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社会性优律诗美

优律诗美活动之后,再带着这新形成的,与众人的连结,坐下进入社群议题的讨论。这种“我-你-我们”关系的交织体,在社群工作中让每个人都能有弹性的立场转换与考虑,重要的是,不会需要权衡团体与个人利益而陷入小我之间的争吵,而是在有效的对话中,聚焦在一个方案的生成,是利益到我、利益到你、利益到整体的。

作者:詹前辙(博客
撰文:2014年12月, 多拿赫
原载:《宇宙织锦人智学期刊》01, 2015.1

发轫

事情要从五年前开始说起了。2009年九月的瑞士多拿赫,正值米歇尔(Michal)时,我参加了一场青年倡议。那次聚会来了世界各洲的年轻人,透过人智学的启迪,前来寻找、讨论“我是谁”、“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在一场讨论中,大家陷入不同的立场,一时没有一个结论。接着是个优律诗美的学生,她带着众人一起做了半小时的优律诗美。在那之后,神奇的事发生了。每个人都从中经验到些什么,化为一种明了,在接下来的讨论中让大家重新找到共同的方向。一种难以言说的氛围有力的支持众人,清醒的倾听取代了惯常的思辨,更有意识的发言带领着讨论集中、加速……

DSCN0157

青年倡议现场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社会性优律诗美。

在那之前,我已经到达瑞士的多拿赫(Dornach)一年,参与人智学基础课程。期间我看了不少场优律诗美的表演,有很多的感动,不过仍只停留在感动的层面而已,关于“优律诗美”能够做什么,一直是个空白。在这事件之后,我决定要学习优律诗美,因为我看见了它极大的潜能。

在来到瑞士之前,当完兵的我,进入宜兰的“小桥社群工作室”短暂工作了几个月,看见了台湾各地华德福社群的蓬勃发展。许多的好友、前辈献身投入,焚膏继晷不为过。但始终有疑问“为什么大家都那么那么辛苦?”“怎么样,才能互相理解、真正对话?”说实话,我退却了,反正那时候我连自己都还搞不定,就像上面那些年轻人一样。带着这些问题跑到瑞士去,却在优律诗美里看到一些曙光。

训练的重要

我虽是怀着许多疑问开始优律诗美的训练,但我必须说,随着训练的进行,竟然慢慢的忘记它们了,连部落格上的分享也慢慢停滞下来,在训练二年级时停止更新。因为那时我的脑袋基本上是当机了,能思考有阅读,但无法分享、书写。所有的活跃重心都在脖子以下。总之几乎完全泡进去了。一直到四年训练在2014年夏天结束后,我才明了,无论未来想要把优律诗美朝治疗、舞台、教育或是社会性的方向发展,都需要这四年的光阴,让身体优律诗美化,和心灵能够合一。这是唯一的碁石。无论先前对优律诗美怀着什么样的想象、图景或是寄托,都需要先放下来,允许自己全然的进入优律诗美经验。这些经验的重要性,会在稍后再次提到。

艺术,允许创造

800px-Line_of_Cassini_svg

卡西尼曲线, c.c. 维基百科

在四年级的时候,因为专题报告的需要,我发现史代纳给予的两个基础的优律诗美练习,指向社会性优律诗美。一个是可以用在教育性优律诗美的练习,“你和我”1,里头有几个名词是需要大家在做优律诗美时,一齐念颂的:“你”、“我”、“我们”;另一个练习,是一个渐变的卡西尼曲线2,“一个椭圆形的路线,如何更接近彼此,最后在中间相交成为一个8字形”;并在三年后, 加入了思考、意志、情感的元素,成为一场演出的开场表演。3

我把“你”“我”“我们”放进这个图形,发现了两件有趣的事。首先,这三个关系都能各自找到呼应的图形,你找得到吗?其次,正如同思考意志情感,这三元都属于人的心魂,是一个整体(就像卡西尼曲线是变化中、呼吸中的图形,而不是三个不同的形状,这需要你的灵活想象),这让我理解,你、我、我们,这其实不是三种关系,而是,透过优律诗美,能被体验为“一体三元”:任一都无法单独存在,就如人的健康需要情感意志思考三者的和谐运作,那这一体三元似乎就展现了一个健康的社群单元(social body)必要的运作方式。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