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華德福畢業生訪談】怎樣的人,在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華德福贈與我最珍貴的禮物就是獨立思考的能力,直到畢業後我才真正意識到這一點。

本文由HiWaldorf組織翻譯、首發,如需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

原載:溫哥華華德福學校校友部落(網址
受訪者:瑪利爾∙庫克西——2011屆畢業生
採訪時間:2014年12月8日
採訪人:羅納伊∙艾爾蘭(來自《發展》雜誌)
翻譯:一坨媽

溫哥華華德福學校和我談談你從溫哥華華德福學校畢業後的工作和學習。(中學後接受的教育,旅行經歷,工作經歷,家庭狀況,等等……)

瑪利爾∙庫克西

瑪利爾∙庫克西

瑪利爾∙庫克西:自2011年畢業後,我先去了女王大學,兩年後,我又去了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從一個組織嚴密的九人班級轉到加拿大最大的兩所大學確實是件讓人害怕的事;我承認,我沒有做好在容納400個學生的大教室里上課的心理準備,也沒做好要極力表現才能引起教授注意的心理準備,但是我還是較快地適應了新的生活。現在回想起來,華德福學校提供的小班教學是多麼奢侈。

我過去和現在選擇的專業都是比較宗教學,儘管我本身不信教,但是我覺得這個專業從哲學、政治學、藝術學以及心理學上說都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我認為艾特爾∙蒂姆是我選擇這個專業的「罪魁禍首」,因為在我學習過《浮士德》之後,我已經認定了這個專業。(感謝你,艾特爾!)這個專業讓我對人性有了許多不尋常的認識,並且讓我更深刻地理解這個世界。

溫哥華華德福學校:你現在正在進行什麼樣的工作/學習呢?

瑪利爾∙庫克西:儘管我現在還在學校,但我已經在做幾個項目了,包括兩部科幻小說和一部短片,我希望在我畢業前完成它們。我努力在學習和上課之餘多寫一點——這樣就算在寫書進程放慢的時候——電影也很有希望在明年春天拍攝了!

溫哥華華德福學校:對於今年的畢業生,你有什麼建議可以給他們嗎?

瑪利爾∙庫克西:我最大的建議就是,學生要儘早探索出自己中學後的選擇道路。我在讀11年級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這一過程,當時,我填寫了大學申請表,還參加了學術能力評估測試,這項考試很具有挑戰性,但是最終我的努力獲得了回報,因為它向我敞開了大門,否則,它很可能就會和我失之交臂。我知道,有很多人不確定自己是否在高中畢業後想直接上大學——在這種時候,你必須得逼迫自己努力——這樣才是明智的——從長遠來看,這樣的行為則完全是值得的。別的暫且不提,至少你很快地長大成人,並且能夠結交到許多很棒的朋友。

溫哥華華德福學校:你在華德福學校期間最難忘的記憶是什麼?

瑪利爾∙庫克西:我最難忘的記憶可能是12年級時我們一起去海達瓜伊旅行。直到今天,我都覺得那是我去過的最美麗的地方之一,因為我們的班級很小,所以我們能夠利用旅行的時間在一起聊天並且一起製作一些藝術品(還可以烘焙一些很好看的蛋糕),這些活動使得我們的關係更為緊密。我真的把和我一起畢業的這些人看成是自己的家人,很大程度是因為我們在一起度過了很長的時間。

溫哥華華德福學校:華德福教育是如何影響你的生活以及你對職業的選擇的?

瑪利爾∙庫克西:華德福贈與我最珍貴的禮物就是獨立思考的能力,直到畢業後我才真正意識到這一點。在我轉到華德福學校前上的高中,也就是我上的第一所高中,它的教學十分僵化刻板: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記憶和重複背誦事實。當我到了華德福學校以後,我被迫用哲學觀點思考,總結,創造——這些活動不僅幫助你理解概念,而且還幫助你成長為一個健全、全面發展的人。作為一個作家,華德福教會我將對立的概念結合起來,從而創造出新的有創造力的事物,這種能力不僅能夠使人寫出偉大的故事,也讓人更好地理解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的二元性。

編輯備註:艾特爾∙蒂姆教授高中人文科學課程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