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教育中的传记文学

人类心中有一种深深的渴望去了解并爱他的同胞,尽管他以及他的同伴都有缺点。这就是我们需要传记文学的真正的根源。我们可以瞥见人类之间关系的一两个瞬间。我们可以测量并再次确认我们人性的本质——我们和其他所有人都属于人类。

本文由HiWaldorf翻译、首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威廉姆•布莱恩特
译者:韩萌萌

备注:英文原载《作为艺术的教育》,由北美华德福学校出版第29期,第一号——秋冬季 1970/1971年

我们都是个体。有时我们激烈地捍卫我们作为一个独特实体的个人权力和自由——我们称为“我”的中心存在。通常我们感到被困在了我们称之为身体的一个物质通道中——有时用一种它们自己的意志和独立性力图从其他身体中保护它自己。我们可以容易地感知到史怀哲的“崇敬生命”的含义。

“我是生命中的一个,我将生活在其他愿意活着的生命之中,这是我的意志。”然而当我们非常重视我们的独立性时,所有拥有一种深刻渴望超越个人生命并渴望与我们周围其他人连结的人也是这样。我们承担独立和社交需求及渴望的两极。我们陷入或暂停于我们的自我与和我们有关的同胞之间的一种动态张力。个体和自我的至高无上是我们被我们人性的本质悬挂起来的一个架子。人类心中有一种深深的渴望去了解并爱他的同胞,尽管他以及他的同伴都有缺点。这就是我们需要传记文学的真正的根源。我们可以瞥见人类之间关系的一两个瞬间。我们可以测量并再次确认我们人性的本质——我们和其他所有人都属于人类。

从希伯来圣约的话语中透露出来了丰富性,“我将抬眼望向山丘,我的帮助从那里而来……我的帮助从超越我的力量中来”,并且这些话帮我指明一条看待传记文学的道路——我们通常抬眼望的山丘本可以很容易地在我们想象力的迷雾中消失,变成在意识进化的过程中为地球增色的伟大男人和女人。有很多这样的我们可以抬眼望的山丘。

我们可以从这些如山的成功、辛劳和痛苦中以及目的的力量中获得巨大的力量。像我们一样,他们艰苦地适应着他们的命运并达到他们的目标。他们看起来也许像奥林匹亚众生,然而我们探寻着揭露他们的人性、他们的失败和美德。他们也是人,他们是我们的兄弟。他们以前去过,因此可以帮助我们找到越过曲折地形的路,我们所有人都要协商。通过他们,我们也再次确认人类的高贵。我们可以重视痛苦的目的并且从那些把受苦变成更高品质和丰富存在的人身上学习。

传记文学是教育的一个重要维度。第一个学年不用学传记文学。童话的智慧是所有人类和所有自然王国和天堂的超个人图景。童话中会显露一种原型的传记文学——一幅生前、生命、死亡和重生,还有宇宙中的创造性力量和指引的图景。对方向和目的的挣扎隐藏在这些故事背后。老的云游说书人的任务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从过去的智慧中给出指导。

在二年级,我们将要发现圣人和动物传说。圣弗朗西斯,圣杰罗姆,圣帕特里克,圣瓦伦蒂诺的故事把最高的人惯于服务地球及其同伴的充满了感情的图景带到孩子们面前。很容易在这里认出一个未来生态学的根源,但精华是人类作为一个近乎完美的与自然、自我、人类和来世和谐存在的图景。

随着唤醒自我意识的时代在靠近,孩子们感到他们自己是分开的存在或实体——他们失去了童话和寓言的世界,但是感情获得了丰富的扩张。然而,当他们越来越缩到他们自己的自我意识的中心存在时,分离的道路还在继续并深化。因此,传记文学把他们和他们的人性连结在一起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传记文学不是模糊和任意的,不是在几个世纪中从这里跳到那里,但是,它们尽量与特定年级的历史时期有关。比如说,三年级学生参加进了旧约族长的生活中,以及为自我身份和善恶知识而进行的奋斗中。

四年级学生遇到了挪威神话,仅仅是充满了成比例的传记文学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代表着一种新兴的人类和宇宙中所有力量的人格化。

在五年级,我们来到了历史意识的开端,从古印度、古波斯、古埃及一直到古希腊传说和历史。伟大的存在说出了这些时代,这有助于孩子们正在等待的开放的灵魂,有助于强化内在生命并且在沉睡的意识门槛深处给出方向和指引。在五年级,希腊灵魂将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诗歌、戏剧以及她孩子的美感和勇气的不可企及的韵律中说出来。

随着六年级学生遇到罗马世界,传记文学将给他们一种进入罗马人生活方式的深刻见解。这不是对历史日期和事实的一次简短游览,而是对罗马市民和杰出人物的心灵及罗马世界的一次洞察。历史不是“一件该死的事之后的另一件该死的事”或者“一个我试图醒来的噩梦”(詹姆斯•乔伊斯《尤利西斯》),而是通过与抵抗和痛苦相遇——一面个人之路的镜子——有意识人类的兴起。

随着年级增长,学生面临青春期,传记文学的价值也增强了。记得华德福学校把青春期看作比单纯的性成熟还要广阔得多。当然,身体上的变化是一个重要的考量,但它们是一个更伟大的过程的结果,以很多方式下降到地球上。青少年深深地意识到他自己是一个分离的实体——他对自己内部出现的许多新感觉以及他身体上的变化感到困惑也很敏感。他关心的是他是谁,他应该去哪里。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感到作为人——一个个体——是什么。在快到青春期时面临的丧失感、后撤和敏感性是自我意识的另一步。当尘世的身体发展达到一个特定点,理想主义和英雄崇拜的年纪也到了。年轻人深深地关心生命和人类价值的本质。这就是传记文学带来的礼物。值得他们尊敬的男人和女人可以从过去对他们说话。

生活和成长的挣扎将在自我发展的持续奋斗中,在人类的失败和伪善及其美德中以一千种方式展现出来。当命运的光线穿透生命的棱镜,它就会以一个色彩斑斓的光谱显现出来,这将吸收并激发年轻的灵魂。所有这些是他们这个时候需要的食物。有勇气的人、无畏的探险家以及具有热情和理想主义的男人和女人们将表现出他们自己,无数的品质将通过传记文学展现他们自己。居里夫人、伽利略、史怀哲、布莱叶、林肯、爱因斯坦、诺贝尔、海伦•凯勒、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和列奥纳多、贝多芬将对他们说话。那会有一个善恶的平衡,被启发的和被误导的平衡,暴君和圣人的平衡,为了人类自由而牺牲自己生命的人,那些寻求疗愈的人,那些努力去理解的人。历史的所有果实都可以带给我们的学生。

他们会认出每个人中的人性,这在他们的心灵中苏醒。他们感到人类精神的高尚——人们如何寻求,如何迷失路途,如何爬上高地。年轻的灵魂会在人类的寿命中尊重这个洞见。他将被爱默生的温柔、圣弗朗西斯的人性、列奥纳多伟大的失败、哥伦布专一的目的、居里夫人的坚韧、贝多芬支离破碎的负担、佛陀的平和、摩西的无敌、伊丽莎白•巴雷特•勃朗宁的精致的爱情、马丁•路德•金的理想主义和牺牲、奥古斯丁或托尔斯泰的心灵探寻、希特勒的恨意、罗兹的无情和甘地的无私所感动。

所有这些危险、奥秘和品质都潜藏在我们的学生心中。那些人穿越的暴风雪和荒野将要来到不得不来的人们面前。然而,我们要鼓励他们越过朦胧的雾霾和阻止脚步的沼泽来到清澈的阳光笼罩下的山峰,那是人类成就的最美高地。

传记文学也拥有疗愈性的品质,因为我们可以带来与一个孩子的特定问题有关的一个伟大生命。这可以与气质类型有关并被它所指引。胆汁质人可以领会人类的领导者,他们高尚的目的或者感知使他们走上自我毁灭的狭隘贪婪。抑郁质人会痛饮奉献于克服磨难的生命之水,或者那些淹没在生命沉重负担之下的人。多血质人对快速改变的 生命,对很多面向目的的急迫、活力和生气,或者沿路上被诱惑的放荡而欣喜。粘液质人将被那些有决心的坚决的人所鼓舞,尽管洪水和暴风雨要淹没他们也要继续他们的任务,或者认出那些当时机成熟时没有行动的人——失去机会的纪念碑。

有直觉的老师可以在传记文学中发现一种无止尽的治愈和平衡的创造性源泉来指引他的学生们的需求。他可以发现从宏观上反应了一个特定学生基本问题的传记文学。直观地说,他可以感到一个特定的学生和一部特定的传记都解释了同一个基本问题,因此,传记文学可以以一个故事、一部戏剧,或者以诗歌或音乐的艺术形式呈现出来。在中学和低年级中,一定不能解释传记文学,因为在心灵新陈代谢的深处它会被认可。在青春期或大学时期,传记文学可以由顾问用来作为另一种更加有意识的媒介。

传记文学对人类的恶习和美德来说是一个容忍和热情的不断源泉。传记文学可以刺激一种处于信条,颜色和国籍,处于成功和失败的珠被之下的感情,所有人都是兄弟,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在生死之间旅行。它们是开明人性的伟大根源之一,是男子气概的基础……而且随着一个更高的意识之光降临到年轻人心中,他将感知到编织进所有人的复杂挂毯里的常见线索——还有在他自己及其同伴旅人之中的创造性的和有方向的灵魂。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