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面向创造性和人性的教育(4)

作者 Joan Almon | 译自 《面向创造性和人性的教育》 泰国人智学启蒙小组 | 配图:Panyotai学校

1995年8月至1996年9月期间,Joan Almon在泰国曼谷举办四场演讲。由Janpen Panosot把演讲内容编辑成书,泰国人智学启蒙小组出版。

培育创造性

教育者正在寻找早期教育的新途径,其中有些人把游戏带回了幼儿园。不幸的是大多数教育者仍然坚信如果孩子想学任何事物,老师必须教他们。他们还没有认识到学龄前孩子有意识的学习,干扰了孩子游戏时所需要的梦幻般的意识状态。幼儿园关心的新方法是用愉快的方式进行教学,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用练习本和练习纸。他们强调的重点仍然是教学,因为大多数教育者全然没有看到孩子是经由自主导向的游戏来学习。

华德福幼儿园里主要的特征是,我们创设一个孩子能创造性游戏的环境。在75年华德福学校的历程中,我们看到最具有创造力、热衷于游戏的孩子将来会成为最优秀的学者和最全面平衡发展的人。强调如此简单而又基本的游戏似乎莫名其妙,然而正因为对每个孩子的生活如此重要,游戏的确需要满足和滋养,就像孩子的身体需要食物和营养一样。

在会玩的孩子身上我们观察到某些事情,比如,会玩创造性游戏的孩子拥有许多带入生活的意志力量。他们会在周围的世界中做事情。他们会为自己盖房子、照顾娃娃、做饭。当我们做任何建筑类事情,或做饭,或从事任何生活中的活动,会玩的孩子总是站在我们身边帮忙。相比之下,不爱玩的孩子懒洋洋的,只是坐着,或者过度好动,一直跑来跑去不能专注任何事情。当你请他们和你一起做些事情,他们经常会说:“噢,我不知道怎么做。”而那些会玩的孩子总是渴望尝试新的事物。

关于孩子的感情生活,会玩的孩子一般来说感情更和谐,攻击行为较少。他们把更多的想象力带入生活以及游戏中。同样我们发现会玩的孩子心理健康。他们渴望学习,并学得很快。他们的语言能力超过不会玩的孩子。许多年来我困惑于这样一个事实,来我的幼儿园参观的老师注意到孩子们词汇量丰富,尽管我从来没有教过他们词汇。但现在,研究表明会玩的孩子比起不会玩的孩子在语言、心理和社交能力上发展更好。

我愿向你们介绍一位以色列的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Sara Smilansky,她在以色列和美国就游戏问题进行了探索。她观察了许多游戏中的孩子,描述了游戏发展的不同层次。如,她说游戏的第一个层次是操作游戏,仅仅使用手,很小的孩子拿起东西到处走,敲敲打打,或把东西堆起来,这些东西也许是橱柜里的锅碗瓢盆,他们玩得津津乐道。

渐渐长大一些,孩子在游戏中开始讲故事。他们进入一个假想的世界,他们开始和别的孩子玩耍。Sara描述了发展最完美的游戏形式:孩子可以和其他小朋友在假想的世界中玩30分钟,或30分钟以上,他们使用简单的材料,创造出一个新世界。

然后,Sara发展出评价孩子的方法,以这种逐步升级的方式,他们玩的怎样出色。她发现玩得最好的孩子,在生活的其它领域也十分出色。例如他们的词汇量非常丰富,能向别人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能理解别人的意思。他们的社交能力也得到充分发展,能够与伙伴们友好相处。他们的攻击行为很少见。通常他们比不会玩的孩子更富有想象力。她没有研究游戏和我们称之为“意志”领域的关系——手、腿的使用、身体的活动。如果她进行研究的话,我相信她会发现最会玩的孩子对活动有最强烈的意志。

生命的头七年,孩子的意志发展得很快,甚至快于感情和思考。不太会玩的孩子往往意志薄弱,影响他的一生。例如,我问一位高中数学老师,什么样的学生数学最好。他说最好的学生并不一定最有数学天赋,而是具有坚定意志的学生,他们能够克服重重困难找到答案。他经常遇到十分聪明的学生,但他们缺乏坚持下去的意志力,最终他们没有成为出类拔萃的学生。

我愿意描述一下,在华德福幼儿园里我们怎样帮助孩子游戏。首先说说我的幼儿园里,多年来孩子游戏的几个场景。我记得有一群孩子每天想要建一艘船。他们找来大树干做成一艘船,拿一根树枝绑上一块布当旗子,每天他们都会驾船周游世界。

另一群孩子热心于当深海潜水员,潜到海洋下面去。他们要我在他们的后背上捆一块木头当作空气桶。我把绳子从他们的肩膀上绕过来进入他们的嘴里,这样他们才能通过绳子呼吸。好些天他们在所有的桌子下游泳,就像在海洋世界里一样。

其他孩子决定要到阿拉斯加的雪地上乘坐狗拉雪橇,他们找来园里的一个大篮子,一个孩子坐在篮子里,6个孩子把自己绑在篮子前,像狗一样拉雪橇,我向你们保证这些玩法不是我的主意。我绝对不可能想出这些事情。它们是游戏中的孩子们冒出来的创意。

我记得另一群孩子想要有个理发店。他们把理发店弄得就像他们看到的一样,他们拿各种小木头当作香波、头发喷雾剂等等。他们知道顾客在等待理发时要看时尚杂志,为此一位小女孩做了本图画书。他们需要卷头发的东西,就用玉米芯来代替。然后他们在脖子上围一块丝绸,用衣夹来固定,理发后会刷掉头发。他们会做出最漂亮的发型。

正在玩理发店游戏的孩子,如果你们想象的是一群女孩,看她们玩了几天后,小男孩也想玩。男孩和女孩之间展开了大量的对话,要找到适合男孩的发型。男孩肯定不要丝绸围巾,我们有木头衣夹,上面有小弹簧,男孩们用衣夹夹在整个头上,他们称为dreadlocks(牙买加黑人的一种发式,类似脏辫)。他们认为这就是不错的发型设计。

我愿意讲述更多的这类游戏的例子。但首先我想说,当你们看到孩子这么玩耍时,他们不停地用语言和别人交谈,和别人发生交往,在游戏中他们动脑筋想要做什么、怎么做。这种交往游戏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

今日教育领域,全球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怎样帮助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学会思考,这种思考是满足世界需求的思考。当今世界要求一位受过教育的人具备高水平的思考能力,而不是按钮水平的心智(button-pushing level of mentality),需要他们具备创造力来处理各种问题。有一位很著名的美国人类学家Ashly Montagu说过,当你观察一个孩子游戏,就像观察一位科学家在做实验。一位优秀的科学家试试这种方法,又试试那种方法,他们思维的创造性就像孩子在游戏中一样。我讲一个在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说明游戏和科学家的创造性思维的关系。

有一位6岁男孩叫柯南,有一天他想做一辆能开动的汽车,绝大多数幼儿园会有一辆能开动的玩具汽车,但在我的幼儿园里,如果孩子想要有辆汽车,他们会自己做。他们经常会拿来一些树桩放在身边以便滚动,在树桩上放一块大木板,他们坐在木板上,推动他们的“汽车”到处跑。问题是你不能开动这样的汽车。绝大多数情况,这种车只能直直地往前冲。现在6岁的柯南想要找到驾驶汽车的办法。他用许多根绳子把树桩和木板绑在一起,他放上一些东西试图让“汽车”能够转弯。他足足花了45分钟,尝试了一切方法。他就像实验室里的科学家,试试这种办法,又试试那种办法。就像在科学实验室里经常发生的那样,45分钟后他决定放弃,不可能让“汽车”开动起来。他像一位优秀的科学家那样,没有太失望。他从经验中学到驾驶一辆汽车需要的不只是绳子。所以他离开了,去和小朋友玩。

几周后,我和他有一场十分有趣的谈话。我在幼儿园里做黄油,我已经把黄油搅拌好,现在我正在刮出一点黄油,柯南认真地观察我,对我说:“当你把奶油放进黄油搅拌器时,奶油是白色的,现在的黄油是黄色的,它是怎样变成黄色的?”我以最恰当的方式回答他,我说我一点不知道。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你几乎能感觉到他在开动脑筋。然后他说:“我知道为什么黄油是黄色的,你想,奶油是从羊身上来的,牛吃草,草是绿的,绿色是由蓝色和黄色组成。这就是黄色的由来。”我想:“这是一位会玩孩子的思考。他用绳子试试这种办法,又试试另一种,同样的过程发生在他的大脑里,他想出一种办法,又想出另一种。”

我后来得知,实际上他说的是有道理的。农庄上一位养牛的妇女,做过大量的黄油,她告诉我说夏天牛在户外吃草,草里有一种叫胡萝卜素的物质,能使胡萝卜有黄色,夏天你得到的黄油含有新鲜的黄色。在美国冬天很冷,牛呆在牛棚里,整个冬天吃的是干草。冬天的黄油是白色的,因为干草里面没有胡萝卜素。美国以前的农场主妇习惯在奶油里放一点点胡萝卜碎末,使冬天的黄油带些黄色,给人感觉像夏天般的新鲜。这个小男孩开动脑筋,深入到问题的本质,他的答案相当一部分是真实的。游戏中的创造性将越来越多地转化为思考的创造性。

有些事情会帮助孩子发展创造性,有些事情会削弱孩子的创造性,我愿提出几件事情。其中一件有益孩子的事情是给他们非常简单的材料。如果柯南有一辆汽车,他很容易去开动,他再也不会尝试去做一辆汽车,并想方设法去开动它。玩具或游戏的材料越简单,孩子需要发挥的创造力越多。我的一位朋友说,一个好的玩具,10%是玩具本身,90%来自孩子的想象。在我的幼儿园,孩子们玩各种各样的游戏,如果我有个城堡可以让孩子们玩城堡游戏,有一个理发店可以玩理发游戏,有一辆火车、一艘轮船等等,我需要不止一个仓库去储存这些东西。取而代之,我提供的东西很简单,如布、圆木头,木板、石头、贝壳,孩子们从中创造出他们想要的世界。

好的游戏需要孩子在游戏中很活跃,不仅他们的肢体活跃,他们内在的幻想力也是活跃的。如果我们给孩子简单的材料——布、来自森林的圆木头、简单的小型木头架子(用布罩上去可以当作小屋),孩子就能做出游戏中需要的一切。比如幼儿园有一块布,可以用作孩子的披肩,可以变成头巾、衣服,或者一个娃娃。当一个孩子开始用这样的娃娃讲个小故事,立即会有另一个孩子准备把娃娃带回家,为娃娃做饭,用布把娃娃裹起来,对待娃娃就像是真的一样。最后他们把娃娃拆了,用布做其它的东西。

我们给孩子非常简单的材料,他们必须创造自己的玩具。你们会发现一篮子石头,一篮子贝壳,一篮子孩子帮老师一起锯的木头,并用砂纸打磨过,他们用这些东西来建造。这些取自大自然的材料激发孩子以非常健康的方式游戏。我的经验是游戏的材料如果是塑料或人工材料做的,会产生一种不同的游戏,孩子容易变得尖刻(hardedged),甚至好斗。我们给孩子的纺织物是棉布、丝绸,在寒冷的环境里还有羊毛、亚麻和黄麻,都是天然的材料。用手触摸天然物品和人工物品,感觉是非常不一样的。记得有一次我在一家店里买毛线,要为娃娃做头发,店里的所有毛线都是腈纶线,有一点纯羊毛线减价出售。我问店主为什么卖得这么便宜,她说:“我们不准备卖纯羊毛线,只卖腈纶线”。我告诉她,我觉得太惋惜了,我更喜欢纯天然质地。她环视四周,说道:“是的,它们更富有生命力,对吧!”

在幼儿园里我们给孩子这些天然的礼物作为游戏材料,它们富有生命,却非常简单,所以孩子必须开动脑筋。孩子们必须非常活跃地创造他们自己的玩具,自己的游戏情景。玩具不会告诉孩子它们想做什么。孩子告诉玩具他们想要玩具成为什么,就用这些简单的材料,孩子在幼儿园里创造了整个世界。他们盖房子和宫殿,他们建造轮船、火车和火箭。他们把外面的世界中得到的经历带进游戏,变成他们自己的体验。另一件有益孩子创造性游戏的事情是创造性的艺术,如绘画或者用简单的材料,如蜂蜡来塑造形象。

有些事情破坏了孩子的游戏。一件事情是现代的趋势是唤醒孩子的大脑太早,幼儿处在未成熟的思维阶段(premature mental thinking),头脑唤醒太早阻碍了创造性游戏的冲动,孩子创造性的游戏完全地是从他们身体成长的力量中泉涌而出的。头脑的思考压制了这股力量,所以头脑非常清醒的孩子不会游戏或玩耍。

我要提到的最后一件相关的事情是媒体——电视、电影等等。幼儿的幻想来自他们的内心。但他们在看电视或电影时,他们面对的是其他人的想象。屏幕上的形象如此鲜明,以至压制了孩子自己的创造力,游戏中的形象被屏幕形象替代。在以游戏为主的类似华德福的幼儿园里,你通常很快会觉察出哪个孩子看电视,哪个孩子不看。如果家长为了孩子能够关闭电视,没过多久,孩子会变得十分高兴。许多家长说:“我不知道我会有这样一位孩子,在我的家里有位真正的孩子多好啊!”因为开着电视,人们经常看不到真实的孩子。

如今对于幼儿来说,创造力真正有机会得到发展之前,游戏活动中创造力充满肢体之前,艺术活动中创造力充满他们心灵之前,在思考富有创造力之前,创造力被毁掉了。当我们的年轻人到了二十一岁,真正作为个体而存在时,他们应该感到:“现在我的思考是成熟的,现在我的感情是成熟的,现在我服务世界的能力是成熟的,现在我真的准备好走进社会,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了。”相反,美国的年轻人到了二十一岁已被耗竭,他们的内心没有创造力的火焰,他们感到沮丧和无助,眼下年轻人寻求毒品、酒精、很早发生性关系、早孕等等,这类现象急剧增多。

他们身上的许多问题是不必要的问题,他们的问题是因为我们作为一个社会通过教育给与他们的,我们没有帮助他们长大成人,反而摧毁了他们内在的某些东西。给与孩子良好的创造性的教育,以便唤醒他们自己的创造力,实际上并不太难。


【害羞的广告】《写给华德福家长的信》:集纳了海声张宜玲校长写给家长的108封信,购买入口

你可能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语法: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