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东、西方人类意识的异同】兼论人类意识进化如何结合华德福课程·之四

始祖鸟非常喜欢月光:始祖鸟以整个身体沉浸在月光覆被的感受里,在周身开始形成电磁性的防护光茧,月亮照耀时,牠们也开始光亮闪烁;

编者注:本文是系列文章第四篇,请依序阅读,第一篇(阅读)、第二篇(阅读)、第三篇(阅读),该系列将包含十一篇长文,敬请关注。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7年12月16日

亚特兰提斯的科技带着乙太(性)的魔力,只要将意识贯注其中,就能连结事物内在协同作用,让事物的力量由内生发,成就自己,而不是借由外在勉励鞭策与操控──亚特兰提斯人与外界自然的关系相当轻松容易。

亚特兰提斯人可以召唤出/唤醒蛰眠的种子内在蕴伏着的、准备破核/破茧而出的力量,将(一堆)种子燃烧出的能量转为科技/机械动能;亚特兰提斯人种植作物,不仅仅为了粮食果腹,还为了工商业发展──种子是亚特兰提斯时期的(主要)能源,驱动起一切。

〔补充说明一:列木里亚人有权限使用动物界的精子以为能量,当中释放的火的力量可以将动物转成人形,或进行物种的熔合;亚特兰提斯人则有权限使用植物界的种子;亚利安人/现代人的权限更少,只能运用金属与矿物──列木里亚人掌握着火(元素),却毁灭于火(剧烈的火山喷发);亚特兰提斯人掌握着风与水(元素),却倾覆于水(大洪水)……这些力量(逐渐)的收回,为的是让人类学会对自然力量的戒慎与敬重:人类在一次次的毁灭自己当中,丢失了自己原本被赋予的神圣力量。〕

〔补充说明二:冰、霰、雾与黑暗(“水”)关系着阿里曼,“火”关系着路西法。〕

〔补充说明三:亚特兰提斯人有着(等同)大自然为种子催芽的能力,但现代人却必须将种子埋在土里,让自然进行催芽。现代人无法以意志差遣、驱使自然力。〕

〔举例说明:亚特兰提斯时期的交通工具/承载器/飞行船可以在地面短距离地飘浮,飞行高度很低,当遇到山脉阻挡,会使用特别的机轮转向机构/结构(类似舵)以为辅助,拉高承载器越过山脉。当时的承载器在现今的地球上已毫无用武之地,因为当时的气层高密度地覆盖着地表,不像现在这样稀薄。〕

多雾、浓雾的状态让植物生长非常繁茂、高大,因为沼泽可以让浅根植物轻易抓地,所以到处都是蕨类植物/羊齿植物的森林/密林。各种的石块开始形成,但柔软度仿佛蜜蜡;石块之间弥漫着沼泽与一丛丛的蕨类/羊齿巨林。

〔补充说明一:这样的蕨类/羊齿巨林对小胃、吃火(吞始祖鸟)的鱼龙(ichthyosaurs)、蛇颈龙(plesiosaurs)而言毫无用武之地,这样的地面、沼泽对牠们而言过硬,会在牠们的麟甲上形成(沾附的)脆皮,让牠们无法自由行动,因此面临绝种。“大胃王”的四脚动物取而代之,因为蓬勃生长的蕨类可以满足牠们奇大无比的胃口:牠们有类似海豹却更丰满、隆起的头部,眼睛不再放光,而开始转黑,有四根笨拙的脚,身上覆着波浪状柔细的长毛;会四处蹒跚走动,也会游泳、深潜进泥沼深处;通常牠们只移动庞大的胸部(一半是外挂的肺,另一半是内在的鳃与胸腔系统):牠们在水里呼吸,然后上岸活动,又回到水里呼吸、再上岸觅食……巨大的颚让牠们可以畅快地咀嚼巨大的羊齿密林;牠们也活存到了我们现在的时代,就是儒艮/海象/海牛。儒艮自近似鱼龙的种类转变而来,牠们吃下的食物改变了他们的状态/形态。〕

〔补充说明二:史前动物体型能够庞大(庞大到我们可以在其上登山、散步),是因为当时的地球也非常庞大;亚特兰提斯期之后,动物才开始袖珍。〕

〔补充说明三:史前动物的共通性是被麟甲包覆(厚实到无法以任何现代的金属性武器穿刺与攻克),有强壮的前肢/鳍,皮层底下是生蚝般的黏滑、柔软。事实上,史前动物都由巨大(如法国的总面积)的生蚝转化、形变而来;当阳光的力量蜕变了牠们,牠们的浮升会让內里失去从前的柔软,阳光硬化也加速了牠们的转变。〕

始祖鸟(Archaeopteryx)是列木里亚时期(出现)的鸟,有在“火之风”里飞翔的能力,尾巴扁平、覆盖着保护的鳞片,翅膀与头部类似今日的蝙蝠;当空中有毒的气态减少、闪电比较不暴烈时,牠们会飞上天去盘旋,牠们比较喜欢待在空气里,而非地面(“地之沼”中)。当阳光出现,始祖鸟会收缩自己,进行自己的消化(消化从“火之风”中吞食而来、溶解在当中的物质),平常的始祖鸟吸入“火之风”,但只有阳光让牠们有力量消化。始祖鸟有对大地(准确)放电、送电的能力,所以视力非常敏锐,基本上是一种小型的龙-鸟(后来的老鹰、秃鹫也带着始祖鸟留下的超敏锐视力);始祖鸟所有的感官都超乎异常的敏锐,肉翼上的感官尤其突出,能力超过我们目前的眼睛──始祖鸟的翅膀只要飞过,底下的事件/发生一清二楚。

〔补充说明:事实上,始祖鸟呼吸、消化着火/温度(如同古月亮期的人们也呼吸、消化着火/温度),而必须以大天使麦可的力量冷静;这也成为之后西方屠龙传说中的喷火恶龙与中国传说中掌雷、长着肉翅的雷公(会在阳光的力量中收缩)。〕

始祖鸟非常喜欢月光:始祖鸟以整个身体沉浸在月光覆被的感受里,在周身开始形成电磁性的防护光茧,月亮照耀时,牠们也开始光亮闪烁;月光会让始祖鸟开始兴奋地煽动翅膀,创造出一朵朵精致的火云、一种宁静的光亮(这种光亮如今也只有萤火虫办得到);月光下的始祖鸟像一片片光亮/发光、愉悦的云彩,肉翼底下也闪烁着光点,宛如星空──始祖鸟的肉翼铭印着牠们对星星的印象与向往,始祖鸟是地球性的眼睛,在飞翔中看向天际的无限;始祖鸟的吞咽如同我们的肚腹复制着的远古地球生态样貌(始祖鸟的“吃火”/鱼龙、蛇颈龙的“吞火”就是我们消化作用中、肠胃里的星芒性)。

〔补充说明一:在一些石灰质的化石中可以找到始祖鸟的飞行生痕,当中保存着牠们对星星的印象与追逐。〕

〔补充说明二:列木里亚期的地球是非常慵懒的(真正)生命/生物,缓慢转动自己的轴心与血液;巨型的动物是地球上(血液中)四处徙移、活动的白血球;始祖鸟是她(地球是完全的女性)的眼睛,到处移动着,看向宇宙(始祖鸟是完全的脑细胞,延伸自己进入完全的眼睛)。〕

〔补充说明三:白血球是远古就存在的生物,只是现在体型缩小很多;地球让自己失去生命,而让生物(白血球)独立,如同我们死亡,我们内在的白血球仍有能力成为独立的个体一样。〕

〔补充说明四:列木里亚后期出现的动物,除了鱼龙之外,都有智慧但并不机巧、聪明。〕

然而亚特兰提斯时期,始祖鸟/龙-鸟也必须因应着空气而改变自己的状态,因为空气中的成份不再一样:当时的动物被所吃的食物改变样态,所以龙-鸟必须更接近大地,让食物有机会改造自己;龙-鸟开始低飞,排水/防水(膜)的肉翼组织逐渐形成羽列/翅膀,成为鸟类。

〔补充说明:热带地区的鸟类(如:情鸟、鹦鹉等)羽毛色彩斑斓亮丽,是因为模仿着(充沛的)阳光;羽毛因生命力而来,但羽毛不具任何生命力,因为生命力在羽毛的色彩与层次中凋谢。〕

蛇颈龙发展出庞大的胃,但身材却开始娇小;以前单脚能让鸵鸟尺寸的庞然大物立时毙命,现在却只能一脚踩死鹪鹩尺寸的生物。

大地獭(Megatehrium)有着四根柱子似的脚,可以根据自身状况或快或慢地移动;强力的颚上有尖锐、鳄鱼似的牙齿(但牙齿已不如列木里亚的先祖动物强壮),以吞食流风中的飞行物(龙-鸟)饱餐。乌龟、鳄鱼也是当时幸存至今的史前动物后裔,但当时的鳄鱼相对上脆弱到不堪一击,常被大地獭一脚踩到扁扁的。

亚特兰提斯人居所并不密集,没有城市的拥挤,居所像一座座花园:亚特兰提斯人非常融入自然环境,会用植物、爬藤缠绕造屋,完全利用自然生态、自然素材,以意念编织与导引,不用钉铆……人与自然非常亲近,几乎一体;自然也是人的社群──亚特兰提斯人虽与外在世界面对面,却无法独立、脱离。

〔补充说明一:列木里亚人与早期的亚特兰提斯人能以意志导引植物生长与发芽,人以意志(或意念上的善、恶)结构起自己的自然环境,甚至得以兴风作浪(当时的地球是非常火山与流动的性质);一块平静的软陆地可能被一份恶意瞬间摧残殆尽,而当中只有少部份人幸存,只得另觅他处重起炉灶。〕

〔补充说明二:亚特兰提斯人居住的处所并不采用所有非生命性的事物(如:金属、岩石、矿物)建造,因为知道身体属于完全的生命性,所以日常的活动空间也是。〕

〔补充说明三:这种住在自然里的惯性到亚特兰提斯后期才被打破。〕

〔补充说明四:亚特兰提斯人没有“私有财(产)的观念”,任何事物只要被创造或发现,都是(人类)共有。〕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