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身质/物质四体•之三

当孩子眼神中的无邪不再,就是“低等我”掌控的开始。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6年6月28日

【自我体(I-Being)】

如果没有自我体,“人”将无以为“人”。

我们携带着物质体、以太体、星芒体进入世界,但我们并不是那些体、不等于那些体;我们真正的存在只在自我体;因为自我体,我们必须“承受”与“创造”业 力,自我体让我们得以延续。自我体让我们一次又一次转生/转世,并在转世之间,在宇宙星芒体的启示下,结构出我们的业力。

宇宙并不允许转世的生命存在于相同的地方;如果空间必须变化,时间就必须进入运作。所以我们的存在透过自我体,由空间浮升,进入时间。自我体藉由重生,让我们脱离了空间向度,走入时间的流动。

补充说明:在纯粹空间的向度,感觉不到时间。时间只能被心魂经验。

自我体中有“高等我”(Higher Ego)与“低等我”(Lower Ego)。

“低等我”受自我主义及欲望所驱使;因为“低等我”的出现,才能让人学习到“独立”与“自由”。“低等我”是与血液相连的。当两岁半到三岁左右,孩子第一次意识到“我”时,“低等我”就掌控了身体;“高等我”此时就从身体的有机作用中退居幕后,只留下潜意识运作。

补充说明:当孩子眼神中的无邪不再,就是“低等我”掌控的开始。

自我体会创造“铭印(imprint) ”。“铭印”流变不止,从不刻板、固定。“铭印”必须在一组系统性的作用力中产生;换言之,“铭印”产生于我们在环境当中的行动,不行动无以铭印。所以,人“‘直立性’的姿态”,是得到“铭印”的最基本要求。

自我体以血液中的温度表现,因为自我体含有浓重的灵魂特质,自然就会作用在性质最相近的血液之上。如果不是温度的中介,灵性力量无从过渡到物质(界)。血 液中的温度(98.6∘F/37∘C)其实是灵性构造体(constitutional physical body)与实际物质肉体(structural physical body)之间的连结。血质浓重的人,体温较高,比较火相,这是因为血液稠密度高,体温比较容易聚集沸腾;血质清淡的人,体温较低,因为他的自我体比较不 着于相,相对上在物质界耗损的能量也减少。

补充说明:人在死亡时会失温,是因为灵魂与肉体不再形成连结。

自我体将自己以温度铭印于头部;头颅内不同的构造,就有不同的温度。自我体在头部,以一组系统性的作用力——温度——进行铭印,在头颅内创造出自己的地 球,自己的寒带、温带、热带。透过四肢与新陈代谢系统,自我体也为自己创造铭印,在(各种)“力”的动态与平衡之间——所以,姿态不同,就会造就本质不同 的我;我们因铭印作用,而有无限的本质。不同状态下,我们成为本质不同的人,也是本质不同的人。

补充说明:因为头部完全物质性并独立,所以容许“超感官层界/灵性层界”透过思想、情感、意志在其上铭印。物质体本身无法铭印与复制自己。身体其他部 分,除了头部,都被“超感官层界/灵性层界”掺染了当中的运作,只有头部有完全分离的能力。当头部能完全独立于灵性之外,灵性才有作用于其上的机会与能力 (头颅让人因为成为了“自己完整的宇宙”而能脱离“宇宙”)。一旦超感官元素在物质或感官上成功创造出了铭印,这样的铭印就会渗透所有相关、相应的超感官 活动。一般以太会铭印于头部的脑脊液(cerebrospinal fluid)中:脑室中的水状体不是不相关的液体,而是被周全精密地组织起来的;脑脊液就是以太的铭印。事实上,所有物质显像都是剪影,本能地被水态(水 态元素一直可溶与重生)、气态交织呈现。

在血液中、体温里的自我体会尝试在“‘外在’透过头部感官进入的事物”与“‘内在’各器官脏腑升起的印象”之间取得平衡;自我体在身、心、灵各层次的二元 性中平衡。如果无法平衡,就是因为磷(phosphorus)的缘故。透过自我体对红血球的击打,磷会被释放,因此达成平衡。自我体在化学以太(水元素的 以太)中平衡了“周界”与“中心”,在光以太(风元素的以太)中转换着“(吸)进/入”与“(呼)出”。

补充说明:红血球并不真的是小球体,它们先天性地如此结构是因为它们企图将运动转化成平静状态;铁使红血球能浮游性地漂在血液中,铁也是红血球矿物性的疆界,用以抵御自我体的击打。

自我体的出现,让人有了自我的意识,也让人在穿越死亡时会紧紧抓握着自己的存在,试图保存自我--所以自我体主导着“记忆”与“遗忘”。业力之轮就是为自我体所驱动的。

经由贯穿身体,而非在身体之内,自我体因此能与地球现象、物质感官相遇。当自我体有了克服地球重力的力量,人才能正确地醒来——每一觉醒来,都是肉体的重新投生。因为物质体/身体的存在,自我体才得以与水元素、风元素、火元素直接接触。

父亲自我体的状况是孩子投生时最重要的考虑:孩子入不入胎,决定权在于父亲的自我体能否带给孩子灵魂上该有的生命轨迹与示范。

孩子之中,一直有一股稳定、持续、神圣而灵性的力量(来自生命之水亚威或太阳基督)导引着人类向前迈进,进入七年一期的发展;年幼的孩童能感觉并接收到这 样神圣“灵性‘存有/实体’”的指引——孩子常依据更高的冲动来行动。这样的神圣之流能让孩子在二十一岁到二十八岁之间完全带出自己应有的本质,但却让外 在的生活如梦似幻,因为宇宙本身就作着梦。如果人要发展出自我意识,势必得有另一股力量制衡这样的梦幻:当孩子能首度说出“我”(约三到五岁之间),而那 也是一般人记忆中能溯及“最遥远/最早先的童年”的时间点,就必须有一股能够“回忆”的力量阻止神圣之流向前,而让世界(印象)能驻足于我们,让世界能透 过我们作用;路西法就是这样的力量,让我们心魂能内在性地发展出“私我/自私”,并且能够回溯与记忆。

补充说明:路西法力量就在我们之内;如果不是路西法,我们无法有“我”的概念、无法意识出“独立”、更无法保持“个人性”的特质。零到七岁这一期的教养重点在于“为孩子创造出对‘物质体’健康的环境”。

而当孩子进入第二个七年期,在九、十岁左右会有一次“自我感”被密集强化的高峰,这时阿里曼力量进入了人,来反制路西法力量;阿里曼喜欢发展孩子的智力, 透过感官,让孩子着重并迷失于外在世界,特别是物质智巧、计算的部分。阿里曼要孩子尽可能在各方面形成自己(不成熟)的意见,发展出独立但偏颇的判断,但 却跳过了“心”。过早让孩子接触智性、沉迷智性,就等于同意阿里曼入住并掌握孩子的心魂。阿里曼力量鼓励孩子过早独立。

补充说明:现在人类的教育,就是专为阿里曼而设计,让孩子/未来的人类陷入阿里曼的力量里而不自知。在七到十四岁这一期,教养的重点要放在树立(成人) 自己成为孩子生活上的权威与典范,而不是让孩子无所不知,要刻意延迟孩子发展批判性的时间。等孩子换(恒)齿之后,就可以带入记忆的训练,因为阿里曼力量 进入,可以抵制、平衡路西法力量,不会让各方灵性力量过度单一坐大而危险。

特别叮咛:路西法力量、阿里曼力量都是超感官的力量,当我们在使用与称谓祂们时,也要带着一份敬重,因为虽然祂们属于黑暗势力,却也贡献于宇宙、贡献于人类。

如果要踏上灵性之途,就得启动头三年架构着身体却隠退的“高等我”的灵性力量(亚威/基督的动量)。灵性力量主要活动于心轮以上的脉轮。

补充说明:很多对生命/灵性的自然启动,会藉由大病的机会或生命中重要的事件来转捩,而让人触碰到高我。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