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面向创造性和人性的教育(6)

作者 Joan Almon \ 译自 《面向创造性和人性的教育》 泰国人智学启蒙小组 | 配图:Panyotai学校

1995年8月至1996年9月期间,Joan Almon在泰国曼谷举办四场演讲。由Janpen Panosot把演讲内容编辑成书,泰国人智学启蒙小组出版。

完整的人

我想,每个人都希望孩子长大后成为全面发展的人,具备最佳素质。这意味着我们希望他们善于思考,为世界上的各种问题找到解决的新途径。我们希望他们心地善良,对其他人富有爱心和同情心,他们乐意为别人和地球着想,他们能够把想法和关爱付诸实践,采取行动。这就是完整的人的定义。

在华德福教育中,我们努力遵循孩子的成长原则,也就是说,在头一个7年通过模仿来教育,让孩子在游戏中学习。经常有人指责我们是老掉牙的教育,但我们看到在华德福教育中成长的学生很出色,他们上了一流的大学,入学考试成绩优秀。也许比考上大学更重要的是他们成年后,他们成熟而有智慧。他们真正地关心地球,关心周围的人。我们珍惜这些价值观,并希望传递给孩子们。

在头一个七年时间,你让孩子玩耍,让他们四肢活跃,到了小学一年级,你会发现他们做好了学习的准备。他们要学习数字和字母。他们内在的姿态在说:“你知道这些事物,你是我的老师,现在你来教我。”这和幼儿园孩子的姿态很不同,出于模仿的意愿,幼儿做我们所做的一切,他们就是要和我们一起做。

从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孩子的变化之一是会玩假装游戏。孩子从以肢体为主的活动转向了内在的过程,即他们在脑海里形成图像,这种能力我们称为想象力。我们还能发现另一个变化,孩子非常喜欢任何有节奏的事情——童谣、歌曲、游戏、跳绳,以及各种各样有节奏的游戏。低幼孩子还不能完全跟上节奏,但小学阶段的孩子节奏感越来越强。

在7岁至14岁的七年时间里,孩子想要学会有关世界上的一切,但他们更愿意通过感情来学,而不是经由思考来学。他们的心向世界敞开。他们愿意通过故事来了解世界,故事有童话、寓言、神话。在华德福学校的课程设计中,不同种类的故事适合不同的年级。他们学习历史,比如学习伟人的传记来了解当时的历史。我记得一位六年级小男孩的故事,他正在学习古罗马历史,他喜爱罗马故事,每天回到家里,他都告诉妈妈他听到的有关古罗马的故事。但有一天他回到家里一声不吭非常难过,直接上床了,妈妈去看他,以为发生什么事了,男孩对妈妈说:“凯撒死了。”我们看到,当孩子被那段历史故事打动时,他们是怎样深入的置身于历史当中,这种感受来自故事,而不是枯燥的事实。

华德福学校的语文课程比其它学校的读写进度慢一些。数学比其它学校的进度快一些。一年级开始教字母时,老师是用艺术的方式,慢慢地向孩子介绍。比如学习英文字母S,老师会用彩色粉笔在黑板上画一个正在海面上游泳的天鹅。老师会接连几天讲一个关于天鹅的童话,“有六只银白色的天鹅在海里游泳(six silvery swans swimming in the sea )”——一句话里有许多S的发音。孩子们不用教科书,他们自编课文。他们的课本是白纸,现在他们在课本上临摹天鹅的画。第二天,他们看着黑板上的图画,老师着重画天鹅的脖子,说明脖子的形状是S形。他们会朗诵许多有S发音的诗。他们在空中画S和s,整个班级学生站起来,在教室里沿大大的S形走路。最后,他们在纸上写一个大S,再用另一种颜色来描刚才写的S,再换种颜色来描,直到整个一页呈现出一个美丽的大S。也许第三天,或第四天,他们开始练习许多遍小写的s。

这么教当然费时间,但结果是孩子喜欢S,好像S是他们的一位最好的朋友。他们不仅会用头脑辨认S,用笔来写S,S还存在于他们的全身。即使孩子们上学前已经认识所有的字母,他们也喜欢以这种方式来学习字母。然后,他们开始写单词,开始读他们自己写的句子。到了二、三年级,绝大多数的孩子能够阅读,或至少有了阅读的基础。我们不会给孩子阅读的压力,不会说一年级的孩子必须会阅读。你让他们以自己的步伐开始阅读,他们会喜欢上阅读,到时候,他们会成为真正的读者,不会被语言障碍困扰。

一年级教数学很好玩,我们运用大量的节奏来教数学。小学阶段的孩子有很强的节奏感。他们喜欢节奏感强的诗,并伴随有节奏的动作,喜欢玩有节奏的游戏。二年级他们学习乘法口诀。用富有节奏的方式,乘法口诀渗透到他们的脚趾。你可以对他们说:“你的右手是2的乘法,左手是3的乘法,我们一起数到24.”他们向前数数,也学着倒着数数。这种学习方式通达全身。乘法口诀存在于他们的节奏系统,不仅仅停留在大脑和双手里。我们乐于教学,孩子们学到的内容融会贯通于全身,变成真正的食物和营养,有益于他们的成长,并被他们喜爱。

整个小学阶段,艺术贯穿到他们学的所有科目中。他们总是在吹竖笛、唱歌、运动、表演戏剧、绘画、雕塑。每天的文化课也渗透了艺术。他们自编的课本越来越漂亮,一年级的课本非常好看、鲜艳,6、7年级的课本就显得十分精致。到了高年级你们几乎难以想象他们制作的课本有多么美。当然,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他们自己去完成。他们不会仅仅模仿老师做的,课本来自真正的自我创造。

在匈牙利以及其他国家,有学者研究过,学过音乐的孩子比没有学过音乐的孩子,文化课的学习更好。在幼儿园,尤其小学阶段,我们有大量的音乐。例如一年级的学生开始学吹竖笛,三、四年级的学生学习弦乐器。我们这么做部分原因是增加学生对音乐的热爱,同时也因为音乐能够激发学生学好各门功课。结果是大部分的华德福的毕业生终生热爱音乐,喜欢演奏音乐,即使音乐不是他们的职业,但他们陶醉其中。

同样,湿水彩画、蜡块画、雕塑从一年级就整合到课程里,往后还有戏剧艺术、诗歌和文学。我们发现通过艺术的方式教学,孩子很喜欢。他们喜欢学习数学、语言艺术、历史、科学。无论什么样的课程,如果我们以艺术的方式呈现给孩子,就是在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只要有可能再加上节奏,就像在学习数学和语文中那样,学生们很快就能掌握所学的内容。

华德福学生显著的特点之一是,如果你对他们说:“我们需要为一出戏布置场景。”他们马上着手去做。如果你说:“我们需要为某件事写一首诗。”他们马上着手去做。无论你需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在艺术方面已经有了极其丰富的经验,他们整个一生和艺术建立了活生生的关系,他们能够积极参与到艺术中去,也能欣赏身边的艺术。我们许多的毕业生成为科学家或医生、律师,但他们仍然对艺术有着终生的挚爱。

现代社会的影响之一来自媒体,媒体产生的效果与上述情形截然相反,因为电视或电影的形象是从外面给与你的,看的越多越难以唤起内在的形象,以致你变得越来越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做了大量的家长工作,请他们限制孩子看电视,或完全不看电视。孩子到了青少年阶段,作为现代生活的一部分,他们需要面对媒体世界,需要学会怎样创造性地利用媒体。在如此看重媒体的社会里,要求家长这么做似乎很怪异。但是当家长关闭电视后,孩子们开始重新游戏。当学龄儿童不再被外面的图像轰炸,他们开始重新形成自己的图像,这是多么的令人惊喜!

我想现在你们明白了为什么华德福的孩子喜欢上学。但同时你们也会发现这项工作并不容易。为了做好这项美好的学校工作,老师必须全神贯注、勤奋努力。经常有从别的学校转到华德福学校的四、五年级学生,有时候这些学生一点也不喜欢上学,我们必须帮助他们,唤醒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帮助他们重新热爱学习。有时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见效,有时候变化很快。但如果老师心地善良、意志坚定、运用大量的艺术活动去引导孩子,是能够唤起孩子的学习热情。

当孩子大约13、14岁的时候,丰富的想象力发生了变化。孩子们的想象力减弱,替代想象力的是出现了新的思考能力。他们想要知道事物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发生。他们用批判的眼光看待事物,他们试图寻找所有事物中的真理。孩子进入青春期的变化之一是对美丽的艺术世界暂时不感兴趣了。他们更感兴趣的是用黑白两种颜色来表达自己。他们的思考也与此类似——事物就是这样,或就是那样。13、14、15岁的孩子总是容易批判事物。

青少年后期,他们的思考出现了新的东西。我愿称之为理想主义。就好像有一束新的光照进他们的思考,照进了黑与白的世界,整个色彩世界再次苏醒过来,不仅表现在艺术世界,也反映在他们看待生活的方式上,他们想要为社会服务。想把自己的礼物奉献给社会,并提供一些帮助。这是他们追问自己的时候:“我是谁?我正在这里做什么?我能为社会做些什么?”可能他们会想起在幼儿园听到的故事,想起生日故事中,天使把特殊的种子放进他们的心田,作为他们带给人世间的礼物,现在有某些东西在他们内心苏醒了:“啊哈,我有礼物带给人世间,我来到这里是要做些事情的。”

然而不幸的是,当今有许许多多的青少年仍然生活在黑与白的世界里,仍然停留在批判阶段,多彩的世界没有在他们内心苏醒。他们常常悲观厌世、酗酒、吸毒、沉迷于色情。我们必须帮助他们进入下一个阶段,帮助他们唤回童年所缺失的东西。越来越多的西方年轻人在青春期遭遇巨大的困难。我们发现华德福教育正好能给年轻人很多帮助。我给你们举一个例子。

在加利福尼亚的萨克拉门托,我们有一个华德福教师的培训学院,有几年,那里的老师为公立学校的老师开设课程。两年前一群来自监狱学校的老师来参加培训,他们的学生都是犯罪的青少年。这群老师坚持每天记录班级的情况。我正巧读到了他们的笔记。

刚开始,这群14至18岁的青少年对学习毫无兴趣。上课时,他们宁愿看着地板,他们从来不回答老师的问题。他们不愿做任何作业。这群老师在华德福课程中学到的重要事情之一是讲故事,他们开始给学生讲神话故事,或英雄人物的故事。几天之内,学生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他们坐在椅子上,注视老师,兴致勃勃地听故事。他们展开讨论。当老师要求写下对故事的感想,他们一连写了好几页纸。他们上学不再迟到,因为不想错过故事。

培训期间,这群老师学习吹竖笛,他们再教自己的学生吹竖笛。学生们利用休息时间练习吹竖笛。在监狱里,不同的帮派经常打架,现在,不同帮派的青少年愿意在一起演奏音乐,暴力行为急剧减少。在曼谷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学生来自孤儿院。

人们可以发现,青少年愿意思考宏伟的理念,并且形成自己的关于世界的判断。如果婴幼儿期,我们容许他们通过游戏来了解世界,在小学阶段通过故事、想象力和艺术来了解世界,那么到了青春期,他们已经准备好去体验真理和理念的王国。

到了21岁的美好时刻,年轻人意识到他们自己、他们的成熟,并且感到他们有能力以健康的方式去思考、去感受、去行动,他们能够担当起生活的责任,以一种明智的方式去做事。他们的教育终止了,自我教育开始了,这是最重要的教育。自我教育是终生的追求。然而,如果我们催促孩子去学习,他们就会失去学习的兴趣,自我教育就会转化为自我毁灭。在西方,我们看到现在有许多年轻人求助于酒精、毒品、暴力和自杀,因为他们在青春期意识不到自己的潜能和真实的自我表现(self-expression)。

因此我希望你们看到华德福教育真正地帮助孩子成为完整的人,帮助孩子去发现作为个体,他们是谁?能为生活做些什么?在生活中受到伤害的孩子,华德福教育能产生有效的治疗作用。对我们老师而言,这是难忘的经历,因为华德福教育要求我们不断地成长、学习、发展。它从来不是技能技巧的学习和实践,它是一种深刻的承诺,和学生们一起不断地学习。它是一条道路,对老师和家长都提出很高的要求。我认为,我们这些从事华德福教育很长时间的人,庆幸自己找到了它,并心怀感恩。因为华德福教育不仅仅帮助孩子,也让自己获得不断成长的能力。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