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教育还是操纵?(下)

作者:Vinoba Bhave  译自:《Education or Manipulation?》

真正能拥有的知识是由爱与服务得到的。

“只会教”

一位年青人想为社会做好事,“告诉我”我说:“你觉得你能担任什么样的工作?”

“我想只有教书”。年轻人答道,“其它的事我都不会做,我只会教书。对教书我很感兴趣,我肯定能做好。”

“是的,我不怀疑,你准备做什么?纺线?梳理羊毛?编织?你能教哪一种?”

“不,我教不了这些。”

“那么裁剪,染色或木工?”

“不,我一点也不懂。”

“也许你能教做饭、推磨和其它家务活?”

“不,我从没做过这类事,我只会教……”

“亲爱的朋友,你对我的每个问题都说不行,但仍坚持会教,什么意思?你能教种地吗?”

想成为教师的他愤怒地说:“为什么你问这些?一开始我就告诉你,其它事我都不会做,我能教文学。”

“好啊!好啊!现在我开始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能教人们像泰尔戈和莎士比亚那样写书?”

年轻人气得急促起来,“放松点,”我笑道:“你能教读、写、历史和地理,这些课目前不是全无用,需要时,能用得上,但它们不是生活的基础,你愿意学习编织吗?”

“现在我不想学任何新东西,再说我也学不会编织,我从没做过手工活。”

“如果是这样,也许要花更长的时间去学,但为什么你不能去学习呢?”

“我想我根本学不会,既使学会了,意味着大量的艰苦劳动和许多麻烦,请你理解我不能接受。”

这个谈话足以让我们明白许多“教师”的心理特征,只当一名教师意味着:

完全忽视真实生活中有用的各种技能。

不能学习任何新的手艺,并对手工劳动冷淡。

自负

埋头于书本。

“只会教”意味着是脱离生活的一具僵尸。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