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每一代/子代正是因為要帶給上一代/親代未來性的教導,才讓自己成為父母的孩子的;孩子其實比父母更明理/明智,因為帶著剛從靈性界進來的清澄。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作者:陳琪瑩
撰文:2021年1月4日

事實上,天下難得無「不是」的父母,反而多的是「不是」的父母。

「是」不是靠不理性的權威高壓出來的:真正的「是」有能力從「不是」的質疑/疑團中清白走出來;而高壓/壓制本身就屬於顢頇與迂腐。

覺得自己「無『不是』」,就已經「不是」,因為不再看得到自己的「不是」,全部都是「是」,而,若非我們要修正(犯過錯的)自己,我們不必入世──但當「不是」也能「是」、也是「是」,文化就開始積「非/不是」成「是」!

當(以)「是」為「非」、(以)「非」為「是」,真實就開始遠離、開始顛倒,讓世界亂象四起。

每一代/子代正是因為要帶給上一代/親代未來性的教導,才讓自己成為父母的孩子的;孩子其實比父母更明理/明智,因為帶著剛從靈性界進來的清澄:孩子(「父母」著父母)可以比父母(「父母」著孩子)更真誠而純潔,所以往往孩子的「是」牴觸著父母的「是」、成為了父母(眼中/認知上)的「不是」,因為父母不再直心,被文化訓練到過於世故……

真正的智慧純潔,但世俗的智識/智巧卻充滿算計,泥淖而污濁。

世俗/世故讓我們離自己的本心/本質更遠,雖然能讓我們在社會裡吃香喝辣、如魚得水……

當自己鐵口直斷:「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同時,何不回頭看看自己被文化縱容、教養出的頇腐?而這樣的頇腐在持續了那麼多世代之後,還要假我(不明事理)的嚴峻,讓孩子在未來里一代一代地鉗制、緘默下去嗎?我是不是在教導著孩子順應社會裡必須委屈自己的無力與懦弱?是不是讓孩子可以明辨的眼睛必須瞎瞽?可以正直的勇氣必須撓折?……對可以未來、必須未來的孩子,我在「教育」還是「反教育」? 

為什麼我那麼堅持著自己的「是」?我(內在)是不是害怕自己的「是」可能遭到孩子的質疑與顛覆,所以暴政干涉?我的「是」有沒有可能正是孩子眼中的執拗、狂狷與盲目(「不是」)?我是不是以「是」來掩飾不肯修正錯誤的自己?……

害怕自己的「是」成為「不是」,才要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要脅(孩子),要看到自己擔心顏面掃地的懷疑與脆弱。

「是」與「不是」會被觀點所在的角度偏頗:換了個角度/觀點,「是」也許開始是「不是」,「不是」開始是「是」……

真正的「是」不靠(上對下的)敕令,而在於能否禁得起歲月的淘洗。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