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发光发热,贯穿东西方的窗(下篇)

她常问:每一个传统或文化,都有它的下一步,中华文化的下一步是什么?它会有怎样的蜕变?它下面的翻转是什么?

出处:马来西亚《中国报》 2014年11月  报道:杨洁思

该怎么形容新兴艺术工作者──赖心诗老师?

我能想到的是:“一个鲜活的人!”

这是哪门子的形容词?人,只要正常活着,不是卧病在床,哪个不是鲜活的?

但是,赖心诗老师就是让人觉得她特别特别鲜活。

很多人活着,却活得麻木不仁、不痛不痒。

赖老师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仿似熊熊燃烧的一团火,发光发热:“我在活着,我活在此时此刻,我淋漓尽致地活着,我的生命不留白。”

于是,你轻易地被她感染、融化,哪怕只是在舞台下……

赖心诗,是台湾优律思美学校创办人。

优律思美是一个新生艺术,优律思美人随着语言与音乐,有时藉由几何图形于空间为媒介,展现、表达出语言、音乐内在本身所存在的力量,而形成外在的姿势与动作。

1999年夏天,带着对于人智学(*注一)的兴趣以及单纯的信念,她赴美接受华德福教育的师训,其后跨入优律思美艺术领域。

在美逗留近11年后,她回到台湾,她的这段人生经历,是一个从东方到西方,再从西方回到东方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从东方到西方

十余年前,年龄尚轻的赖心诗,到国外求学,面对很大的冲击。

初到西方时,她发现她所学习的学问──人智学,很“西方”,须完全运用西方的文化解读。

“我意识到自己必须放空,切断之前在东方所掌握的知识,完全投入西方、沉浸在西方社会中,才比较能了解这门学说。”她说。

她试着用西方人的眼光看世界,也通过他们的眼光去认识东方社会。

撇开学术不说,单是文化上的考验,对她已是很大的挑战。

这是一个找寻自己的旅程。她形容自己初到彼岸时:“被挑战得厉害”。

首先,就是她的有礼貌,被视为不太表达自己。

在西方社会,西方人能很自在地表达自己。

你是否真的能表达自己?你的礼貌出自于什么?一个个直接的问题向赖心诗抛过来,让她不断探索思考自己的内在本质,让她真正了解自己。

“要怎样表达自己呢?”

她只好从模仿他们开始,但渐渐地,她发现,自己内在的本质,其实是很想要表达,只是过往活在较为含蓄的环境中,没有太多的机会表达自己。

有主见理应是优点

还有,在东方倍受推崇的谦虚,来到西方就不是这么回事。反之,有主见与看法被视为是优点。

过往在台湾,赖心诗都被视为过度有主见,性格太过鲜明,东方社会不太能接受一个人太强悍,太有主见,更何况,她还是个女生。
去到美国,她却被追问:“你的礼物(优点)为什么要藏起来?为什么不表达?”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