至五岁的幼儿。我们有三个导师,孩子轮流上三个工作坊,即是每一节50分钟上完,我们就交换孩子。三小时中间,有30分钟给他们在学校花园自由活动。

事前老板娘给我看了很多资料,我老是想着要准备什么题目好呢,怎么才会提起他们的兴趣呢?搞到自己很紧张。一位有孩子的法国朋友说:“不用那么复杂的,三岁孩子的想法就是“喜不喜欢?”“喜欢什么颜色?”“漂亮不?”“爱吃什么?”他说:“不用准备那么多,多聆听他们就是了。”

法国的家长和小朋友已经很习惯这种“哲学工作坊”,朋友的七岁女儿还教我怎么做。法国家长说,孩子从出生开始,他们已经如大人那样和小孩说话,小孩很早就有独立思想。

我当天的题目是:“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吗?(Est-ce que tout le monde est pareil?)”讨论完这个题目之后,孩子们互相画自己的同学,看看别人与自己的一样和不一样。

第一节的时候,孩子们还是有问有答:“我们当然不一样呀!”“那里不一样?”“她是女孩,我是男孩。”“我有黑色头发,她有金头发。”“你是中国人,我是法国人。”他们说了很多外表的不一样。我再问:“我们都有两只眼睛、一个鼻、一个嘴,我们的身体的结构是不是一样呢?”他们再从各方面看看,我们有些什么地方又是一样的。

孩子们讨论完了,有些喜欢画画,亦有孩子玩其他东西。他们一般都很有礼貌,要做什么都会先问我。但是到了第三节时,即是最后一组小朋友,他们之前已经上了两个不同的工作坊,亦经过了一整个星期的课,到了星期五的下午三点,已经完全不能集中。他们只想尽快离开,老是问我父母什么时候来接他们?我也就放弃了什么“哲学”问题,任由他们自己玩了。

我的第一次“儿童哲学工作坊”可说是失败收场,可能正如我的北欧朋友说,应该任由三四岁的小孩玩耍。

事后才知道 Chiara Pastorini 女士的方法:他们会让三岁孩子玩布偶,让他们用布偶说话。

小孩子在画画。图片由 Chiara Pastorini/Les Petites Lumière提供

小孩子在画画。图片由 Chiara Pastorini/Les Petites Lumière提供

哲学,不就是问问题吗?

为了更了解“儿童哲学”和这个“工作坊”,事后约了机构创办人Chiara Pastorini女士作了一次深入的访谈,她邀请我去她家,就在 La Place République(共和国广场) 附近。这个广场有很多历史,而自从上年巴黎遭到恐袭以来,大部分的集会游行都从这里出发。

Chiara Pastorini女士年约四十岁,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我看到她隆起的肚子,她说第四个也快来了。她在义大利念哲学,一直念到博士才来巴黎,她在美国做她的博士论文,亦在美国开始认识和学习儿童哲学。她说儿童哲学是由美国哲学家 Mathiew Lipman 在1970年代发起的。

她来了巴黎十二年,丈夫是法国人。她从来没有在学校学过法语,都是和朋友讲的时候学过来的。Les petites lumières 是她在2014年成立的私人机构,成立了两年多,成绩已经很好,大概每星期有二十至三十个不同的学校或机构邀请他们举办工作坊,旗下雇用二十多名哲学导师。他们的工作坊在不同的地点举行:传统的有学校、社区活动中心,也有电影院或剧场的咖啡厅。最近就有活动,是父母和小孩去看某一个话剧,之在剧场的咖啡厅,以这个话剧为题而展开讨论,还有孩子的即兴话剧活动。所以她请的导师不只是懂得哲学的,也有艺术、剧场、音乐、形体、舞蹈等等的专家。

为什么她会做这种工作坊呢?最初是因为她自己的个人经历: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最大的孩子八岁。孩子常常问问题,她觉得哲学也不就是问问题吗?她尝试用她的所学的去回答孩子的问题。

巴黎的“儿童哲学工作坊”越来越流行,有几个原因,其一, 这两年法国和欧洲其他地方受到恐袭,孩子看到新闻,就会向父母提出很多关于生死,生命,战争,和平,恐怖主义等等问题,有时父母也无法回答。

她觉得八岁以前的孩子,想法比较纯真、直接和独特,八岁以后,因为受到社会和大人的影响,想法就慢慢堕入社会的俗套了。

巴黎的“儿童哲学工作坊”大概在十四、五年前开始流行。以前的学生一般念到高中最后一年,约十七岁,才有一年的哲学课,然后十八岁高考,巴黎高考的哲学卷是最重要的一卷。

La REcyclerie工作室。图片由Presentinart/黄怀琰提供

La REcyclerie工作室。图片由Presentinart/黄怀琰提供

她说,最近巴黎的“儿童哲学工作坊”越来越流行,有几个原因,其一, 这两年法国和欧洲其他地方受到恐袭,孩子看到新闻,就会向父母提出很多关于生死,生命,战争,和平,恐怖主义等等问题,有时父母也无法回答,他们就让孩子来哲学工作坊,让孩子可以抒发感受。

她也举办亲子工作坊,但会用一块黑布把孩子和父母分隔开,她觉得如果他们看到父母,孩子不能真实表达想法。

其二,父母与学校都觉得孩子参加了哲学工作坊以后,对很多事情会主动反思和问问题,对学习有积极的作用。

其三,自从2014年法国教育改革以后,学校有更多自由时间,政府亦拨更多资源,鼓励学校邀请校外机构举办另类活动。学校从孩子六岁开始,就可以举办哲学工作坊,但不是每间学校会办,因为校内的老师也不懂,所以很需要他们这些哲学专才来学校搞这些工作坊。

她说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哲学工作坊,哲学不过就是问问题,在一个议题上自由讨论想法罢了。如果是三四岁的孩子,他们会运用布偶来向孩子说故事,引起他们的注意。那些布偶有各个哲学家的卡通造型,导师套在指头上说哲学家的故事,三岁小孩也用布偶来说自己的心声。

她说小孩一懂得说话就会提出问题,哲学工作坊正好好让他们提出任何问题和表达任何想法。人类很早就有独立思想,孩子单纯而直接的问题和想法,往往让她大开眼界。他们会提出很独特的见解,大人是无法想像的,她反而从孩子那里学到更多。

我问:“孩子喜不喜欢哲学工作坊呢?”她说:“孩子的反应是最直接和即时的,他们喜欢不喜欢,你会马上知道。”

至于家长,他们对于儿童工作坊的需求越来越大,一来孩子不停的问问题,不是每一个父母都懂得答,第二,他们也乐于听到孩子的想法,并让孩子有更宽阔和不同的视点。

于我来说,“儿童哲学工作坊”可说是我全新的体验,可惜本人在香港的教育体制内,从未有机会接触哲学,我连他们的卡通哲学家布偶都不认识,遑论要带工作坊了。我问Chiara Pastorini女士为什么会信任我?把孩子交给我这个连哲学ABC都不懂的人,法语又不是我母语。她说因为我的艺术背景,对工作坊很有帮助。她还一直鼓励我要有信心,语言只要多说多读多写,自然会有进步,他们机构也会定期举办导师培训工作坊,叫我不用担心。她说不要把哲学想得那么复杂,哲学也就是对日常生活提出问题而已。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