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华德福学校的师资聘任(之四)

华德福教育里不该有体制内的学习单;贸然移植体制内的学习、复习模式,只是为了对家长交代,不是真正着眼在孩子。

编者注:本文为“师资聘任”系列第四篇,本系列共有五篇组成,请依序阅读,导读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7年10月27日

华德福教育里不该有体制内的学习单;贸然移植体制内的学习、复习模式,只是为了对家长交代,不是真正着眼在孩子。

华德福的复习不是当下的、立即的,它容许时间上的间隔与迟疑:练习不只停留在纸笔上,心灵与梦境上的练习有时反而比实质可见的练习重要。重复性的事物会以类似章回故事的方式引介给孩子,隔一天主课开始会先前情提要,以纲要方式(但绝非空洞遥远的概念与定义)提醒,纲要自然无法钜细靡遗,所以在孩子心识上还有成长的空间,保留了事物的延伸性与未来感。所以对孩子讲故事,不必担心讲不完;因为不知道结局,故事的可能性就更宽广。但学习单上重复的题型会扼杀了孩子的想像:它是一种限制、一种强迫性的学习与记忆,所以引发的“反感”尤烈!

〔补充说明一:华德福教育在物质界的“复习”会以先唤醒孩子肢体感官上的记忆,再唤醒头脑上的记忆为方法;这会激发、强化孩子的意志力,因为孩子必须真正去行动、进入行动。〕

〔补充说明二:睡眠可以帮助孩子沉淀前一天课堂吸收及体验到的内容,接收到的会在孩子内心持续进行转化作用,所以孩子隔天会以更明晰的角度看待之前被教导的事物。〕

〔补充说明三:讲故事时,特别注重具象化,教师必须完全投入在故事情节中,眼神上要与孩子交流,让故事触及并渗透入孩子的心灵。故事不可在快下课时悬疑,这会让孩子无法放松,对孩子情感发展不利。〕

内化,是用“同感”去记忆,因此不必记忆;但一般的记诵,是借由“反感”提醒孩子与概念或学习对象的分离、异质性,因此这种“反感”会引发孩子星芒体上过早的萌动,造成行为上提早性的反叛、冲撞与失控。当孩子的乙太体无法稳定到可以包覆自己的星芒体时,教室就更容易失序,也同时造成教师的挫败感。

华德福教育里的任何作业或题目,必须注意切合孩子的生活经验,让孩子真的感同身受,以引发孩子解题、破题的动机。教师必须将题目进行改造工程,转换成孩子熟悉的人物与场景,借由仔细的家庭访查(home visits)和了解班级上孩子的质性、喜好、互动与交往派别,让题目生动化,也让题目在潜移默化中,解开孩子(隐性或现存)的社群性问题。

〔补充说明一:如果必须有测验卷或练习题,那将由任课老师手写后再复印,借由老师的书写将手感传递给孩子,让孩子感觉到文字的温度与生命。非必要,尽可能避免印刷度高的文本。〕

〔补充说明二:家庭访查的一部份是要确定孩子究竟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并如何进行婴幼儿前期(对成人互动)完全不设防的模仿。〕

此外,每位孩子的庆生,也是班级上的重点活动:孩子生日当天,会利用放学课余的弹性时间,请孩子的爸妈及重要亲人将孩子的过往以重点编年的方式介绍给全班同学重新认识,孩子会理解每一份生命都有自己的颠簸与珍重,也会因此更理解同学为何会是现在的模样,减少不必要的排挤与歧视;班导师会根据孩子的气质与个性,选择当令的植物或花卉,帮孩子手编花冠,并亲自制作一张对应到孩子卡片,上面题着老师对孩子期许及印象的诗……这些在在需要更深于一般形式的师生互动与了解。

为了保护孩子敏感的耳朵,华德福教育用人声上课,而不借助扩音器。上课与用餐用敲钟或手摇铃提醒,所以老师对于时间长短要有正确的感度,才能真正掌握课程的进行──老师用自己真实的声音授课,是因为声音里包含着老师当时的感情、个性与波动,是机器模仿与传达不来的;声音带着个人的磁性、生命力与美丽,带着韵律与表情:所以在这里,歌是用来唱的,不是用来放的;诗是用来朗诵的,不是用来阅读的;呼唤是用来连结的,不是用来指责、命令的──以纯粹、饱满的人声填溢着教室,对体制内用惯麦克风的老师来说,会不会太吃力?

如果教师面对的是低学龄的孩童(他们本质上几乎是完全的感官受体),在教室布置、规划上更要尽可能柔化棱角,让孩子感官上施放的乙太力能进行弧度的追踪与流动;甚至老师在穿着上,也要尽量采用长及脚踝的裙装或宽松的裤脚,避免黑色或饱和度高的深色(比较矿物界的色彩),让孩子感觉到老师走路、跳舞等行动构成的是一个柔和、变化的面,而非生硬、单调的线。着装上拉大的行动曲线,会让老师看起来是一种飘动与流,这是滋养孩子乙太力的另一种方式。

而当孩子的学习与成长开始走入矿物界时(六年级),教师的穿着必须将人体线条与动作上的力与美,精准地传达给孩子,因此不再刻意讲究保护与柔和的曲线;而穿着上的色彩以不深过黑板色泽为准,以避免孩子视线与注意力太过“吸入”至黑板以外的地方。

〔补充说明:教师穿着打扮的不同也是为什么华德福的教学场域,会特别将中、低年段与高年段区分出来的原因之一,因为孩子的需求不同。〕

华德福教育里,教师不能拘泥于单一角色:是孩子的老师,也是孩子的学生;是孩子的老师,也是孩子父母的老师;是孩子的老师,更是孩子的医生。

教师除了看到孩子这辈子承袭的遗传特质之外,也要看到灵魂自未生与前世携带过来的质性,把孩子当成“完全的存在”(the whole being),并从孩子的个性表现上检视星芒层面可能的惯性和创伤,用教育与节奏的力量协助孩子身、心、灵上的自愈。

〔补充说明:节奏与天体(太阳、内行星──水星、金星、月亮──作用于植物外形、外行星──木星、火星、土星──作用于植物内在)运行的周期(日、周、月、年)与位置相关:月亮的节奏(四周)属于深度修复,也是习惯养成与稳定下来的周期,所以四周的疗程复原效果远胜于其他周别的组合;四周主课程的安排也是。〕

教师会用“顺势/同类疗法”的方式导引孩子的疾病与偏差,并对父母开出对孩子教养、照护上的建议──“顺势”就是顺着状况/病况的模式,让它完全发出来,而不是主流医学的逆势去抑制;因为疾病都有其灵魂上的调校与理由──华德福教育会让孩子发烧,也不让孩子接种疫苗……凡此种种都尊重到了“孩子必须疾病”的理由,也相信疾病本身是灵魂深度的礼物与学习,所以不贸然用“人”的思维、角度去干预疾病的疗程和身体本能的机制。

〔补充说明:当我们面对孩子童年期的发烧时,必须探询每一次发烧的目的:是为了强化内在“心-灵”元素的连结与能力而导致所谓干预性、防御性的短暂发烧?抑或是因为长期缺乏心灵活动而产生的替代性衍生品?孩子每经历一次发烧,父母亲将发现孩子身上会出现一些其他亲人所不具备的陌生特质──发烧帮助孩子的“自我”将遗传到的身体改造成适合自己的生命目的,凸显自己需要的生理特征;严重的发烧,会成为孩子一次重要的内在整理,帮助孩子摒弃不必要的疾患与特质(其实基因遗传,并不是静态、固定的模组,而是一种动态的、能因应不同情境表现的实体)。孩子发烧时体重减轻,显示着身体正进行着结构上的重塑与重整:孩子会解构遗传自父母身体的某些部份,透过体温组织内的自我能量重新建构出新而合用的身体,以便进入更稳定、更重要也更严肃的发展阶段。发烧也是对身体的教育,孩子透过自身的努力与调整来学习;不断告诫孩子“做这个、不许做那个”的阻断式教育实践,容易引起发烧后续性的感染;而盲目地使用退烧与抗生素处置,也会剥夺孩子身体独立介入及深入疾病的机会,也因此丧失“弹性适应能力”上的学习机会。〕

每一份灵魂与存在,都携带着切合自身成长的人生蓝图;身为教育者与医疗者,就必须尊重到这份不同,协助灵魂呈现自己想拥有的层次与秩序,这才是教育的美丽之处:强调也包容个体的特殊性──教育人间,就等于教育灵性界;灵性界必须进入人间才能“体”验;单靠着物质世界的观念,并无法教导与感动灵魂,因为自我(体)(I-being)的生成就在灵性里:不能进入灵性,就等于无法进入人性。而从体制内转任的教师,有没有抵抗、甚至丢掉主流医学、资讯与信仰的勇气,而且是以自己为筹码试炼?

〔补充说明:物质主义的态度(materialistic attitude)之所以进入人类的演化过程是为了矫正之前人类意识上的状况。以前人类被直觉性的灵性力量介入太深,所以无法完全以内在方式独立并存在,而这种缺乏自觉性的灵性感知,并无法成就人类意识上真正的独立与自由。人类借由对物质上强烈的依赖与执取,完成与灵性界的切断与分离;当灵性释放掉对人内在的掌控与工作,人才可能获得由自己而生、灵性上真正的力量与自由。〕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