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重磅譯文】新的思考(上)

關於《自由的哲學》最重要的事情是:頭一遭,在一本書中的字裡行間,流動的是全然獨立的思考。一個不能夠自由思考的人是無法理解這本書的。如果他對該書所呈現出來的思想抱有興趣,他就必須要去習慣於調動他的生命體,一頁一頁地,從頭開始地去調動他的生命體。這樣的活動有其教育的目標,這就是看待這本書的正確方式。

編者註:本篇為《Rudolf Steiner on His Book The Philosophy of Freedom》一書第三章內容(完整),該書主要是施泰納自己談論《自由的哲學》,作者做了彙編,以及少量評論。「『鮮活的思考』是《自由的哲學》中的核心思想,我覺得非常重要。」(Michael D’Aleo老師語)。本文是鄭岩老師應華德福高中培訓的督導老師之邀翻譯的全文長達8000多字,為閱讀方便,在刊發時,我們分為上下兩篇,特此說明。

翻譯:鄭岩

在前一章開篇所談及的藝術性元素,絕不僅僅是指藝術創作,也不僅僅是指運動中所具有的形態,以及形態中所蘊含的運動。實際上,我所指的藝術性元素,總是以真正的創造性為標誌,這種創造性由創造性的能量所驅動,透過創造性的活動呈現出來。這種特徵,在《自由的哲學》一書中全然地呈現出來。在這本書的字裡行間,人類精神的創造性能量被用來錘鍊人的思考活動。經由此一錘鍊過程,思考活動得到了全然的賦活更新。我們若將這一過程稱之為再創造,稱之為人類一種新的思考活動的誕生,都是不為過的。當然,該書所要採取的形式,會受十九世紀認識論所限,但是在這些限制之中,一種新的思想之流被導入進人類之中。施泰納在歌德館對工人的講話中對這種新的思維活動進行了描述。他在對這群聽眾講話時總是會採取一種直接和簡明的方式,這樣的方式只有他在英國講座時才會有類似的風格。為何會是這樣?這在他某次對工人的講話中我們可窺其一斑: 

從我所告知於你們的,你們會看到,儘管我們擁有心智或精神,我們還是需要某種心靈可進行工作的工具,這個工具就是我們的大腦。在這個物質世界中,我們必須要擁有大腦。物質主義者認可大腦的必要性,這一點他們無需自傲,我們當然需要大腦。但是承認這一點並不代表著這就指明了精神為何。它同時也向我們顯示出在大腦運作之外,一個人的精神可能完全退出其生命存在,就像在某些精神疾病中所發生的情景。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只有這一件事會讓我們認識到現代人是無法真正進行思考的。現代人確實不能夠進行真正的思考,我會向你們說明為何有如此一說。

你們可能會說:但人們都會去上小學,現如今人們在學校里會學到如何進行卓越的思考。這話聽上去好像完全正確,然而,實際上現在的人們是完全不會思考的。人們只是看上去像是能夠思考的樣子。現在,在我們的小學裡的老師們也要進行學習,不是嗎?他們在所有要學習的事物之中,要學習一件事,即應該學習如何思考。但那些教授他們的人是被Stuttgarter稱之為「Grosskopfete」「大腦袋的這樣一些人。換句話說,他們都是從今天的角度來看,一些極端聰明的人。他們都上過大學。但在上大學之前,他們在中學裡學習,正是在那裡,他們學習了拉丁文。你們若做一個小小的調查,然後若你說:可我的老師並不懂拉丁文,這也是合乎情理的。但實際上這些老師確實曾經跟某位懂拉丁文的人學習過。因此,你所學習的內容是被拉丁文這種語言所影響的…..你們會注意到醫生用拉丁文給你開處方,這是過去所有一切都用拉丁文書寫的時代的遺留。演講也總是用拉丁文來進行。在任何一個領域的學習都意味著你會浸淫在拉丁文這種語言之中。在中世紀,所有的學科都無一例外地用拉丁文來呈現。你可能會說:但小學裡可不是這樣!但是實際上,我們是從十九世界開始才有小學這種形式的。小學只是在當我們的日常語言中逐漸開始包含了科學語彙時才逐漸形成的。所以,實際上我們所有的思維都受到拉丁語的影響。你們的全部思考都來自於拉丁文這種語言讓人們如何思考。你們可能會說,美國人在歷史早期並不教授拉丁文,但實際上,當今的美國人也是起源於歐洲,從歐洲而來。所有的一切都受到拉丁文的影響。 

現在我們來看,拉丁文具有某種顯著的特點。在古羅馬拉丁文的主要發展階段,它就具有了這樣的特徵,即它自身能夠進行思考。我們若看在高中是如何教授拉丁文的,這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學生首先接受了拉丁文,然後在拉丁文的句子中,他們學習到如何進行思考,精確的思考。這個過程的結果就是,整個的思考過程變成不是依賴于思考者本身,而是依賴於拉丁文這種語言。 

現在,請試著去理解,這是怎樣一個重大的事實!現在,那些本來應該已經完成了學業的人們實際上自己並不能進行思考,而是拉丁文本身在他們之內思考著,即使他們可能甚至都沒有學習過這門語言。聽起來一定很奇怪的是,現在,我們只有在那些幾乎沒有接受過教育的人的身上才能夠看到獨立思考的存在。 

我講這些不是建議我們回到沒有文字的時代,這不是解決問題之道,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支持時代的倒退。但是我們確實需要了解那些和我們息息相關的事實。這就是為什麼在有些時候,要向那些簡單樸素的,未受過教育的人那裡去探尋知識,因為他們或許在某些領域仍然擁有這些。

一個人若不能夠進行他自己的思考是無法企及精神世界的。現在你就能夠解釋為何在當今時代那些博學之士會反對所有的精神知識;人們已被拉丁化的教育削弱到不能夠進行思考。所以,人們必須要學習的首要事情就是進行自己的思考。現在,若我們說是大腦來進行思考的,人們也會覺得這很合理。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拉丁化的句子已經進入了人們的大腦之中,現代人的大腦就是這樣自動進行思考的。我們有一個拉丁語言的自動機制在那裡運作而不能夠真正進行任何自己的思考。 

最近這個時代,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在上一次會面時有提及。但是我所說的當時並未引起你們的注意,因為我所說的很難被觀察到。正如你們所知,我們除了擁有物質身體外,還有以太體(當然還有其它的幾個體,但是現在不予討論)。理所當然地,大腦,是屬於物質體的部分,但是生命體也在其中作用。我們若要能夠進行自己的思考,必須要調動我們的生命體部分。自由的思考,無法在物質身體層面發生和進行。但是當大腦被作為一種思考的機械來使用時時,這就像是拉丁語帶來的影響,那麼人就會用他的物質體的工具來進行思考了。然而,人若只用大腦來進行思考,那他是無法進行精神性的思考的。因此,人需要開始運用生命體來進行思考——當長時間患有某種精神疾病時,就全然不能行使此一功能——要運用生命體來進行思考就必須經由內在的努力才能夠得以發生。

至關重要的是:我們要經由學習才能進行我們自身獨立的思考!若不發展此種能力則無法企及精神世界。當然,這個發展方向上的第一步是,開始認識到我們在幼年時,沒有被教授如何進行我們自己的思考。我們僅僅被教育著按照過去一個世紀一個世紀沿用下來的,使用拉丁語言的方式去進行思考。如果我們真正能夠認識到這一點,那麼我們也就能夠知道進入精神世界的首要條件是去學習如何進行全然的我們自己的思考。

我之前有說到最近這個時代發生了一些奇特的事情。那些思考最偏狹的人,那些他們的思考只是拉丁文的思考產物的人,卻在我們這個時代被視為最有文化的人。而正是這些人他們發明了物理學科,他們想出來物理這一學科,按照拉丁文的指令用物質的大腦想出了物理這一學科。我們年輕的時候,當我還是和這裡的年輕人E先生一樣年紀的時候,物理就是那些人用拉丁化的大腦所構想出來的……但是自從那時起又發生了很多事情。在我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電話出現了,我們現在已經習以為常的其它偉大發明也都相繼出現。它們都是最近時代的發展成果。這一過程使得越來越多並未受過拉丁化教育的人進入了科學領域。這實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如果你去看過去幾十年科學的發展,你就會發現有越來越多的技術人員進入到科學領域。他們受拉丁文的影響很少,這使得他們的思考能夠免於自動化。他們這種非自動化的思考在越來越大的範圍內被人們感知到。這就是為什麼如今的物理學家們的思想非常有意思,但輕易就能分崩離析。在波恩有一位叫做Turler 的教授,他在兩年前開始了物理研究的某種新的方向,他說物理學科之中所有的概念在近幾年中都發生了變化。人們對此未加以注意的唯一原因就是,那些參與在主流研究的人們依然持有二十多年前沿襲下來的世界觀。那些研究無法告訴你當代要思考的是什麼,因為他們自己是無法進行思考的。他們依然使用三十年前的概念,認為那些概念還行之有效。這就像手中握有冰塊,但它必然會融化。當人們開始進行運用精確的思考時,那些理念就會消融掉,不再存在。我們必須認識到,這就是目前的境況。一個三十年前研究物理的人,若再看看三十年前的思想觀念到如今的發展面貌,他就簡直會想把自己的頭髮從腦袋上扯下來。因為他會看到他所擁有的概念不夠了。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呢?原因就在於在現在的演化過程中,人已到達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即生命體要成為我們內部的思考者。可人們並不想讓這件事情發生,他們還想要因循著用物質大腦進行思考的方式。但是在物質身體里,那些概念會分崩離析。 但人們卻拒絕學慣用他們的以太體進行思考。他們不想進行自己的思考。 

這以上的情況使得我在1893年時寫出《自由的哲學》這本書。關於這本書的重要性在於,不在於它的內容有多麼重要(儘管這些內容確乎也是我想向整個世界所傳達的);關於《自由的哲學》最重要的事情是:頭一遭,在一本書中的字裡行間,流動的是全然獨立的思考。一個不能夠自由思考的人是無法理解這本書的。如果他對該書所呈現出來的思想抱有興趣,他就必須要去習慣於調動他的生命體,一頁一頁地,從頭開始地去調動他的生命體。這樣的活動有其教育的目標,這就是看待這本書的正確方式。(Cf 第十章) 

當這本書在90年代出版發行時,人們對如何來讀它毫無頭緒。這就像是把一本中文書給了歐洲人,人們絲毫不能理解。當然,這本書是用德文寫作,可書中所承載的思想卻是人們完全不能夠習慣的。因為拉丁語的影響消失殆盡。這是第一次,有人用完全的意識摒除掉拉丁語影響下所形成的思想,呈現出完整的獨立思考的果實。只有物質大腦才和拉丁文擁有相似性;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應該努力地去表達那些存在於他們的生命體中,和其原初樣貌一致的那些思想

獨立的思考見證精神世界的前提,這就是這篇給工人的講座的主題。它不僅僅是為人們敞開了精神世界的大門,它也保護人類免於當下不再有真正的思考的現狀的威脅。現在的思考僅僅是將辭藻的粘連,它們彷彿是各種思路的湧現,但是實際上只是自動化過程的產物。 

若人們只是讓自己的大腦主宰,則不會再擁有任何思想。這就是已經在發生的事情。我們看到的事實是,人們已經不再想要費力地去進行思考。對思考的興趣正在逐漸衰退。人們真正想要的,不過是讓自然操控他們的思維,他們自己只需做一做那些告訴他們要如何思考的實驗……他們不願自己進行思考。他們對自己的思考沒有信心,因為他們在自己所思考的結果中看不到任何現實。我們可以看到思考需要被活動,不是我們的想法,而是作為過程的思考需要被活化。這種思考的活化來自於精神在其中發揮作用。如果你真正活躍地進行思考,就別無它途,只能讓精神作用於你,否則你就不是在進行思考;那些所謂的研究人員按照最喜歡的步驟進行實驗,然後讓那些研究結果告訴他們事實,這無法稱為是思考;那些社會科學研究者們也好不到哪裡,他們好像在進行思考,可是有多麼不情願進行真正主動地思考,去把握住那些活躍的心智才能把握到的社會動力。於是他們就轉向歷史研究,轉向過去的繼承傳統……一個對此有所了解的人會知道我在談些什麼。我們目光所及的每一處,都能夠發現人們對和精神世界建立有生命力的聯結的某種恐懼,也就是對一種真正積極活躍的思考的恐懼。這也是為什麼任何要求我們有活躍思考的情境,例如我的著作《自由的思考》中想要做到的,能夠獲得的人們的理解就會如此之少。《自由的哲學》中所承載的思考和主流的方式如此不同。讀者常常在開始閱讀不久就舉步不前了,僅僅是因為他們希望用像閱讀其它作品一樣的方式來讀它。但是就像你們知道的,其它的那些書籍,那些流行的著作,你可以靠在椅背上,讓思緒一點點,一片片滑過。有很多人,他們就是以這樣的方式在閱讀所有的作品…..時不時,也有一些小小的情緒,或憂慮爬上心頭。但是,即使是報紙,如果我們是為其中所能提供給我們的這點情緒而讀,那也就和圖片滑過我們沒有分別。但是《自由的哲學》一書中的內容和這些完全不同,它也不允許用這樣的方式去閱讀。讀者要時時把自己喚醒,以避免在和那些思想相遇的過程中可能會發生的昏睡。它不是給那些只想坐在沙發里讀書的人而寫的。你當然可以坐著讀,甚至可以坐在沙發里,靠在那裡讀,但是你必需要用你全部的作為人的力量去激活你內在的心靈存在,由身體的靜止作為協助,將你全部的思考帶入運動之中。沒有任何其它的方式可以讓你能夠接近這本著作。任何其它的方式都會讓你陷入昏睡。實際上,很多讀者在這過程中確實睡著了。但這些人我們至少可以說他們是些誠實的人,最不誠實的是那些像閱讀其它書籍一樣閱讀自由的哲學,又宣稱他們已經吸收了書中內容的人。他們根本什麼也沒有獲得;他們得到的只是言辭的空殼。他們只是順著言語之流在進行閱讀,卻沒有任何東西從中產生出來,沒有進行某種如鍛造鋼鐵般的過程。我們從現在起必須喚起新的能力,這關乎人類的發展演進。這是人類能夠得以逐漸地,以及完整地提升自己企及精神世界的道路。活躍的思考會讓人們和精神世界建立起內在的關係,這會讓人們能夠走到越來越高遠之處。

意猶未盡,繼續閱讀下篇→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