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關於我們的生命

在人換齒之前(特別是七歲以前),良善的感官就蟄居在我們之內,但我們卻缺乏駕馭這些感官的能力;除非我們後來對自己童年的內在生命開始學著自我認識與覺知,否則我們無法運用這樣的力量。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作者:陳琪瑩
撰文:2016年9月24日

生命無法被單一與理性的理論(架構)完全解釋與歸納,因為那真的不是生命的真實。

人生被兩股反向、制衡的(靈性)流交織著——路西法力量與阿里曼力量——也因此,前半生的思想生命、內在生命必須被(個人性地)完全經驗,後半生才能開始了解(這一世)生命的安排與真諦,以個人卻宇宙性的了解。

在人換齒之前(特別是七歲以前),良善的感官就蟄居在我們之內,但我們卻缺乏駕馭這些感官的能力;除非我們後來對自己童年的內在生命開始學著自我認識與覺知,否則我們無法運用這樣的力量。

我們的童年(性成熟之前),必須充分走過十四歲以前該有的意志、情感與思想(生命),人才能完全喚醒自己在地球上的力量,也才能在四十七歲到五十三歲之間,慢慢明白自己生命的本質與遭遇。

性成熟到二十餘歲之間,我們必須充分走過二十八歲以前該有的意志、情感與思想(生命),人才能在三十歲左右掌握自己的理想與生命意義。

我們在二十八歲到三十五歲之間能意志、行動出自己的思想,卻也能同時明白自己之所以會這樣意志、行動的意義,這是人生當中最自由、獨立、平衡的時期。

人生是一個整體,不能切片論斷;人只有真實走到老年,回溯早年,才能看出自己發展的脈絡、才能真實了解自己,也才是某程度完整的人生。

人生很需要耐心與等待,因為人必須在時間中慢慢熟成,所以萬物、萬事有時(一切有成熟的時機點),躁進不得——既然是人,既然進入了線性時空,人就必須透過歷史、時間學習。

人生帶不走任何,除了我們得到的洞見;洞見是真正能穿越死亡之門,成為我們部份的唯一。

〔補充說明一:這也是為什麼,人即使意識中沒有,也會在潛意識中回顧∕回溯自己的緣故——人不管怎樣,都必須某程度上「不枉此生」。因此,很多老年人彷彿(表面上)進入了意識的獃滯,其實是進入了此生的回顧與整理,以沒那麼被自己意識到的狀態。〕

〔補充說明二:物質主義時代下我們所學習的任何(物質性∕科學性知識),都帶不向死亡世界——(非常傾向)物質(主義)的思想與經驗無法穿越死亡。〕

對生命的了解,才是能真正穿越死亡的;不了解生命,即使穿越死亡,我們也等同沒有活過——靈魂成長於對生命的體悟。

進入了人生,就進入了相對性。人生中,靈質之流必須被「時間」所作用,才能開始「個人性∕個人化」;而心質與身質之流,卻必須練習「永恆」(既不發展也不進化),學習成為(空間上的)「宇宙性」:我們讓宇宙得以發生在我們自己之內,讓宇宙的真實得以成為我們自己的真實。

只要(讓意志)進入了行動,人就進入了時間的前後順序,就讓自己進入了路西法與大天使的角力;心質與身質(的改變與演進)必須被「空間」所作用,只要進入了空間的存在,人就讓自己的心魂進入了阿里曼與天使的爭戰。

〔補充說明:我們內在目前發生著宇宙所發生的,就是善惡的靈性之戰。〕

我們的生命∕生死之間,只是宇宙靈性作用的再現,而且是「個人性」的再現:我們在宇宙性的善、惡里反映出宇宙也反應著自己;我們的存在其實是種物質實相式的反影。

如果我們被動於生命,我們將看不到任何;我們必須主動於自己:知道自己既在時間之內,也在永恆之中;知道自己既在物質之上,也在靈性之下。

「心質—身質之流」(第一股流)希望我們在二十八歲以前都沉睡著∕活在睡夢之中,成為完全塵俗性∕地球性∕物質性的存在,像植物(界)一樣,讓我們遺忘我們曾經走過古土星期、古太陽期、古月亮期,而僅僅只有地球期的存在。這股力量被阿里曼深深作用:阿里曼希望我們是完完全全的「地球人」、完完全全只在地球性的時空下;讓我們徹底遺忘宇宙性的記憶與過往。

「靈質之流」(第二股流)希望我們從時間中抽離出來,進入永恆,而無作無為(於時空的幻相),以虛度此生——如果我們把現下時空完全視之為「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我們會讓自己乾枯∕枯槁於我們的生命,因為我們拋棄了物質上所有可以對靈性的鍛煉;而讓地球無法真實服務我們,達成地球應負的使命。路西法力量讓我們抽離∕脫離地球、逃避地球,(妄想)進入永恆∕永生∕極樂,把地球當成「五濁惡世」,而忽略∕忽視我們應有的力量與存在。

在第一股流(阿里曼力量)之中,我們錯覺在以為物質、地球、現在就是所有一切,我們自己只有時間、沒有永恆,只有物質、沒有靈性;在第二股流(路西法力量)之中,我們錯覺在以為物質全是幻相,逃離物質,才是真正的修行、真正的靈性——阿里曼力量中,我們只有地球性∕暫時性的原則;路西法力量中,我們只有宇宙性∕永恆性的原則。

阿里曼希望地球完完全全獨立於宇宙之外,成為人類的唯一;路西法希望地球被人類拋棄,回到喪失個人性的宇宙性里,失去自己、失去自由(意志)。

人需要在二十八歲時,有平衡這兩股靈性之流的力量,才能在身質、心質與靈質之中重新生出自己。

〔補充說明:路西法力量並不希望我們發展出個人,所以希望人類在二十八歲之前結束掉自己的生命,永遠年輕,拒絕進入中老年(所以二十八歲之前的自殺,深受路西法力量影響);阿里曼力量希望我們永遠固化在老年,卻害怕死亡,執著於地球性的生命,不肯放手——路西法希望我們永遠是孩子,略過未來必須的成長與發展(新木星期、新金星期與新火神星期),直接幼稚地跳級;阿里曼希望我們永遠是老人,擦拭掉我們過去所有的記憶,讓我們處在古老卻無法作動、學習任何(仿古土星期實際上卻是地球期)的存在。〕

我們必須發展出宇宙性的感知,知道宇宙與我們的淵源與連結;卻也不讓自己揮發成完全的靈性,被宇宙靈性自動化——這樣的我們,才能真正觸及我們生命的意義。

阿里曼讓我們僵固、硬化、成為礦物,路西法讓我們柔軟、溶化、成為氣態;阿里曼以直線力量呈現與作用、是「線」,路西法以曲線力量呈現與作用、是「圓」。

〔補充說明:世間所有事物當中,都有阿里曼與路西法的交互作用——阿里曼給予我們骨骼,讓我們可以雕塑任何,也希望一切循規蹈矩,跟著規則走(或設定著規則);路西法卻移除著這一切,希望一切「(遍及)虛空」、無有形式。〕

〔舉例說明:海洋中,海平面出現,是阿里曼力量;波浪出現,是路西法力量。人的頭顱中,頭骨是阿里曼力量,頭顱的球形是路西法力量。〕

我們就在「固定(靜)」與「流動(動)」之間,練習完成自己:阿里曼讓我們單一(一元性),路西法讓我們多重(多元性);我們的任務就是「在一元當中嘗試儘可能多元,也在多元中整合出自己個人性的一元」,「在『懷疑』中信任『神秘』,也在『神秘』中進行『懷疑』」……——人生是擺錘,我們在(二元性的)搖擺當中平衡出可能的自己,而讓自己在限制當中更超越地自由。

而這,就是生命。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