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读书

《自由的哲学》中文连载:第四章 作为感知所得的世界(4/6)

配图:鲁道夫 ·施泰纳

编者注:基于适量阅读的原则(过量的内容不利于消化),我们将长的章节分为几个部分发布(每周五更新一篇),特此说明。本篇为第四章第四部分(更多内容请阅读《自由的哲学》中文版连载专题页)。如果您愿意,请协助传播;如果您喜欢,可以点文后的赞赏链接,请译者喝杯咖啡或清茶。

特别说明:《自由的哲学》中文连载所有内容均由译者授权发布,仅供学习,严禁转载。

专题《自由的哲学》中文版连载
出品:ChildLeaf Studio(子叶工作室)

第四章 作为感知所得的世界 (4/6)

[429] “哲学家已清晰意识到的第一基本原则,存在于这样的认识:首先,我们的认知是无法向我们图景{Vorstellung}[i]之外的更远处延伸的。图景是我们能直接获知和经验的唯一;正是因为我们有这般直接的经验,以致于即使最极端的质疑都无法夺走我们对图景的认识。反之,所有超越我们图景的认识——在这里我所表达的是其最宽泛的涵义,即包含了所有跟灵心相关的‘发生’——都无法免于这样的质疑。因此,在所有哲学探讨的开始,我们必须明确地将所有超越图景的认识视为可质疑的。”

[430] 这是福克特{Volkelt}[ii]所著关于康德认识论一书的开篇段落。这里所描述的,看似是一个直接的、不言而喻的真相,但它事实上是以下思路所导出的结果:“天真人”相信,他所感知的对象也确实存在于他的意识之外。而物理学、生理学和心理学似乎在告诉我们,我们的机体构造之于我们的感知所得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对于外在事物,我们除了通过由机体构造传过来的内容之外,便无从知晓更多。因此,我们的感知所得是我们机体构造的“修改”,而非事物本身。这里提到的思路,实际上被爱德华·冯·哈特曼{Eduard von Hartmann}[iii]描述如下:若从这种说法推导,必然使我们坚信,我们仅可能获得对图景的直接认知。(《认识论的基本问题》)[iv]在我们的有机体之外,我们会发现一些物质体和空气的振动,这些在我们听来则呈现为声音。因此,我们就断定,被我们称作声音的,其实只不过是我们有机体对外部世界运动的主体反应。以同样的方式,我们发现色彩和温暖也只是我们有机体的“修改”罢了。同时我们认为:这两种感知方式都是通过外部世界过程的作用在我们内在引起的。而这些外部过程与我们对色彩和温暖的自身体验则全然不同。当这样的过程刺激到我的皮下神经时,我就有了对温暖的主体感知所得;当这样的过程刺激到我的视觉神经时,我就感知到了光与色彩。因此,光、色彩及温暖,都是我的感官神经对外部刺激的回应。同样,触觉传递给我的,也不是外部世界的对象,而只是我自身的状态。从现代物理学的意义上来思考,物质体是由无穷的微颗粒——分子——组成的,这些分子之间没有直接的接触,而是存在着一定的距离。在它们之间有一个空间,通过这一空间,它们以引力和斥力的方式相互作用。当我将手放在一个物体上,我手部的分子根本没有直接接触到该物体的分子,相反,在物体和我手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距离,而我所感觉到的该物体的反作用力,只不过是该物体的分子施加于我手分子上的斥力罢了。我是完全处在该物体之外的,并且只能感知到它对我机体的作用。

[431] 由约翰内斯·缪勒{Johannes Müller}[v]提出的所谓神经特殊能量论,可作为这一考量的补充。该理论声称:每一感官都有其固有的特性,以其特定的方式对外部刺激作出回应。如果视觉神经被施加一个作用,就会产生对光的感知,无论这一刺激是由我们称之为光的东西产生的,还是由一个作用于神经上的机械压力或电流产生的。另一方面,相同的外部刺激在不同的感官能引起不同的感知所得。从这一点似乎能得出,我们的感官只能传递在其自身内部发生的内容,而不是由外部世界来的东西。它们根据各自的属性,决定了感知所得。

[432] 生理学也表明,我们不可能直接认知对象在我们感官上的作用影响。通过跟踪发生在我们自身体内的过程,生理学家发现,即便在感官中,外部活动的作用也已经以最多样的方式被转化了。我们能在眼睛和耳朵上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两者都是异常复杂的器官,在它们将外部刺激传递到相应的神经之前,已从根本上将其转化。此刻,这些已被转化的刺激会从边缘神经末梢进一步传递到大脑。只有到了这,中枢器官才被激活。由此得出结论,外部过程在抵达意识之前,会经历一系列的转化。在大脑中所发生的一切,是通过如此多的中间环节才与外部过程关联起来,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想象两者之间的相似性。大脑最终传递给灵魂的,既不是外在的过程,也不是感官内的过程,而只是那些在大脑中的过程。但即便如此,这个最后的产物也不能被灵魂直接感知到。我们最终在意识中所得到的,根本不是大脑中的过程,而是“感觉”。当我感觉到红色的时候,我的感觉与在我大脑内发生的过程没有任何相似性。这个感觉作为一个作用结果出现在我的灵魂中,并且仅仅是由大脑过程引起的。因此哈特曼说:(《认识论的基本问题》)

[433] “主体所感知到的,通常都只是他自身灵心状态的“修改”而已,绝非其他。”

(翻译:王欣 校对:伍丹)

◂ 未完待续 ▸

赞赏译者

扫码关注ChildLeaf公众号,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和讨论


[i] 关于Vorstellung一词的翻译,参见第四章(3/6)注释[ii]。

[ii] Johannes Volkelt(1848-1930),德国哲学家

[iii] Eduard von Hartmann(1842-1906),德国哲学家,受叔本华唯意志论和谢林、黑格尔等德国思辨唯心主义的影响,力图建立一种无意识哲学。(条目引自《外国哲学辞典》,冯契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

[iv] 《认识论的基本问题》/Grundproblem der Erkenntnistheorie,Eduard von Hartmann著于1889年。

[v] Johannes Müller(1801-1858),德国生理学家、解剖学家、鱼类学家、爬虫学家。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