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自由(Freedom)

当你是自由的,环境会成就着你、配合着你,而你不是去成就、迁就环境;虽然自由的你,也会真实地成就环境。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撰文:2016年1月6日

“自由”是一种心境状态,却也是一种超越心境的状态。

当你是自由的,环境会成就着你、配合着你,而你不是去成就、迁就环境;虽然自由的你,也会真实地成就环境。

“自由”是自我体的功课与游戏:太重视“自我”(的发展),就会让人拼命追求“自由”;但也因为“自我”的限制与存在,而让人无法真正“自由”。

补充说明:欧美文化比其他文明更强调自我,也因此一直追求着“自由”、“民主”,但那始终是他们的追求与梦,没有真实达到。

“自由”是不被物质体、以太体、星芒体在环境或条件上的束缚限制住,仍能活出“最接近(理想性与道德性的)自己”的自己、“最渴望成为”的自己;那是一种脱离物质限制的飞翔与勇敢,那是一种“自由”!

事实上,了解到自己的“束缚”与“不自由”,是迈向自由的第一步;但当你急着从当中解放自己,你又落入了另一种“要让自己‘自由’的‘不自由’”。

然而吊诡的是,最渴望自由的人,却是最不自由的;因为不自由,所以要奋力、要对抗、要争取!然而,这种“对立”与“渴求”的心态,反而让自己陷在一种相对关系里——任何关系,只要相对,就无法自由。

“自由”是一种心境上的平静,无争、无扰,“自由”是一种“无入而不自得”。

“自由”是一种心境上的富有、机会上的富由、可能性上的富有!而这,也需要“意识”存在,“自由”才有意义。意识上的开始独立,赋予了人“自由”的机会与力量。

宇宙中,从不存在没有意义的事;而当中星辰的升起、落下、运行,更别具道德上的意义。

月亮透过盈缺,让我们一次又一次(愿意)投生,而在地球上我们发展的物质体内,完整我们自己——人之所以进化,在于能一次又一次由自己内“生出”也“升出/推出/翻出”自己——月亮,让人类有繁衍子裔的能力,让人的肉体/肉身提供灵魂更多生命样态与选择。

太阳让我们仰望人该有的高度,姿态与力量,而能直立,进而顶天立地。没有太阳,人类无从拥有自我体。自我体指向太阳。

金星与水星让人能瞄准灵性之爱:对“‘灵性’的热望”与“在‘尘俗的爱’中觉察灵性”。水星调和着也结合了太阳力与月亮力,让月亮赋予人类的生殖动量能配合着太阳之中不断下降到地球上的“‘我’的力量(I-Force)”,让人类心魂上的需求可以被月亮力满足。金星倾倒出源源不绝的爱,让水星的结合作用在反射性的、温柔的“爱”之中成为可能。

人虽自神性而来,曾被召唤成为神,但人已然遗忘。

物质主义之所以要把世界裂解成原子、分子等微粒,是因为这样才能让“罪恶(sin)”高密度化,力量集中而凝聚,延长“罪恶”可以作用的时间。然而,所有的物质终将归于灵性,这是灵性发展、演进的必然趋势。原子化,分子化的世界,能让人更迷惘于物质,而无法自拔——这是人在“自由”上的终极考验。

宇宙将不会再(主动)告诉人类任何讯息与教导人类任何事物,无关善恶良窳;除非人自己发掘也发觉。人类被弃绝于一切之外,就是要帮助人类“自力”达到自由。

路西法(Lucifer)将人类内在的道德元素撤离,让人在一般状况下无感于道德(性)。人必须藉由生病的机制,让自己重回道德。

补充说明:当人的疾病无法让自己找回自己内在的道德,就白“病”了一场。人会生病,是因为人仍必须于内在保有对土、水、火、风元素的敏感,以平衡人类自身的无法道德。疾病必须在人类之内工作,以元素的力量,净化人类。遭受苦痛,是因为这样才能完全克服人的自我中心。

“道德”无法在世界之内找到,无法被物质性地找到;而必须在世界之外,在灵性之中找到。邪恶会被放入世间,就是这种缘故——人要出于自己的自由,学习远离罪恶。

路西法以“自我中心”、“利己”、“自负”等特质渗透了人类的星芒体,就是因为“自由”需要。这些特质让人可以迈向“独立”与“自由”。

补充说明:如果没有路西法,我们就会无时无刻不被太阳驱策我们成“人”、成为“我”这样的存在。如果我们要保留自己、成为自己,就不能让(其他的)灵性力量或存在决定我们的命运。

但学习“自由”的过程,会让人失去自己应有的力量、怀疑起自己。其实,人,不应该像神,而应该是神——这是太阳的呼唤与真理。

对心魂(soul)而言,物质是浓缩后的错误;罪恶浓缩后成为物质。物质必须具体而固化,为的是要强化物质主义的泛滥与影响。粒子的发现,会让人类失焦,拼命追求更微小的单位,并以为物质等于世界的永恒、世界的所有,因而再也看不到其它。

当人有克服罪恶的能力,人就能在灵性上自由;当人发展出道德,才有回归更高灵性层域的机会。

人的选择是:人必须经由自己的力量,重返神圣的灵性世界,不仰仗其他(力量)。这是人的意志、也是人的自由!

人的特征在于四肢,四肢象征也实现了人类的“自由”。人是因为四肢而能向四面八方扩展,而能成为完美的存在:人的四肢不仅仅为了支持自己、服务自己,还让自己能够拥抱世界、服务世界。

人的头颅是因为对宇宙的反感/异感而形成——因为讨厌宇宙,索性自己形成自己的宇宙;人在自己之内,形成微型的、在宇宙之外的宇宙图像——人的头颅并不想把自己整合入宇宙里。

补充说明:人的“思想”其实与“头脑”无关,正如人的“相信”与“感受”也与“感官/器官”无关,而是与思想、信念、感受的事物“本质如何”、“是什么”相关。“载体/载具”本身无法承受与作为些什么,只有当中流注进入的灵性力量可以。器官,只是高等灵性的创作与表达。

古月亮期以前,人类的思想由神圣力量引导;现在地球期人类的小脑,就是古月亮期大脑的遗绪。将来木星期人类的小脑结构,将被地球期人类大脑中的所思所想所左右。在地球上,现阶段的人为了得到可以“自由”的权利,必须完全对自己的所思所想负责;也因此,人类的思想不再被神性监管——地球之后,人开始成为了某种“自由”的存在。

补充说明:小脑组织将成为人类(在思想、情感、意志上)未来的审判。

谈“自由”,就不能略过人的三重性:思想、情感、意志。

唯有思想,能让人的本质自由。当思想要表达自己之时,身体有机体的活动必须受到强烈抑制;压抑身体的活性,才能让思想通过、让思想宣说。思想是身体有机作用的反动;思想以“死亡”(独立)抵抗有机体的“生命”(融合)。

补充说明:唯有“死亡”,才能让“人”真正去思考,而非“神”在思考,因为物质上的死亡是一种灵性力量的撤回、撤退。

思想被“我(I)”所参与,但却与“自我意识(ego-consciousness)”无关。“自我意识”在思想活动的轨迹中浮现,镌刻于意识,却不参与思想——“自我意识”是思想过程/思想作用之中的产物;“自我意识”被思想所产生,却不制造与进入思想。

一般所谓的思想(不论是内容与体系),会让我们停滞于过去,而无法自由。如果过份强调思考的发展,就是把整个人导向出生前的生命,但那已是完成的状态;如此的教育会严重伤害原本该隶属于未来的孩子。

意志(will),驱动了身体作动,也因此制约了身体。因“意志”而行动,不仅仅是被“心像”或“概念”推动,也是对“个体性”的构造、铺排。当“心像”或“概念”发生并转成“动机”,就能决定“意志”的目的,人的作为也开始导向并配合这样的目的。
[补充说明:只要是“动机”,就必定行使着“强迫性”。所以,“动机”如何在“我”之内形成,反而更重要。]

“动机”会被不同的个人生命层次所决定:

I. 感知(perceive):透过感官而感知,让感知直接引领行动,不受情感或概念束缚。这样的动机称为“本能(instinct)”。这会带来较低等、动物性的满足。

II. 感受(feel):不仅“观”,还“察”,会放入我对外在世界的觉受。爱、羞耻、义务、忠诚、尊敬、怜悯等都是。

III. 思想(think):因思想而形成心像,过去积累的经验会左右心像,让人趋吉避凶,不再重蹈覆辙。动机被实际经验所决定。

IV. 观念式的思想(conceptual thinking):由来自理想范畴内的、纯粹的直观/直觉(pure intuition)来形成行动的概念。这是一种纯粹的思想,不再为了个人性的利益、考虑而行动,而是为了宇宙的愿景。不管我之前如何倾向、作为,受过多少误解、磨难,我仍愿意为了这个理想,倾全力,奔赴。

这样的思想就会成为真正意志上的动机,形成真正意志上的行动。

补充说明:“愉悦(pleasure)”或“快乐(happiness)”本身无法形成动机,“想象的‘愉悦’、‘快乐’”才能;这样的“愉悦”、“快乐”,处于对“未来”(勾勒出)的“心像”里,所以才能吸引人以意志靠近。

许多人深信自己是“自由”的,但他们的“自由”只在意于“需求”与“欲望”,对于造成这些需求、欲望背后的原因却不明所以。所以,很多人,“自由”于贪婪、“自由”于报复、“自由”于争战、“自由”于纵欲、“自由”于迫害、“自由”于成瘾…………人通常“自由”于所有自以为是的“自由”。但这种“自由”绝对不是“自由”——“自由”从不来自于“共通性”!绝对的“个人性”、“特殊性”才是“自由”。当人从事一项行动时,不仅意识到了行动,还意识到了导引行动的原因,这样的明觉,才是真正的“自由”;换言之,在自由里,人必须清楚自己为何如此做——当决定是从决定本身升起的,而不是来自于(真正的)我,这种“做”,就是“强迫”;这种“自由”,就是“幻象”!

“自由”不是去做任何个人想做的事,而是能够去做个人生命意志要做的事。当人无法好好地“意志”出自己的(生命)意志,表面上他再怎么自由,都是不自由。

“自由”从来都应该来自于内在的道德、内在的权威,而不是外在的道德、外在的权威。

“自由”能赋予人天生的尊严感:当人无法自由,就会下意识阻挠别人自由;自己无法也无能自由,造成不欣赏与接受别人的自由。

“自由”是一种创造、个人性的创造,以不侵犯任何生命与存在为前提。当侵犯发生,你内在的罪愆会让你不自由。当文化中的个体在精神上的自由被容许与被尊重到,社会才能真正健康而活泼。

想摆脱“自由”,只会更不自由;因为你的作为都在“摆脱”之中,不论摆脱掉的是什么,你还在关系里,当物质中受到关系牵绊,就无法自由。除非你学到:以“非物质”在“物质界”自由。

“自由”将是一种人类的决心:牺牲(目前价值定义下的)“自由”来成就更高的(完型的)“自由”!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