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为“勇气”下一个勇敢的注解

她说:“如果海面上的大浪花是勇敢的话,那么在水面下推动浪花发生的水流就是勇气;勇敢的动作里还必须要有一种——我一定会成为‘那种样子’的力量——同时发生,才能叫做勇气,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但是我有很多画面可以形容‘勇气’,譬如:在画湿水彩的时候,两个颜色在画纸上要融在一起的时候,那就是‘勇气’!”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萧语谦
撰文:2016年4月15日

前些日子我和小女儿之间曾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日本的小学有“道德”这一个学科,那一天女儿在学校做这一科目的测验,其中一题是询问“下者何为‘勇气’的表现?”选项是 A、在电车或是巴士上让座给老弱妇孺。B、看见某位同学被集体欺负,虽然害怕仍上前劝导。C、和学校的每一位同学都能好好地相处。小女儿将三个选项都打了大叉叉,后来老师纠正她B是正确答案,请她将答案改过来;但小女儿非常地不认同,一直坚持不肯更改答案,老师就对她说,这样她的测验会拿不到分数喔!小女儿点点头跟老师说:“好的!我不要分数。”于是当天晚上小女儿拿出了测验单和我说起这件事,她说:“A是礼仪的表现C是和平的手段。”我接着问她:“那B呢?虽然害怕还是上前劝架,那不是勇气那是什么?”她说:“那应该是仁义,我读三国演义的时候,从赵云那里学到的,最多只能说是‘勇敢’不能叫做‘勇气’。”我心里吃了一惊,继续问她:“那你觉得‘勇气’是什么?”女儿回答我:“我也不知道,我不会说,但是就是不一样,勇敢是动作,但是勇气应该不是,反正这不是勇气。”听完我也很认同的对她说:“你继续保持你的答案不用改,你的答案非常重要,但有一天你发现“勇气”是什么的时候,记得要分享给妈妈听。”就这样时间又经过了两三个月…

四月份,日本学校的新学期开始,小女儿也正式成了五年级高学年的学生,换了新的教室、新的老师,不变的仍是从三年级开始的十六位同学。

昨天放学时间,小女儿一回到家和我们打过招呼,立刻就将自己关在房间,还大声宣布“禁止任何人打扰及进入”,我和佐藤两个人只好自顾自地继续喝茶聊天,不一会,小女儿总算走出来坐到我们身边,自己倒了一杯茶,边喝边说着:“今天班上换委员(股长),我还是图书管理委员。”我问她:“那不好吗?你不是一直都想待在图书室里?”她说:“我已经连续当了四届图书管理委员,老师也说有当过的人不要重复当同一个委员,所以我这次想试试其他的委员工作,但是其他的人都将其他的工作先占满了,和我同时担任图书委员的四位同学也想要换成体育委员,但体育委员只有三个空缺,其中有一个人必须要放弃才行,我一直和大家说,我已经当了四届了,应该要让我换别的工作了,但是图书委员是最辛苦也是全委员工作中每天最晚回家的,所以都没有人愿意退让,而他们三个都只当个一届而已,却也不愿意退让,最后他们说要猜拳决定,可是新老师一开始有说,决定委员工作请尽量不要用猜拳的,我也认为是我们自己在选择自己的任务,不应该用猜拳来轻易地决定,所以…我…自己选择退出…所以…我还是图书委员…”说到这小女儿已经掉下斗大的泪珠了,听到着我问她:“新老师不知道你已经重复当了那么多次同样的委员了吗?”女儿摇摇头,我又说:“为什么不直接跟老师反应呢?”小女儿索性放声大哭,我只好赶紧抱着她,158公分已经和我一样高的小女生就卷成一团将头塞在我怀里哭个不停,佐藤则在另一端轻柔地抚摸着小女儿的双脚,什么话都没说。

等到小女儿情绪稍微平复,我试着问她,是不是需要爸爸妈妈和老师沟通一下,小女儿擦着眼泪坚决地摇着头说:“我自己已经做了退出的决定,所以不需要了。”我只好告诉她:“那你的心要更坚强一点才行!”

晚上小女儿睡后,佐藤拿了一张老师每天会分给家长的联络单给我看,上面打着孩子们分配委员工作的经过,老师在联络单上“大肆地赞扬”小女儿的义举,对于全班都只顾着抢自己想做的工作却没有人愿意退让一事,老师都钜细靡遗地描述着,而小女儿最后为了要遵守老师的规则“不猜拳”而做的退让并且成全了大局,也让老师感动及感谢等等。我看完跟佐藤说:“这孩子一点都没提她被赞赏的事。”佐藤点点头说道:“她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完全不屑那赞扬,她在意的是其他的事,很可惜学校老师的能力,对于这样的观察及指导只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已。”我问佐藤:“她是不甘心一直做辛苦的图书委员吗?”佐藤说:“有一部分应该是,但是她更在意的应该是没有人和她同样的想法,而且她没有机会可以体验别的委员工作内容。”

今天早上我在厨房准备早餐,不一会就听见小女儿起床在换衣服的声音,我若无其事地等着她来厨房和我打招呼,刷完牙从浴室出来,她一如往常般满脸笑容地来到厨房和我打招呼,拿起了摆放在一旁的小番茄切了起来,我试着问她:“妹,如果你换了另一个委员的工作可能比图书委员要更辛苦,那你还愿意换吗?”她说:“当然愿意呀!我如果没换的话,在毕业前我就没办法每一个工作都试试看了。”我心想,果然和佐藤的猜测一模一样。接着我又问她:“妈妈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的情绪,例如:不满啦、不公平啦、生气啦、难过等等,你知道你是哪一种情绪最大吗?”小女儿想也不想得立刻答道:“孤孤单单的,像是天第一沙鸥里的强纳森一样。”我不禁笑了出来,真是知女莫若父啊!

吃着早餐时小女儿开口说道:“妈妈,我知道什么是勇气了。”我抬起头等着她进一步的说明,她说:“如果海面上的大浪花是勇敢的话,那么在水面下推动浪花发生的水流就是勇气;勇敢的动作里还必须要有一种——我一定会成为‘那种样子’的力量——同时发生,才能叫做勇气,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但是我有很多画面可以形容‘勇气’,譬如:在画湿水彩的时候,两个颜色在画纸上要融在一起的时候,那就是‘勇气’!”我听着女儿的说明,一边沉醉在想像“勇气”的画面里,直到……女儿拿起书包跟我说:“妈妈,我今天会晚点回来了,因为要开始图书委员的工作。喔!对了!种子在发芽的时候,那也是‘勇气’,我走了!”——种子在发芽的时候,那就是‘勇气’——望着女儿的背影,我的眼眶竟然酸酸的。这小女孩用她的成长,为“勇气”下了一个勇敢的注解。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