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东、西方人类意识的异同】兼论人类意识进化如何结合华德福课程·之二

(早期的)亚特兰提斯人看不到物质清晰的轮廓,只能看到色彩性的氛围/气宇(aura),边际隐约而朦胧;后来事物的外表才渐渐上彩,开始呈现明确的轮廓。

编者注:本文是系列文章第二篇,请依序阅读,第一篇地址(阅读),该系列将包含十几篇长文,敬请关注。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7年12月16日

♦亚特兰提斯时期♦

地球一直变动着,不曾休止;地球的心魂处在不断的内在活动/运动之中,而外在反映内在。

〔补充说明:地球的地表/地貌被形式之灵(the Spirits of Form)(第六阶的天使)外在性地更易着;地球的心魂则被动态之灵(the Spirits of Motion/Movement)(第五阶的天使)内在性地波动着。〕

地球本质上就必须臣服于“变化”,所以当环境在时间作用下剧烈改变,物种也会改变自己因应:物种容许自己被摧毁与取代,因为这不仅是“对地球时空变化的『尊重』”,也是“『不(去)勉强自己』的『自重』”。

〔补充说明:地球曾经活着,而且是庞大而活跃的生命,只是让自己死去(在月亮离去之后,因为地球的生命力被月亮赋予),而让更柔软、更轻柔的动物种类能自地球上物质性地兴起;地球残留下来的活力/生命力让地表上的所有地貌迄今仍有能力冒泡似地此起彼落(绽放)着,推动起地球上截然不同的地景。〕

所以亚特兰提斯时期,人、动物、植物跟现在大大不同,也就不足为奇。

〔举例说明一:北西伯利亚的长毛象比目前的大象(力量、外观)更威猛、体重更大、体积更广、皮层也更厚(牠们/史前动物之所以能被冰层完整保存下来是因为瞬间的冰冻/急冻效果,强烈的洪患淹没了北极圈地区,一次性、毁灭性的洪水迅速结冻,让长毛象全军覆没)。西伯利亚曾是极低地,后来才急剧抬升成南高、北低的平原──地球上的陆地与(海)水一直切换着位置,只是现在的陆地运动非常缓和(即使出现着八、九级的强震);让亚特兰提斯覆灭的那场大洪水,相较之前发生的事件,其实是那时期的家常便饭、小事一桩。〕

〔举例说明二:亚特兰提斯时期的鸟完全由(当时浓重的)空气组成,只创造出了一个可以包围着空气的身体,所以鸟骨中也全是空气──鸟完全属于空气、属于风、属于透明。鸟类的翅翼、羽毛发展于空气开始澄清、人骨开始硬化的时期。事实上,如果鸟类有机会发展起文明,将会是比人类高等(但完全属于风元素)的文明。〕

〔举例说明三:人如果观察不列颠岛、爱尔兰岛的地层(物种)结构,会发现英国这块区域自存在以来,陆地部份已经沉降、浮升了四次。〕

亚特兰提斯大陆仍存在于美洲与欧洲之间,只是下沉了,构成了大西洋的基底;亚特兰提斯陆块在陆沉之前比邻着欧、亚、美、非各洲,所以也为这些区域带来的这一期(后亚特兰提斯的第一期/亚利安期/第五期)早期、原始的文明。

〔补充说明一:早亚特兰提斯一期的列木里亚人过去生活在现在澳洲、亚洲的南方与南非之间的软地球/软大陆,被火摧毁,是当今地球上若干野蛮、落后民族的前身,这些民族没有进步自己的能力。列木里亚人能因经验而形成概念,却没有保存概念的能力──列木里亚人在即时的遗忘里。〕

〔补充说明二:在欧、非洲的西岸与美洲的东岸,植物、动物物种虽然不同却(族属性地)关连着,证明着亚特兰提斯大陆的存在:动植物的(自然)播迁靠着陆地而非海洋。陆地/陆块下沉,海水/水面立即上升、吞没并取而代之(只要我们对地表的挖掘够深,会发现那块区域很快地被水吞没)。〕

〔举例说明:列木里亚人也能矗立起建筑,但却不是凭藉个人性的概念与力量,而是一种集体性的内在心智动能。〕

亚特兰提斯时期,空气的密度比现在大,海洋的密度却比现在小,所以在空气是浓重的、海水是稀薄的状态下,人的构造也和现在截然不同。

〔补充说明一:当时的空气没有现在纯净/干净,弥漫着浓重的水气与雾气(因为自列木里亚期的温暖中冷却,所以非常潮湿)(现在的人类无法在当时的空气中存活超过一个礼拜),初始的空气仿佛沼泽,泥泞而黏稠,充满着胚乳/蛋白质,也含着高量的钠、氯与硫,笼罩着整个地球;空气随着时代进展愈来愈清新而透明,雾却愈来愈浓重──愈来愈澄清、明丽的地球、空气与水也开始吸引人类的自我体真实下降,让人从“人-鱼”转变成“人”:无法完整转变的“人-鱼”当中,低等的(身体)成了今天澳洲的袋鼠,高等的成为了鹿与牛,最高等的成为猿猴与猿人;只有完整转化的成为了“人”。亚特兰提斯期的雾也让一些当时后期的文明能在科技上加以应用。〕

〔补充说明二:猿猴并不是人类的远祖/祖先,猿猴是人类的落伍者、淘汰者;人并不从猿猴等演化而来,人一直都在,低等与高等的动物是由人的劣化/劣化的人演变、堕落/下降而来──世界的物种从来都是(从完美之下)退化出来的。〕

〔补充说明三:亚特兰提斯期的海水稀薄到可以以种子的能量导引、运用。〕

〔补充说明四:当时地球的地心引力没有目前那么强烈与明确,无法正确而普遍地支配着所有的物质现象,所以当时的空气更有浮力,人体内的血流也非常缓慢。〕

曾是列木里亚期的“地之沼”仍存在着,在亚特兰提斯期愈来愈厚实,而在之后有慢慢形成岩石的矿化力:某些部份密实化较紧,某些部份仍然液化着,带着肮脏的棕绿色。

亚特兰提斯被雾气广泛而浓密地覆盖着,连阳光都对这样的浓雾无能为力;亚特兰提斯期没有雨也没有阳光,更没有所谓的雨天与晴天,当然也看不到彩虹。

〔补充说明:地球上的第一道彩虹,出现在(亚特兰提斯覆没)大洪水退去的时候,所以诺亚(代表着所有在洪患后幸存的人类)在方舟上看到的彩虹(灵性/光在物质展现上的完整),是非常宇宙性也历史性的事件──人在物质的覆灭中以方舟(自己的力量)让自己高于物质,获取灵性上的新生……古代的宗教文献也带着灵性上的精准。〕

(早期的)亚特兰提斯人看不到物质清晰的轮廓,只能看到色彩性的氛围/气宇(aura),边际隐约而朦胧;后来事物的外表才渐渐上彩,开始呈现明确的轮廓。

〔补充说明:当时的太阳虽在,却没有穿透物质/雾质的能力,一切都是暗濛濛的光晕;太阳的力量被雾限制与保护,只能间接影响着地球(这种天象也对应着人类初醒而懵懂的意识状态,人类慢慢被世界唤醒)。当我们想像自己站在没有街灯亮起、浓雾着、即将入夜的傍晚,事物都是带着色彩的柔和光晕,一片模糊……这就是亚特兰提斯人的视觉。〕

〔举例说明:假设你是亚特兰提斯人,看着一朵亚特兰提斯期的红玫瑰,你看到的会是一团像云的东西,中间有一盘模糊的红碟子。〕

亚特兰提斯世界下方是雾样的物质(形成),上方是灵性界,灵性存在全是亚特兰提斯人的友伴:白天的亚特兰提斯人进入了物质体,也进入了昏曚的物质世界;夜晚则离开物质体,在清晰的灵性界遨游/漫游──亚特兰提斯人在晚夜时的灵性界活动,在白日的物质界爬入自己的躯体中休憩;亚特兰提斯人活跃在睡梦里,静止在物质里。

〔补充说明一:因为夜晚的世界是内在星芒的灿亮,所以亚特兰提斯人并不(那么)需要外在的太阳;外在的太阳并不被他们(意识上)的黑暗所理解与感谢──人类借由灵性上的钝黯来获取自我意识。〕

〔补充说明二:亚特兰提斯的前半期,人类一直练习将乙太体拉进物质体之中,无法(那么)有自我意识,因为被集体心魂保护着。〕

〔补充说明三:亚特兰提斯人睡梦比清醒的时间悠长很多,醒来只是为了进入与运动/活动身体或者为了交配与生殖。〕

亚特兰提斯人梦起自己的历史与从前,更梦向了自己的可能与以后,因为开始真正连结上时间(感):亚特兰提斯人对自己的认同不只在皮肤之内,也进入了四周的空间,感受着自己与外在环境的合一;亚特兰提斯人牢固地连结着更大的自己与宇宙,企图将梦境中的一切转化成物质上的确实与具体。

人类目前的身体透过亚特兰提斯人的身体练习稳定、敏捷与力量而持续熟成,以一种天地、宇宙的细腻计算,自发成无可度量的广阔:亚特兰提斯人(特别是前半期)的体质非常柔软、弹性、可塑、半透明,充满着心魂的细腻,但身份感相当微弱;乙太体与物质体的连结虽然松散,却非常强大,可以完全掌握物质体的形状,所以身体(各部位的尺寸)可以轻易、任意改变(随着环境与心境更改色彩):当中高贵、智慧、温慈的人非常长寿,肤质也非常柔软、光亮,体型灵动纤巧;而愚蠢、受情欲牵引、较入世化/物质化的人,肤质较坚硬、黯沉,体型也非常呆钝硕大──灵性会让体型缩减,物质会让体型扩增;心魂能力决定了亚特兰提斯人的身形、外观。

〔补充说明一:当地球失去了完全的生命力,人才能以“看得见的『物质身体』”出现;地球以“让自己成为『尸体』”帮助人类拥有身体,人体的获得是地球的牺牲。〕

〔补充说明二:亚特兰提斯人因为乙太体松散于物质体之外,乙太体的头部会突出物质体许多,而以动物的样貌出现;到了亚特兰提斯后期/末期,乙太体才收缩进头颅,成为近似我们现在的样貌。亚特兰提斯人的器官与部位接合方式,与现代人并不一样。〕

〔补充说明三:亚特兰提斯人因为骨骼系统尚未发展,所以物质力量/实力并不强,但却能以意念阻止或强化物质;现代人无法轻易改变身体,是因为骨骼统一了人,让人类彼此之间的相似度增高,物质力量也因此密实化──事实上,人的骨骼系统在亚特兰提斯期慢慢发展了起来:骨骼系统已被设计,只是尚未实体化;人体被柔软的软骨组织交叉、穿越,而骨骼随着时代演进逐渐自人体的软骨组织中升起。亚特兰提斯人的头部被软骨网状地包围着,皮肤非常地薄,因此(半)透明,头之下全部被水构成;亚特兰提斯人没有我们这样的前额,而是严重膨出的头顶(像水脑症患者的头颅或电影科技中描写的大头外星人),亚特兰提斯人以“水”/水脑思考着,现在的我们则以脑脊液(当中最密实的部份)漂浮着我们的脑袋进行思考。人类的骨骼自软骨走为硬骨的时期,就是地球山脉开始硬化的时期(大西洋开始出现,欧、亚、美洲持续升高之时,就是人类骨骼硬化的开始)。〕

〔补充说明四:软骨时期的人并不用肺呼吸,而用鳃;不用双足行走,而用鳍(在浓重的空气里推动自己);当时的人半人半鱼(人-鱼)。更早期(列木里亚期)的人被地球液态性地吸收着,所以更软质,地球是整个的海洋/水,人非常庞大,像是水母般的魟鱼,也让水充满着自己(鱼-人),在当中漂浮。最早期的人,只是一团(你所能想像)最柔软(非物质)的物质。〕

〔补充说明五:动物界之所以有史前的遗骸发现,是因为动物界比人界更早骨骼化,动物迫不及待地入世,让自己快速僵硬到无法更动自己(的形貌)。〕

〔补充说明六:许多神话、传说中蠢笨的巨人,部份源自于此。〕

〔举例说明:现代人要阻止已发射的洲际飞弹,必须以实物去爆破或阻挡;亚特兰提斯人却能以意念,让发射的洲际飞弹不仅回到自己的基地,还回到尚未接受发射指令(原封不动)的状态。〕

亚特兰提斯人(彼此)看起来像一朵有头、有脸,有身体、手脚的云(人形而带着色彩的云),以现代的语言形容,像“鬼”、一种特别的鬼!亚特兰提斯人可以一忽而像鱼、一忽而像人:亚特兰提斯人让环境一直成为/变成着自己,因为若不如此,亚特兰提斯人将在时间里消失……亚特兰提斯人为了存在,不得不时时刻刻创造着、创造出(新的)自己。

〔补充说明一:早期的亚特兰提斯人如果看到对方是红棕色的云,就知道对方对自己怀着敌意;如果是紫红色,就知道对方对自己相当友善。当金黄色的云在星芒体与物质体之间升起,表示找到了有用的金属;当轮廓呈现带着暗蓝的红,就表示那些金属无用。亚特兰提斯人逐渐学着以皮肤隐藏起自己,人才开始发展外在性的感官与视觉。〕

〔补充说明二:这也是我们人类必须至慢七年(物质性地)更新一次自己的原动力。因为(我们曾为)亚特兰提斯人,现在的我们也让自己的身体充满着水与空气。〕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