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睡眠中的梦

所以,被思考主导的孩子,很醒;被情感主导的孩子,作着梦;被意志主导的孩子,沉睡着。

睡眠看似简单,却一点都不简单,所以我们也要好好珍惜让自己可以好好睡上一觉的、简单的幸福!

本文由作者授权本站刊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陈琪莹
更新:2015年12月23日

人智学上定义的意识有三态:清醒、作梦、睡眠——我们在思想的图像中完全清醒,在生命的感受/感觉中作梦(非完全的沉睡,还带着半醒的意识),在直觉、意志的意识中沉睡。

我们的头部封闭、保护自己到只能接受自我感官由外在转译的图像,但也因为这种转译,我们可以完全清醒而不受伤害;自我体愿意在自制的图像中完全敞开,因此我们清醒,这也是思考的特质。

我们的胸部对于外界是有限度的敞开,透过气态以太的模糊,因此不允许感受/感觉完全性地穿透,否则我们的心将处于燃烧到无以承受的地步。自我体承受不了这种燃烧,所以会将觉受放在半意识(意识部分麻痹、迟钝)的状态,这是情感的特质。

我们的腹腔完全消化着世界,我们的四肢也完全进入着世界;然而如果我们意识到动作中身体上所有正在进行的运作与机制,我们将完全无法行动。我们必须让意识沉睡、进入无意识,才能真正行动而不被牵绊、拘束。自我体必须完全地沉睡、无意识,以进入行动,这是意志的特质。

所以,被思考主导的孩子,很醒;被情感主导的孩子,作着梦;被意志主导的孩子,沉睡着。

但撇除人智学对意识三态上的理解与定义,睡眠之于人,还是一种意识上深层的整理——会将白天的经验沉淀、归档(留存于记忆中或者选择遗忘,这会根据着灵魂 的设定与目的来运作),无论你是否意识到——此外,睡眠的另一层功能,是给予你在未来出发时面对各种可能性的勇气与选择权:睡眠帮你在星芒界铺陈、厘清、 甚至预演各种可能的人、事、物,给予你异常广阔的挥洒空间——藉由睡眠,你能与自己的高我/大我联系,也因此你与所有你(睡梦也是一次短暂的死亡,因此睡梦中的你也回到复数)的转世(过去、现在与未来)及其人际网脉都有渗透性的支持与连结;当然,还有各层界的天使、精灵、导师与祖灵等等不一而足,给予着你宇宙性的支持;也因此,此际的你是丰富的、忙碌的,更是跨界/跨次元、跨时空的。

当人真正进入睡眠时,星芒体会由头顶上方逆旋而出,只留下极其微小的能量(这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灵质、心质与身质之间的纽带链接),照看以太体的工作。乙太体在白天维持着生命,会深入物质体内,尤其是神经系统,将意识中过去曾植入的经验、铭印带进身体组织,让身体产生自发性、协调性的生存动力,也就是所谓的意志性(我们不必去意识或了解身体,身体内的有机作用就会自动执行、不出差错;即使出了差错,那也是根据着我们生命上的需要,也是对我们的提醒);而星芒体就是向以太体发号施令的直接长官;而在晚间,当星芒体与自我体离去,以太体就会取而代之成为身体的司令,也因此四位一体(自我体、星芒体、以太体、物质体全由以太体一体代劳),负责复制、再生、修补人的生命样态。所以睡眠的深浅,也关乎隔日身体可以呈现的状态——当自我体或星芒体不愿意释放以太体,继续停留在物质体上,就会造成所谓的“失眠”。失眠现象容易出现在“对死亡恐惧”、“对生命掌控性很强”的人身上,因为他们的“自我体”太在“自我”里面 了。好质量的睡眠,只发生在当自我体、星芒体愿意完全释放、信任以太体之时。

好质量的梦境,会有层次性,也会配合地球性的内在作用力数字(7):先期的梦境会先在星芒层中的物质架构——>星芒层中的以太架构——>星芒层中的星芒架构——>星芒 层中的自我架构(或者甚至深及灵性我、生命灵、灵性人的架构深度,此时的睡眠最深、灵性上的学习也最深入)——>星芒层中的星芒架构——>星芒层中的以太架构——>最后的梦境又回到星芒层中的物质架构。梦也会因为这种层次性、过渡性而产生梦境上的套迭,因此而有“梦中梦”。但是,梦一般都存在于无意识状态,除非当自我 体和星芒体重新回到了身体、渗透了身体,梦才会进入到人的意识里,被人经验与记得。

梦,只要进入了睡眠,就一定存在——不记得梦境,并不表示梦不存在——那只是作梦当时的你,自我体、星芒体还没有回到你的物质状态里,还在灵性层次(星芒层/星芒界域)忙碌。

虽说“星芒层/星芒界域”这个词听起来很遥远,但其实仍在地球之内,只是在地球内的不同维度与次元;因为地球就是我们这个宇宙目前的中心。我们人类,是宇宙之所以存在,很大的设计与目的。所以某程度说来,地球自给自足也无限。

如果梦境紊乱,常常是自我体太要求有什么能够从梦境带回来的、可看可见的绩效——自我体太渴求梦境的回馈。梦是澄清/厘清、也是整理,所以即使梦境画面看起来是紊乱或不合情理,梦醒时应该要有种活力四射或平静的感觉,因为作梦的同时,星芒体也帮你汲取着宇宙的能量(星体光芒似的能量),供给以太体,让你隔 日更有余裕进入物质生活中优游。如果做梦醒来,却反而比没睡觉还累,那就是你的自我体太求好心切了,虽然进入了星芒界,却仍想要掌管梦境、捕捉梦境——但我们再怎么捕捉,都捕捉不到梦的全景,我们捕捉到的只是梦在星芒层反影、游移的片段而已;更何况,我们的头脑经受不起任何的真实,所以所有头脑经手的数据都是二手以上的(至少第一手是感官上的诠释与过滤)。其实在白天,梦会在需要的时候以灵感或直觉的方式启迪你,所以真的不要担心你因为记忆不了梦而失去什么:只要真正是你的、属于你的,你都不会失去!

恶梦的产生,往往是因为睡眠时身体附近的风以太与你自身的以太体产生不正常的作动,以异常方式入侵你不完整的自我意识(自我体出体后能量的残留),造成意识上的无法正常防护,所以恶梦中你往往经验着痛苦。另外,若星芒体中的动物性成分(这是指人再度回到“人类之前曾抛弃掉的动物性意识状态”里)过度作用于 下半身(如:胀气、打嗝、痔疮等),下半身质器性的失序也会以危机类的梦境显示。

当人准备醒来,星芒体会从脚部往上逆旋盘升进入物质身体,重新拿回主导权。但如果物质体还未完全被星芒体所浸润,你的意识却又醒了(自我体已经先行进入, 但尚未与星芒体交会、协同),那就会形成动弹不得的“鬼压床”;但你愈紧张,就愈干扰到星芒体包覆你的效率,就会被压得更久。

出体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经验,每个人在睡觉时都经历着星芒体与自我体的出体;会经历并感觉到,是因为你紧紧抓着你的意识,但如此一来,你最深也只能到达星芒层中的星芒架构而已,去不了更深,因为你无法真正松手!出体现象是每个人在最后神识切断连结时一定会经历到的,那是能量上很大、很痛的分割与出离。 睡眠时要意识(到)出体、命令出体的确很轻松、不(像死亡)那么费力,但却会松脱星芒体、自我体和你原本需要的连结,让在中阴状态的灵体有机可乘(比较有更根深蒂固附于人身的机会),这是它危险的地方。催眠,某程度上也是出体。人智学中并不如此建议。

睡眠看似简单,却一点都不简单,所以我们也要好好珍惜让自己可以好好睡上一觉的、简单的幸福!


【投稿须知】想要投稿?想要发布招生、招聘、培训及工作坊信息请进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