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教育是一种生长的力量——我的华德福十年(二)

“参与办学十年,颇多艰辛与荣耀。下文是应朱永新老师主编的丛书而写,也是对自己参与办学中生命历程的一个总结。”

编者注:本系列文章为成都华德福学校创办者李泽武老师(博客),生动而真实的记录了十年教育路上的印迹。

题记:当今时代缺少的是卓越的精神目标和意志,教育也不例外。

教育是一种生长的力量——我的华德福十年(二)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老师的黑板画,包括我自己的。

画黑板画少则数十分钟,多则几个小时,我们有个老师创造过“华德福黑板画世界纪录”——一幅黑板画画了两整天!

我们画黑板画,其实是老掉牙的传统,想法是把课程内容和审美结合起来,直接作用到孩子身上,也为一个三或四周主题板块的学习奠定一个主旋律。现在老师教学都用ppt,谁还嗬吃嗬吃地画数个小时。我们这是“肩挑背磨”,“疯狂原始人”的做法。我们的黑板是双层,面积大,外层如一扇对开的门。当周一早上某个时刻老师似乎不经意地打开黑板,孩子们总会发出一声惊叹。老师数个小时的劳作立马得到最高的褒奖。

华德福教育相当之“原始”,所以《纽约时报》以“高科技家长送孩子到无科技学校”为题报道硅谷Peninsula华德福学校,引起民众对华德福教育的好奇:为什么硅谷精英们会把孩子送到这样重视手工、木工、艺术、园艺的学校去?

我们学校也反对过早让孩子看电视,实用手机,玩电脑。家长手册明确规定九岁以前反对让孩子接触这些东西。原因很简单,技术已经剥夺了孩子的童年,让孩子的身体、想象力、意志力、思考力、人际交往等方面大受影响。但这在当今社会中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人们认为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行为,就像上课打开电脑,用ppt一样。

我说“肩挑背磨”还指我们不用教材。学生把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主要教学内容,听课来的故事和事件,自己的发现与创作,搞到一个叫“主课本”的大大的本子上,自作课本。这里解释一下“主课”,就是一个主题之下的阶段课程,一上就是3、4周。比如五年级先秦学习,所有教学元素都围绕它展开。

比用电子媒介、主课本更有噱头的是我们不考试!Oh, my God!上帝啊,在茫茫题海之中,滚滚应试洪流里,敢如此“倒行逆施”!

百分百的家长初次来我们学校,都会问我”接轨”的问题。即读了你这儿之后,如何应付幼小衔接,小升初,中考,高考?而我的回答是问:这些升啊,考啊重要,还是你孩子的健康成长重要?

其实真心问每一位家长,包括我自己,对自己的孩子来说,什么最重要?几乎每一个都毫不犹豫地回答,孩子的幸福最重要。有的人就开始行动,但更多的人没有想到改变。我们有太多习惯的想法和行为,有太多的安全运转模式,太多的支离破碎的现实幻象阻隔我们去行动,去改变。我们有大量对未知世界的恐惧!佛说“人身难得,中国难生,佛法难闻,信心难起”,用到教育的问题上完全合适。转化成我的言语就是“孩童中心、营造环境、光大理念、保有信心。”

永远“信心难起”。我们在种种“拷问”中前进,就像当初3亩的校园由垃圾杂株所包围,我们孤舟之航行要求更加坚定,有重大之中心。

什么是我们的中心?就是孩子的发展。我们当然疑惑过,如要不要用田字格写字,要不要在上课规则上要求孩子,要不要多练数学题,做不做一些与公立的“接轨”工作⋯⋯

但当我们回到这个中心,看到孩子健康的身体,灿烂的笑容,不管是玩耍还是他们工作时的全力投入,我们的疑惑就烟消云散。

中国大陆华德福学校第一批孩子是2010年夏天毕业的,八年级。我们用的是一至八年级,九到十二年级学制。之后全班一共8个孩子,7个到了国外去读书,一个上了音乐学院附中。04年到10年,6年时间,一共有50多个老师教过他们,中间有过30多位同学。老师只有我从头坚持到尾。


发起/参与讨论

读完此文,意犹未尽或者有话想说?邀您前往Steiner咖啡馆坐坐,分享观点寻找资源答疑解惑

【众筹】为华德福社群的下一个未来,支持HiWaldorf重新出发!前往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