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解锁!优律司美】第一弹:“为什么说优律司美重要?”

配图来自Pinterest

编者注:在2016年结束的倒数第二天,我们迎来了正在斯图加特学习优律司美的新朋友——静雯,感谢她对HiWaldorf的信任,从今天开始,开设专栏,以问答的形式,“与同好们一起来探讨优律司美”。真是难得的机会,让对话更直接、让交流更开放,欢迎大家积极提问,来跟静雯一起,解锁优律司美!


在我开始系统学习优律司美Eurythmie之后,对于这种还很新的表现艺术——我没有深入接触过治疗优律司美,这一部分就不展开了——各种内外的问题自己都在慢慢经历。有些来自外面的声音是我之前自己没有刻意去想过的,被问到的时候,往往都是搜肠刮肚一番,试图在回顾过往的脚印中寻找那一根红线。本着抛砖引玉,切磋交流的原则整理了一些常常会被问到的问题,以 “解锁!优律司美” 为名,通过提问和我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与同好们一起来探讨优律司美。另外小伙伴们还有什么别的问题也都抛出来吧,想问什么问什么,我整理了之后一起回答。比心!

第一弹:“为什么说优律司美重要?”

好像不管有没有专业学过,都有人问

嗯,这个问题其实是假定在 “优律司美是重要的” 这个前提下引发的,所以应该看作是两个问题:“优律司美重要吗?” 以及 “她为什么重要?”

在由人智学Anthroposophie衍发的艺术活动中,我感觉优律司美好象是受争议最大的一个了吧:喜欢的人,特别是带着崇拜目光的人会觉得她各种美好,各种无所不能,优律司美者则各种仙气飘飘,不食人间烟火;不喜欢不了解的呢,估计看我们会觉得神经不正常吧,不知道你们在那里扭个什么劲,对着诗扭,对着音乐扭,完了连一株植物一瓶水都不放过,都能对着它们扭半天,好像这么扭两下它们还能再多美出一朵花来?!

那优律司美究竟是什么?是她的什么特性招来了争议?

简单粗暴地讲,优律司美是结合人的感受、行动和思考的在空间中运动的艺术,通过我们物质身体的运动来催生我们的以太体(关于以太体是什么,它在优律司美里扮演什么角色,我会在后面的问题里再展开),或者更好地来理解我们的物质身体。

Rudolf Steiner在他的系列演讲Okkultes Lesen und Okkultes Hören 《神秘的读和神秘的听》中谈到人的物质身体和以太体,这么讲到:

„Die Welt der Formen beherrscht unseren physischen Leib, die Welt der Bewegung beherrscht unseren Ätherleib. Es müssen nun gefunden werden die Bewegungen, die dem Ätherleib eingeboren sind. Es muß der Mensch angeleitet werden, dasjenige in Gesten, in Bewegungen des physischen Leibes zum Ausdruck zu bringen, was dem Ätherleib natürlich ist.“ (Steiner 2003, 106)

大意是有形的世界支配着我们的物质身体,运动的世界则支配我们的以太体。而以太体的面貌必须通过物质体在运动中的形态、姿势来呈现,它也只能在运动中被发现。所以她与绘画、雕塑、戏剧、音乐等艺术活动有本质的区别:通过优律司美我们 “工作” 的对象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我们与空间最直接的联系,这里的空间包括物理空间和社交空间,换句话说,我们是通过优律司美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来感知这个世界,从感知中再去创造。

而较之体育、现代体操或者足球中的运动形式,优律司美的尝试则是如何通过物质体的运动转化爲以太体的运动,继而使以太体在物质体中充满活力。Steiner的原文如下:

„[…]sondern wenn er in sich verfolgt die Bewegungen, die in naturgemäßer Weise seinem Ätherleibe eingeboren sind, wenn man anfängt, die Bewegungen des Ätherleibes in die Bewegungen des physischen Leibes hineinzutragen, wenn der Ätherleib fortlebt in den Bewegungen des physischen Leibes. Das wird versucht in der Eurythmie.“ (Steiner 2003, 106)

那讲到这里,她和体育的区别——不论是竞技还是非竞技体育——也就很明显了吧:体育活动的重心不在于感知世界,继而发掘创造。

由此回到最初的第一个问题:“优律司美重要吗?” 于个体恐怕是见仁见智的。对于成人来说,有太多的方式可以让我们去感知这个世界,表达自己的内心,真实的也好,虚幻的也好,全凭喜好,优律司美绝对不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是不是在学校作为一门学科放入教学大纲,有人会说,不学优律司美我们自己不是也好好地长大了么?那第一,作为最直接的教育者——家长以及老师——对于教育的理解是什么也许直接关系到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愿意为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成长环境。钱钟书在苏州上美国教会中学的时候,因为英文好,在体育课上作为班长负责用英文喊口号。可是嘴里能用英语喊口号,两脚却还是像他小时候一样,左右不分,于是只当了两个星期的班长就被老师罢了官,他自己也如释重负。对于这样的孩子,也许他们能通过优律司美更直接地与周围连结上,认识自己的身体,自如地活动自己的身体,通过空间的感知能力发掘更多的可能性。优律司美对成长中的孩子是多一种选择,相对于色彩、声音等媒介,在身体的舞动中有些孩子能更舒服地感受自己和周围,也能更好地表达自己。因为这一部分人——成人也好,孩子也好——的存在,优律司美就是重要的。

那究竟优律司美的什么特性让她这么招黑呢?首先我觉得是她的仪式感吧。仪式感不一定是指宗教性的,有些人能接受宗教仪式、媒体 “仪式”,在对话自我时,仪式的部分反而显得陌生,就像在优律司美中,通常会以类似冥想的基本练习来拉开和结束一整次练习活动。如果第一次接触优律司美,这一部分练习用我们的思考来判断的话,很容易跳出的问题是:“这是在做什么?” “这么做有什么用?” “接下要做的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试图通过以往的经验来认知和定义陌生的事物以平复内心暂时的不安,可能会错过认知新事物中最为关键的第一步——全然的观察。那之后再通过理性的思维所抓出的概念,千人千面也就很正常了。除了仪式感之外,大概优律司美里特有的肢体动作也是会被集中攻击的点吧。在德国优律司美被戏称为 “Namentanze“,是说小朋友可以不说话用手比划着来 “拼写” 名字,所以被称为 “名字舞”。嗯,简单粗暴。在优律司美里,特别是言语优律司美,除了身体在空间中的运动外,如何通过肢体来表达一首诗的内容甚至是意境是优律司美人所侧重的点。肢体的动作即是表达的媒介,这一媒介有自己的语汇系统,就像讲到 “兔子” 我们想到的可能是 “麻辣兔头” 或者 “嫦娥、中秋” 而西方人想到的会是 “复活节” 一样,通过 “兔子” 这一个 “符号”,不同的语境里所传递出的信息可以完全不同。那如何在基础之上运用语汇,应该跟诗人的创作差不多吧。在言语优律司美里,很多肢体动作会和戏剧、舞蹈等等结合,最后的最后还是回到那个问题:“你想通过你的身体表达什么?”

第一弹就先在这展开又展开的第一个问题中告个段落吧。下一个可能会讲 “为什么人家在优律司美的运动中体态轻盈,神清气爽;我的身体怎么就像被灌了铅呢?” 或者 “专业优律司美需要学四年那么久吗?” 又或者 “你们那么容易受伤,难道要像国宝一样被供着吗?” (不负责任的预告)嗯,下期见吧。

静雯
2016年12月
斯图加特


文献:

STEINER, Rudolf: Okkultes Lesen und Okkultes Hören 3., unveränderte Auflage 2003, Rudolf Steiner Verlag, Dornach/Schweiz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