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發展內在的三大關卡

孤獨、害怕與恐懼是內在發展的三大關卡:如何把持自己、不讓自己在當中并吞與失去,關鍵就在正確的想像力,因為想像屬於真正的光亮。

本文由作者授權本站刊發,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作者:陳琪瑩
撰文:2019年10月5日

沒有任何(外在)力量可以被給予你,除了那些已經在你之內卻被你(自行)發展起來的:能力無法自己發展自己,因為被內在性或外在性地阻擋/障礙著;只有自己(的力量)能拯救/釋放/解放自己蘊藏、潛在、沉睡的能力。

補充說明:當內在無法正確發展起來(盲信或盲修),就會傷害到內在生命。

事實上,除非自物質體/物質經驗/物質現象中自由,否則心魂觸碰不了靈性(界);人必須學習讓心魂得以外在於物質(軀)體工作,才能真正發展到內在。

進入靈性(界)的門檻有三:透過「死亡」入口、透過「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靈」入口、透過「太陽/太陽-基督」入口。

補充說明:進入靈性界的第一關是「『死亡』的門檻」,第二關是「『元素』的門檻」,第三關是「『太陽』的門檻」。

而想要讓自己在靈性上完整,必須(同時/依次並意識地)透過這三重入口,不能單一或偏廢,要三管齊下。

透過「死亡」入口,需要自己完全臣服/奉獻在某種觀念/概念下,然而,我們卻得在自己非常的中心、非常的靜默中,讓自己與那樣的觀念/概念認同,以內在「願意完全給出自己」的力量:我們忘記了全世界,完全沉浸在那樣的思想中。

補充說明:但這也是一條非常容易弱化自己、失去自己的危險道路。

不斷地重複讓自己沉浸在這樣思想的過程,人會逐漸在自己的意識中發現思想是某種獨立(性)的生命,有著屬於自己的靈動性:人讓思想在自己之內創造出另一份存在,思想有了內在(於人)的組織──人會升起一種感受:自己(迄今為止)的努力成為了什麼(如:思想)的舞台,讓什麼透過自己,發展出它自己的生命;自己賦活了什麼──靈性世界開始靠近/迫近你。

補充說明一:在抵達這樣的境界之前,會經歷一些不容易跨越的情緒/感受:覺得自己非常孤單/孤絕/寂寞、被遺棄/離棄/拋棄……然而,卻也要在物質界經歷被(物質世界決絕的)遺棄、背叛、傾軋、愚弄、毀傷(到筋疲力盡、幾乎灰心喪志),人才可能允許靈性(界)自動靠近/接近──人以在物質界的苦痛作為進階靈性的代價。

補充說明二:人會在當中抗拒/抵抗自己必須在生命中這樣的經歷(如:「我撐不過去/撐不下去了!」、「這樣的事情我永遠也無法完成。」等,以千百種借口/理由赦免想怠惰的自己),然而這樣的經歷也會讓自己因怯懦而退轉、放棄。

當思想活了起來、(自行)生長了起來,人會感受到自己在思想之內,隨著思想,延伸、擴展至自己的頭顱,然而,自己又確確實實在思想之外;思想成為了長出翅膀的頭顱,飛向/飛入無限,卻又透過自己的頭顱折返,進入自己的身體里──思想開始天使性地頭顱、開始天使!

補充說明一:阿里曼力量會阻擋/阻止我們看見思想這樣的發芽、生長,以我們對冥想/修行預設的偏見/成見來障眼我們,讓我們執著於修行上物質性的表現──阿里曼希望我們把物質界的所有(如:概念、慾望等)應用也帶向我們(自)以為(是)的靈性(界)。

補充說明二:唯有不讓自己被物質世界下拉與負荷,我們才能真正進入靈性(界);我們必須在進入靈性(界)的門檻之前,(預備)放掉物質界/物質性的一切。(這才足以正確、徹底而偉大地死亡,因為才能嶄新地重構/重建自己。)

這樣天使、飛翔的思想會成為我們靈性的眼睛與靈性的耳朵。

透過「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靈)」入口,首先需要自己的非常纖敏:外在的自然/一切彷彿沉睡,但內在卻截然不同;外在的自己/自己的外在(看起來)也彷彿沉睡,但實際卻醒著,醒在自己活生生的思想里。

我們看著周圍的現象,卻允許思想之間形成自己、解釋自己、為自己發生、因彼此結合、由彼此分離……空間(感)開始失去/空間(律)停止。

我們在思想中泅泳/游泳,可以從任何一點躍出自己:我並未/並不死亡,我的「(自)我」編織在思想的網/海里,卻也在當中載浮載沉。

然而這一切,卻又在我跨越「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靈)」的門檻時終止,思想開始服從我的意向/意志,我以意志重新組織思想。

在我們通過死亡的門檻之後,我們已經外在於自己,必須將自己插入/植入在宇宙的協奏之中,我們只能應用意志外在性的力量;然而此際我們意志外在性的力量卻也(曾經)內在於我們,只是以潛意識作用著:我們血液流動、心臟搏動的靈性力量就將我們浸潤在(未來的)意志元素之中。

我們必須學習與自己的命運認同,讓(明晰、光亮的)思想獲得「『全等』於自己」的狀態,讓思想成為我們靈性上的存在;這時的我們會開始懼怕:懼怕思想世界的發生、懼怕與思想性的存在結合……我們懼怕靠近真正思想的力量!

補充說明:我們用以編織出靈性存在的意志力量非常龐大而駭人,往往在傳說中以看守/守門/守衛的「猛獅」樣貌呈現。

意志元素想攫取我們、吞噬我們、勒緊我們、窒息我們,我們必須由背後操控自己的意志,如同馴服猛獸一樣:不讓力量控制自己,而讓自己去控制力量。

補充說明一:當我們被意志元素攫取,就會容易心悸、產生血液循環方面的問題。

補充說明二:當我們並未通過死亡的門檻/考驗,就貿然進入元素的門檻/考驗,以不被允許/檢驗的力量接觸靈性界,是為「灰魔法(gray magic)」。

當人不是以(光亮、清明的)思想運用著意志,而是以情緒運用著意志,就會深陷在(完全)為著自己的「自私/自戀/自大」里,想要以自我的力量/慾望掌控/操縱(全)世界(這時的人有時會以自己的自私以為無私,卻無私在非常自私里)。

舉例說明:以煽動/煽惑情緒的宗教狂熱來修行,可以進步神速(這也是多數懶惰于思考的人們的想要,因為可以在修行上速成),但這卻也屬於「灰魔法」的範圍,因為激起了人的情緒/慾望,卻鈍化、蒙昧了人的思想;人會迷失於:如何正確進入靈性界不重要,怎麼進(得)去才重要。 

路西法會讓我們完全看不見「猛獅/獅子」的力量,然而我們早(在知覺之前)被(「猛獅/獅子」)吞噬!

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靈之所以存在,是為了在人的胸腔系統里維持(出)血液循環、呼吸作用、心跳節律──生命元素在呼吸的風/(空)氣里、在旋繞的溫暖里、在舞動的光(影)里、在宇宙的旋律里;元素(性)精靈以元素生命作用出我們的心跳!

當我們因元素/元素(性)世界/元素(性)精靈而能靈通,就有了「能知道過去、也能占卜/預言未來」的神通,但卻不正確於:我們無法讓自己在靈性(界)中自由,我們必須聽候元素(性)精靈/中陰(性)存在的指令、差遣。

透過「太陽」入口,我們面對了下半身/低等(我)的本質、妥協於生存的慾望、根本而原始性的感知……這些力量會以鮮艷、瑰麗的「巨龍/惡龍/蛇蟒」姿態出現,充滿著我們所有的本能:自私、高傲/驕傲、虛榮/浮華、荒謬/愚蠢/背離真實……由消化系統盤曲而上,眩惑著自己。

補充說明:形成「巨龍/惡龍/蛇蟒」的力量也存在於太陽里:太陽幫助我們先行/預行消化所有地面上的,也讓我們(因)消化、有機作用而能完成自己。

若無法直視/面對「巨龍/惡龍/蛇蟒」,我們將無法再與「巨龍/惡龍/蛇蟒」分開,而必須以「巨龍/惡龍/蛇蟒」的姿態經驗著靈性世界,讓自己成為一條動物性的「巨龍/惡龍/蛇蟒」,讓所見、所聞遠遠繽紛而幻麗。

通過死亡門檻的(靈性)世界無色、無彩、陰暗/灰階、私密,毫無重量,所以容易遁隱、難以被捉摸,人必須活力地聚精會神/全神貫注,儘可能捕捉直到一切擴張/膨脹/開展成一種實相,重新充滿色彩、音韻與生命──以自己內在、已然的力量清楚照亮。

而讓靈性實相顯色、現音/聲的過程,需要自己願意犧牲、奉獻,將自己傾倒向宇宙的情懷,這能引動風精靈與水精靈由宇宙而出:風精靈帶來光線與色彩,水精靈帶來聲音、韻律與秩序。

補充說明一:真正進入靈性界,真實會由黑白/無色彩緩慢而漸進地轉為色彩,精靈力量由宇宙而出、而飽滿;但偷工減料/便宜行事地進入靈性界,人返祖式地靈性力量卻會由人體下方的器官、脈輪而出,被「巨龍/惡龍/蛇蟒」逆轉/逆旋性地盤曲而出,讓自己類化成「巨龍/惡龍/蛇蟒」,一進入就充滿無可言喻的綺麗。

補充說明二:頭顱的星芒體、乙太體之中,色彩很貧瘠,因為色彩的力量被完全作用在頭腦與顱骨/頭骨(的形成),讓頭腦完美;肚臍/腹腔內的星芒體、乙太體卻色彩斑斕、非常漂亮,在閃爍中幻化著──真正的靈視力並不在璀璨奪目里。

靈性界以如霧、如影的質地遮罩我們的靈性感官-器官:靈性界從來沒有外在的照亮,都是內在去照亮──我們以自己的光觸碰/觸摸出自己的看見,而我們自己的光,就在思想里。

進入靈性的第一重關卡在「死亡」,我們遇見「長著翅膀/長出翅膀的天使性頭顱」;第二重關卡在「元素」,我們遇見「猛獅」;第三重關卡在「太陽」,我們遇見「惡龍」──第一重關卡紊亂我們的思想生命-頭顱,第二重關卡紛擾我們的情感生命-胸腔,第三重關卡顛倒我們的意志生命-腹腔-新陳代謝系統與四肢。

進入靈性(界)從來沒有安逸、舒適、便捷的途徑,因為必須(經驗)痛苦!

舉例說明:許多標榜觀想、溶解自己於宇宙、合一於宇宙的宗教-神秘經驗,都是讓人誤入歧途的修行。

所有的能力/力量都會在為我們所用之前,(企圖、威脅)吞噬/反噬我們,所以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克服舊有力量的自己!

孤獨、害怕與恐懼是內在發展的三大關卡:如何把持自己、不讓自己在當中并吞與失去,關鍵就在正確的想像力,因為想像屬於真正的光亮。


【投稿須知】想要投稿?想要發布招生、招聘、培訓及工作坊信息請進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