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忙碌也是一种病

我没有任何神奇的解决办法。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们正在丧失过真正生活的能力。

本文由HiWaldorf组织翻译、首发,如需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作者:奥米德∙萨非(@ostadjaan)   翻译:一坨妈
原载OnBeing网站  2014年11月6日

几天前,我遇到一位好朋友。我停下来问她过得怎么样、家里情况如何。她抬起头,压低声音,只是抱怨道:“我很忙……我很忙……还有许多事要做。”

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碰到了另一位朋友,然后,我问他近况如何。这一次,他用同样的语气,同样的答案回答我:“我很忙……有很多事要做。”

他们的语气沉重,疲倦,甚至有点不堪重负。

这种情况不只是出现在成年人身上。十年前,当我们搬到北卡罗来纳州时,当地先进的教学体制使我们深受震撼。我们发现社区里的家庭极具多样性。一切都挺好,都挺正常。

安顿下来之后,我们去一位友好的邻居家里,问他们我们两家的女儿能否在一起玩耍。孩子的妈妈是个很友善的人,她拿起手机,点击手机里的日历。她的手一直在屏幕上划动。最后说:“她还有两个半星期就要开学了,开学典礼大概要进行45分钟。其余的时间得练体育,学钢琴和声乐。她真的……太忙了。”

有害的习惯真的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养成的。

我们怎样才能结束这样的生活?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的孩子?我们从何时开始忘记自己是人类,而不是机器?

孩子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在这个世界里,孩子们变得肮脏,凌乱,无聊。给孩子们制定超负荷的时间表,让他们像我们一样忙碌,难道我们非要用这种方法来爱我们的孩子吗?

我们本可以和自己深爱的人坐下来,慢慢地聊天,谈谈我们的内心世界,渐渐深入地对话,这对话可能会暂停或沉默,但我们却不会急于去打破这种沉默。但是,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呢?

我们是如何创造这样一个世界的——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而空闲、思考、社交、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我们曾读过这样的句子,“对一个人而言,浑浑噩噩就是虚度人生。”但是当我们忙忙碌碌时,我们应该怎样生活,怎样审视自身,怎样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忙碌”病(让我们根据实际情况来给它命名,如果从未使自己放松下来,我们就患了这种病)破坏我们的精神健康和幸福感。这种病使我们陪伴家人的时间变少了,也阻碍了我们建立我们极度渴望建立的群体。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我们就有了许许多多新的科技发明,这些科技发明原本让我们以为(或者我们被许诺)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加轻松、快捷、简单。然而事实是,相比几十年前,如今的我们没有多出“自由”和休闲的时间。

对于我们当中一些“特殊”的人而言,工作和家庭的界限已经模糊了。我们总把时间花在各种各样的科技设备上。把时间花在这些设备上是很莫名其妙的。

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让家和办公室没有了区别。孩子们上床睡觉后,我们又重新回到网上。

每天让我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就是要处理“雪崩”似的邮件——每当我要处理邮件时,我就会这样形容。我经常被淹没在成百上千封邮件里,而且,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停止这一切。我也曾尝试过很多不同的方法:只在晚上回复邮件,周末不回复邮件,或者,要求大家更多地面对面交流。但是它们依旧铺天盖地而来,数不清的邮件:个人邮件,商务邮件,各种混杂型邮件。而且发邮件的人总希望我能马上回复他们。原来我也是这么繁忙。

对另外一些人而言,现实看起来却十分不同。对那些做着两份工作但又收入极低的人而言,忙碌是他们唯一能够养家糊口的办法。当下有20%的孩子们正生活在贫穷中,还有许多父母在做着低收入的工作,他们只是为了能有一个容身之所,为了填饱肚子而已。我们如此的忙碌。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